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26章 太史慈被囚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九月二十五,孙坚率领三十万大军从吴郡出,讨伐王灿。 ≤.<≦1﹤Z<W﹤.<其,鲁肃、张纮、黄盖、祖茂等臣武将起出征,世子孙权监国,执掌朝政。

    孙坚出征时,九江忙碌得热火朝天。

    从南阳、襄阳、南郡、江夏等荆州各郡征调来的士兵都齐聚九江,合并在起进行操练。各郡的士兵,以南阳郡的士兵最为精锐,军容鼎盛,看就是威武之师。南阳郡是张辽镇守,张辽不仅精通兵法,也长于训练士卒。

    他派遣过来的三万士兵,令行禁止,能和王灿麾下的精锐媲美。

    校场内,王灿顶盔戴甲,腰悬佩刀,正在巡视士兵。

    吕蒙、庞德、张绣和张任等将领都在训练士兵,甚至甘宁和周泰也加入其。

    王灿边走,边说道:“孙坚带着三十万甲士气势汹汹的杀来,只剩下不到十天的时间就能抵达九江,这些士兵还稍有欠缺,必须要抓紧时间操练。”

    魏延跟在王灿身旁,说道:“主公,虽然现在欠缺些,到了战场上自然水到渠成,切困难都会迎刃而解。上了战场,谁变成了孬种,末将就砍了谁。”

    王灿拍拍魏延的肩膀,露出满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旋即,王灿停下来,驻足问道:“史阿,太史慈到哪里了?”

    史阿微微躬身,恭敬的回答道:“回禀主公,太史慈骑着乌骓马日夜奔走,算算离开的时间,快碰到孙坚的大军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你说说,匹乌骓马,能让孙坚起疑心吗?”

    史阿仔细的想了想,点头道:“若是孙坚理智清醒的时候,匹乌骓马肯定难以令孙坚起疑心。现在的情况又有不同,孙坚两次经历丧子之痛,痛失爱将,丢失城池,对主公恨之入骨。孙坚知道了太史慈的事情,对太史慈会起疑心的。”

    王灿喃喃自语道:“但愿如此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富春县,是孙坚的出生的地方,也是孙家祖祠所在之地。

    孙坚率领三十万大军从吴郡出,途径嘉兴县、余杭县,最后在富春县稍作停留。孙坚让大军安营扎寨,带着少数的士兵去祖祠拜祭祖先,祈求祖宗庇佑。

    拜祭完祖先,孙坚才回到军营。

    入夜后,军大帐仍然亮着昏黄的油灯。

    孙坚依靠着案桌上,正处理军务。

    吴军士兵和王灿的大军样,都是临时从各郡征召的,彼此间没有磨合,没有默契,很难相互配合。再加上各个郡的兵力不同,相互间的实力有定的差距,需要重新训练,所以孙坚也是边带兵赶路,边练兵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营帐门帘卷起,鲁肃大步走了进来。孙坚抬起头,搁下手的毛笔,问道:“子敬,这么晚来找我,有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  鲁肃笑说道:“主公,太史慈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孙坚噌的下站起身,脸上露出欢喜的神情。下刻,孙坚脸上的笑容收敛起来,取而代之的是脸阴沉的表情。

    鲁肃看见孙坚表情变化,立刻猜出了孙坚内心的想法,劝说道:“主公,周瑜被杀,太史慈被擒,虽说太史慈被王灿俘虏,现在却回来了,足见他是忠于主公的。您先召见他,问问情况,再决定怎么处理太史慈。”

    孙坚深吸口气,平复了内心躁动的情绪,吩咐道:“子敬,把太史慈叫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鲁肃转身离开了军大帐,朝营地外走去。

    太史慈牵着乌骓马,手提着大铁枪,见鲁肃走出来,赶忙迎了上去,抱拳问道:“鲁大人,主公怎么说?”

    鲁肃笑说道:“太史将军,主公答应见你,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太史慈把大枪和乌骓马交给士兵,抱拳道:“多谢鲁大人!”

