第1128章 王灿败孙坚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“孙坚,王灿来也!”

    王灿的目光落在孙坚身上,兴奋雀跃。≧>≥  ﹤.﹤<1﹤Z﹤W﹤.≦

    郭嘉和徐庶看着王灿跃马杀出,轻轻摇头。王灿能听从善如流,也有心胸,还有足够的统兵能力,但是却喜欢身先士卒,这样陷自身于险地,不是君主的作风。

    身先士卒,是军将领的习惯。

    冷兵器时代,将领的作用巨大,身先士卒能鼓舞士气。

    领兵的将领若是连身先士卒的勇气都没有,难以让麾下的士兵心服口服。王灿开始是领军的小军阀,拼命厮杀的习惯保持着,直没有改变,这也导致了王灿和孙坚都冒着危险,亲自挽起袖子,上阵拼命。

    郭嘉说道:“老典,主公上阵厮杀,非常危险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郭嘉说完,典韦就打断了郭嘉的话,不以为意的说道:“奉孝,你跟随主公的时间比我更长,主公的武艺你很了解,战场上还没人能杀死主公,你放百个心。”

    郭嘉面色严肃,沉声道:“老典,主公的武艺的确厉害,但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啊!主公身为三军统帅,肯定有宵小觊觎,旦有吴军的士兵偷袭主公,致使主公受伤,对我军有巨大的影响。主公杀入混乱的战场上,危机四伏,无比危险,你的任务是靠近主公,清除主公周围的危险,保护主公的安全,顺便杀敌。”

    典韦嘟囔着嘴,很不满意。

    王灿让他‘放松’下,肆意拼杀,典韦都已经在寻找目标看。然而,郭嘉下达了个任务,让典韦无法拒绝,也不敢拒绝。

    王灿的安全,永远都是排在第位的。

    “老典领命!”

    典韦不情不愿的策马跑出,跟在王灿后面。

    王灿挑选的大黑马没有乌骓马通灵,却也是上等的良马,体力充沛,力量十足。大黑马载着王灿冲入战场,左冲右突,度极快,像是道黑色的龙卷风。王灿提着龙雀刀,尽情的劈、砍、削、撩,道道刺眼的光芒在空划过,带出连串的血珠。

    战场上,十余个吴军士兵拦住了王灿的去路,挡在前方。

    十余个士兵持着长矛冲向王灿,眼神炽热。

    王灿骑在马上,腰微微躬着,手的龙雀刀在背后迅的转动,随着龙雀刀转动起来,刀刃上裹挟的力量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王灿猛然大喝,龙雀刀转到胸前,猛然削出。

    “嚓咔!嚓咔!!!!”

    刀挥出,把刺来的长矛全部削断。

    王灿并不满足,削出的龙雀刀顺势劈下,立刻有六名吴军士兵被王灿劈死。龙雀刀削铁如泥,吹毛断,锋利的刀刃在六个吴军士兵身上的铠甲划过,割裂了铠甲。刀锋入体,破入肌肤,没有点停滞,行云流水般杀死了六个吴军士兵。

    这变化,令其余四个吴军士兵心害怕。

    “砰!砰!!”

    大黑马迅的撞上去,把剩下的几个吴军士兵撞飞在地上。

    王灿杀得兴起,欢欣鼓舞。

    典韦就郁闷了,王灿成了冲锋陷阵的人,他在后面顺风顺水,完全没有人阻拦。蜀军和吴军交战,典韦的威名传遍了吴军,周围的吴军士兵都不敢靠近典韦。

    孙坚见王灿大肆杀戮,竟无合之敌,赶忙挥刀逼退周围的蜀军士兵,大吼道:“王灿,休得猖狂,看本王杀你。”说着话,孙坚就策马奔向王灿。

    王灿眼见孙坚杀来,不忧反喜。

    两人相向而行,蜀军士兵自觉地给王灿让开条路,吴军士兵也给孙坚让开条路,两人眨眼工夫就碰到起。

    “王灿,受死!”

    孙坚横眉怒眼,手的古锭刀携带着孙坚的怨恨、怒气、忧伤,劈向了王灿。孙坚这刀,把所有的情绪都泄了出来。

    刀劈出,要斩杀王灿为自己的儿子和爱将报仇。

    王灿不躲不避,挥刀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铛!!”

