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22章 纵虎归山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太史慈的话说完后,大帐的臣武将都是神色大变,很是惊讶。≯   ≦.1ZW.

    王灿也明白了太史慈的意思,却不愿意接受。以他的身份,已经是方之王,虽然暂时没有帝王之名,却有帝王的实力,称帝是迟早的事情。

    王灿礼贤下士的满足了太史慈的请求,可太史慈却出尔反尔,又不愿归顺王灿,这令王灿觉得很难堪,很受挫。

    太史慈说道:“蜀王,我提出条件,就是故意让您杀了周循,为公瑾报仇。我和公瑾、伯符情深义厚,断然不会投降。”

    开门见山的这番话,更让王灿的表情阴沉下来。

    大帐,气氛变得凝重起了起来。

    吕蒙盯着太史慈,已经恨不得冲上去抽太史慈两巴掌。他钦佩太史慈的坚持,却为太史慈戏弄王灿感到愤怒。

    两种心情,同时并存。

    王灿面沉如水,沉声喝道:“太史慈,孤敬你忠勇可佳,身武艺难得,你却戏弄本王,自寻死路。来人,将太史慈拖下去,斩示众。”

    太史慈面色平静,没有愤怒,反而躬身说道:“多谢蜀王!”

    他不惧死亡,执意求死。

    两个士兵迅的走进来,朝王灿行了礼,然后就带着太史慈往外走。太史慈离开的时候,大帐静悄悄的,没有个人替太史慈求情,他们都钦佩太史慈的忠于孙氏,但太史慈戏弄王灿,让众武心有了个疙瘩,不想开口。

    “慢!”

    太史慈脚跨出营帐的瞬间,王灿出声喝止,吩咐道:“带回来。”

    士兵带着太史慈,又走回了营帐。

    太史慈站在大帐,心颇为奇怪。

    王灿都已经下定决心要杀他,怎么又反悔了呢?太史慈问道:“蜀王,莫非是刀杀了不解气,要侮辱番吗?”

    王灿伸手指着太史慈,笑吟吟的说道:“太史将军,你很聪明,真的很聪明。先假意说归顺本王,让本王心窃喜,事情完成后却又说你和孙策情深义厚,不愿意投降。通过此事,你想激怒本王,让本王怒之下杀了你,遂了你的心愿。告诉你,本王不这样,你让本王杀你,本王就不杀你,让你好好地活着。”

    “报!!”

    王灿长篇大论的时候,史阿急匆匆的跑了进来。

    史阿神情欢喜,脸喜色。

    王灿问道:“生了什么事情。”

    史阿看了眼太史慈,见王灿没有阻拦他说话,开口说道:“回禀主公,刚得到消息,董袭已经诛杀了孙翊,占据九江城,举城投降,请主公入城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王灿巴掌拍在案桌上,心欢喜。

    太史慈闻言,颗心却沉到了谷底,非常难过。

    孙翊和董袭回到九江的时候,周瑜笃定董袭有问题,没想到真的应验了。周瑜和太史慈率领大军离开九江城,认为必定会取得胜利,董袭就算有异心也不敢轻举妄动,才留下了董袭和孙翊守城。如今太史慈和周瑜率领的大军覆灭,董袭立刻动叛变,夺了九江,与王灿遥相呼应,九江就成了王灿的囊之物。

    经此役,孙策和孙翊被杀,周瑜被杀,已经酿成了无比巨大的损失。

    孙策和孙翊都是孙坚的爱子,肯定让孙坚悲恸无比。

    场风暴,席卷了整个吴国。

    大帐的武大臣闻言,都欢庆胜利。

    王灿笑说道:“太史将军,你现在知道了九江的消息,应该明白事不可为了。董袭杀了孙翊,九江落陷,大局已定,你坚持也没有用处了。”

    太史慈坚决的说道:“蜀王,我不会投降的,你杀了我吧。”

    王灿眉头皱起,喝斥道:“太史慈,你怎么如此愚忠?你若是死了,家的老母何人奉养,家妻儿怎么办?难道你忍心让他们流落街头,靠乞讨为生吗?”