    虽说太史慈是武将,脑子却灵活多变,知道这时候拜见孙坚会勾起孙坚的丧子之痛,但太史慈是孙坚的部将,既然回来了,就必须来拜见孙坚。

    两人前后,朝军大帐行去。

    大帐,孙坚端坐在上方,看着太史慈大步走进来,眼闪过道厉芒。

    昔日,董袭就曾被王灿俘虏,同样是若无其事的跟着孙翊回到九江,最后却出其不意的杀了孙翊,举城投降。孙翊的事情在孙坚脑盘旋,使得孙坚看见太史慈后,心下有了太史慈可能归顺了王灿的想法。

    太史慈撩起衣袍跪下,抱拳说道:“末将太史慈,拜见主公。”

    鲁肃站在太史慈身旁,跟着揖礼。

    孙坚摆手道:“子敬,你下去吧,我和子义单独谈谈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鲁肃拱手揖礼,转身离开了大帐。

    孙坚表情严肃冷厉,如刀般的目光紧紧盯着太史慈,似乎要透过太史慈的内心,看穿太史慈心的想法。太史慈神色平静,静静地等着孙坚说话。良久后,孙坚才摆手道:“坐下说话,说说你怎么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太史慈正色道:“回禀主公,是王灿放末将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,王灿把你放了。”

    孙坚眉头竖起,低声惊呼,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。

    纵观王灿和各路诸侯交战的结果,俘虏的敌人或是收为己用,或是囚禁,或者斩杀殆尽,从没有放任自己敌人离开的先例。太史慈被王灿放了回来,这可是头遭,里面或许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。

    孙坚心里不停地琢磨,猜测着王灿的想法。

    太史慈唯恐孙坚不信他的话,又说道:“主公,末将被王灿俘虏后,王灿想要招揽末将,但末将宁死不从。最后王灿让末将离开,还赠送了他的坐骑乌骓马。”

    孙坚听了后,眉头更是拧在了起。

    王灿不仅放了人,还赠马给太史慈,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孙坚心里也想过这是王灿想招揽太史慈,故意这么做。然而,孙坚又觉得王灿不可能单纯的赠马给太史慈,必定还有更深的意图。亦或者,太史慈就像董袭样,已经被王灿收买了,却还在装出是个忠臣的模样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孙坚心生寒,忍不住再次打量了太史慈番。

    孙坚心下有了决定,大喝道:“太史慈,你投降王灿,还来诓骗本王,胆大包天。来人,将太史慈拖下去,关入囚车,等本王击败王灿后,再行处置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两个士兵跑了进来。

    太史慈脸色大变,急忙辩解道:“主公,末将千里迢迢赶回来,为的就是报效主公,为主公效力。主公不分青红皂白的把末将囚禁起来,末将不服。”

    孙坚不耐烦的摆摆手,让士兵把太史慈带了下去。

    太史慈被拿下后,鲁肃急匆匆的跑了进来。

    鲁肃拱手说道:“主公,太史慈心怀坦荡,有君子之风。以臣观之,太史慈应该是忠于主公的,不会投降王灿。”

    孙坚大声质问道:“董袭忠勇可佳,却还是投敌了,你怎么说?”

    鲁肃闻言,顿时哑然。

    孙坚沉声说道:“太史慈的秉性我是了解的,但现在是关键时候,不能有任何不安全的因素存在。我让人把太史慈囚禁起来,是存了考验的心思。若是太史慈忠于本王,肯定会耐心等着本王击败王灿,还他清白之身。若是太史慈归顺了王灿,肯定会急着脱困,甚至狗急跳墙,这就会逼他露出原型,是否投降,自然能辨别出来。”

    鲁肃听了后,轻轻摇头。

    站在孙坚的立场上,这个办法是可行的。

    然而,若是太史慈投降了王灿也就罢了,但若是太史慈怀着报效孙坚的心回来,却遭遇到孙坚的冷遇,并且被囚禁起来,心又会是什么想法呢?

    除了心寒,还是心寒。

    ps:三更之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