    兵器碰撞在起,出巨大的轰鸣声。王灿和孙坚骑在马上,都没有后退半步。两人不动如山,可胯下的坐骑却承受了巨大的力量,被压得身躯颤抖,希聿聿悲鸣。

    两柄刀碰撞,古锭刀的刀刃上出现了条缺口。

    显然,这是被王灿的龙雀刀劈的。

    孙坚怒目圆睁,面色涨红,脖子和额头上青筋鼓起,倾尽了所有的力量。孙坚握紧古锭刀的刀柄,不断地用力,想把王灿的龙雀刀压下去。

    “咯!咯!”

    咬紧的钢牙相互摩擦,出渗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王灿咬紧牙关,用力的握紧龙雀刀,也想把孙坚的古锭刀压下。两柄刀随着两个人的较力,也在相互较量。孙坚和王灿较量,王灿的力量更甚筹,龙雀刀逐渐占据上风,把孙坚的古锭刀压在下面。

    孙坚眉头紧皱,神色凝重。

    他和王灿曾经是同个战壕的战友,却没有交过手,只知道孙策不是王灿的敌手。即使孙坚心有个大致的估测,也不知道王灿的具体力量。两人交锋,孙坚敏锐的察觉到他不是王灿的对手,要击败王灿,难如登天。

    “主公,末将来也!”

    孙坚陷入困境,祖茂立即大喝声,提刀杀了过来。

    祖茂的左臂在讨伐董卓的时候废掉,只剩下右臂,成了独臂将军。虽说祖茂失去了条臂膀,威风却不减当年,右手握住的大刀灵活威猛。祖茂骑马奔来,大刀刺向王灿的腰部,王灿立刻回援,挡住祖茂的大刀。

    龙雀刀从古锭刀上挪开,孙坚压力大减,长长的出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孙坚,你不是我的对手,加上祖茂也不是。”

    王灿没有因为祖茂的加入而害怕,反而越战越勇。龙雀刀上下翻飞,仿佛是翻飞的蛟龙,和孙坚、祖茂交手。

    孙坚和祖茂联手,没能压制王灿,堪堪能自保。

    “主公,黄盖来也!”

    王灿和祖茂、孙坚交手的时候,黄盖也不甘寂寞的策马跑了过来。这三个老兄弟老搭档不管是否道义,干脆果断的群殴王灿。

    这变化,令典韦心生恼怒。

    他伸手从后背的兜囊取出柄短戟,大骂道:“死去吧。”

    声音响起,典韦已经把手的短戟投掷了出去。

    短戟的长度并不长,也不粗,却无比的尖锐。典韦大力抛射出去,短戟的度很快,眨眼工夫就射到黄盖身前。黄盖的心思都聚集在孙坚身上,没有关注其他的事情,等短戟近身,才现短戟射来,吓得魂不附体,赶忙挪动身体。

    “噗!!”

    黄盖反应快,可短戟仍然戳破黄盖左胸的铠甲,射入身体。黄盖惨叫声,翻身落马,周围的吴军士兵现后,立即赶来保护。

    黄盖躺在地上,左侧的胸膛流溢出殷红的鲜血,染红了铠甲和衣襟。他挣扎着从地上站起身,粗犷的面颊因为疼痛而变得狰狞吓人。黄盖盯着前方,现典韦正笑吟吟的戏谑的看着他,冷不禁的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“暗箭伤人,无耻贼子。”

    黄盖的心目,典韦就是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孙坚听到黄盖的惨叫声,瞥了黄盖眼,脸上露出担忧的神情。

    王灿边挥舞龙雀刀,边大吼道:“孙坚,你看看,原本是对的拼斗,现在已经变成了你和祖茂围攻我。黄盖那厮还无耻的想要杀来,却被我麾下大将重伤,真是自作孽不可活。你放心,很快我就把你们杀落马下,囚于帐。”

    孙坚听罢,气得咿呀大叫。

    祖茂倍感气愤,独臂不断地晃动,要杀掉王灿泄愤。

    ps:三更完成,收工。今日暂且三更,休息下,明天继续还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