    太史慈心下颤,脸上露出痛苦之色。

    旋即,他表情又恢复过来,说道:“我死之后,吴王必定会厚待老母和妻儿,不让他们风餐露宿,我死无忧。”

    “迂腐!”

    魏延见太史慈继续坚持,低声说了句。

    王灿看着太史慈,心却越看越喜欢。

    对于王灿这样的君王来说,越是忠勇之士,心下就越喜欢。若是太史慈被抓后立刻倒地归顺,王灿心肯定看不起太史慈,即使太史慈武艺精湛也同样看不起。因为王灿帐下不乏武艺高强之辈,所爱的是太史慈的那份忠义之心。

    典韦摇头叹息声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唉!!!!”

    王灿叹了口气,脸上露出无奈的神情,说道:“太史慈,你真是块臭石头!”

    太史慈说道:“蜀王说是,那就是。”

    王灿从座位上站起来,大步走到太史慈的旁边,竟然动手给太史慈解开捆绑在身上的绳索。典韦伸手摁在腰间的佩剑上,立刻戒备起来,害怕太史慈暴起伤人。

    吕蒙、魏延、庞德等人都盯着王灿,脸上露出不解的神情。唯独徐庶和郭嘉相视望,脸上露出了然之色。

    片刻工夫,王灿把太史慈身上的绳索解开了。

    王灿摆手说道:“子义,你不愿降,我也不为难你,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太史慈神色复杂的看着王灿,默默地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当太史慈走出军大帐的瞬间,王灿大喝道:“且慢!”太史慈转过身,望着王灿,说道:“蜀王后悔了吗?若是后悔,还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王灿摇头说道:“你的武器尚在军,你的坐骑也被杀死,徒步离开,耗时颇多。我有坐骑名叫乌骓马,是从西域购买的,神骏无比,能日行千里,今日就送给子义吧,让它带我送子义返回吴国。”

    当下,王灿吩咐士兵牵来坐骑。

    同时,又让士兵把太史慈的武器拿出来。

    吕蒙、庞德、张绣等人看见后,眼都露出灼热的目光。

    王灿麾下唯有赵云的白龙驹是王灿送的,其余各将的战马都是从马场挑选的上等好马,没有王灿赐马这样的优待。

    太史慈看着牵来的乌骓马,眼也闪过丝火热。

    他也是识货的人,眼就看出乌骓马的不凡。

    身为武将,最爱的无非是神兵利器和绝世好马,王灿把乌骓马送出,令太史慈心无比的感动。单是这份重视,就足以令太史慈怦然心动。可惜孙策和周瑜在前,太史慈的心还是没有动摇,没有归顺王灿的打算。

    太史慈抱拳说道:“蜀王,无功不受禄,这匹马慈不能要。”

    王灿正色道:“子义忠勇无双,我心钦佩,当得起这匹好马。我不能送子义离开,就让它替我送子义返回,请吧!”

    王灿大袖拂,转身回到大帐。

    太史慈接过士兵手的武器,深吸口气,朝王灿抱拳行了礼,便翻身上马,离开了蜀军大营。夜色浓稠,太史慈连夜离开,返回吴国。

    吕蒙脸的惋惜,叹息道:“老师,太史慈宁死不降,这样的人的确可敬,但必定是我军的敌人。您把乌骓马赠给太史慈,这是资敌,末将知道老师爱才心切,想着借此办法感化太史慈,但太史慈心如铁石,不可能成功的。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能不能成功,将来才知道,现在下定论太早。”

    郭嘉点点头,认同了王灿的说法。

    众将听了王灿的话,心都有些不以为然,却没有个人开口劝说。连吕蒙都碰了鼻子灰,他们劝说也没用。

    ps:保底三更之二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