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21章 太史慈的两个条件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吴军士兵投降,吕蒙、魏延等人带兵将这些残兵败将包围起来。≥ ≯  ﹤.﹤1ZW.

    周循俯伏在地上,以头磕地,并把周瑜的脑袋搁在身前。

    殷红的鲜血从周瑜的脖颈下流淌出来,流到周循身旁,把周循的额前都染红了,对此周循却毫不在意,静静的等着吕蒙等人前来。

    对于周瑜来说,周循是下属,却出手杀了他,周循绝对不是个好部将。然而,对于周循所在的家族来说,周循想用周瑜的人头换取活下来的机会,这是周循为了自己的性命和家族的未来着想,也是无可厚非的。

    马蹄声传来,吕蒙、魏延和庞德等人策马走来。

    周循听见马蹄声,急忙高呼道:“罪将周循,拜见几位将军。”

    “我呸!”

    魏延朝周循吐了口唾沫,劈头盖脸的大骂道:“卖主求荣的狗东西,老子看着你就不高兴。小将军,这人天生就是悖逆小人,直接杀了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魏延策马走向周循。

    手的战刀缓缓扬起,竟是要杀了周循。

    吕蒙伸手制止,大喝道:“慢!”

    魏延听得吕蒙的喝声,立刻停下来,不解的望着吕蒙,说道:“小将军,今日他可以为了自己的性命杀死周瑜,明日他也可以为求自保反叛主公。这样的人留在军绝对是个祸害,还是杀了最好,免得他对我们造成影响。”

    庞德接着说道:“小将军,长言之有理,若是留着此人,必定是个祸害。”

    周循身体秫秫抖,额头上冷汗直冒,爬到吕蒙的坐骑旁边,哭声说道:“吕将军,饶命,饶命啊!罪将心对蜀王早就敬仰万分,想着能在蜀王麾下做事,只是苦于没有投奔的机会。此番投降,绝对是诚心诚意,请吕将军明鉴。”

    吕蒙没有搭理周循,而是看了眼张绣、张任、庞德和魏延。

    这四人,都是支持杀死周循的。

    虽然周瑜是他们的敌人,但周瑜的确是江东俊杰。个满腹才华的将帅死在小人的手上,无疑是最大的悲哀。站在周循的立场上,周循是对的,但站在庞德等人的立场上,周循是个反复小人,必须除掉。

    吕蒙想了想,沉声说道:“他的生死不是由我们决定的,必须由主公定夺。等清扫完战场后,我会把此事禀报给主公,交由主公裁决。”

    魏延、庞德等人听了后,便没有说话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,便是清扫战场。

    个时辰后,吕蒙押着投降的士兵返回,也把周循带回,并且收敛了周瑜的尸身。吕蒙率领士兵返回官道,和王灿周围的所有士兵汇合,此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,王灿让大军寻了处宽敞的地方安营扎寨,停下来歇息。

    军大帐,王灿坐在主位上,下方是臣武将。

    央,则是被捆绑的太史慈和周循。

    吕蒙率先站出来,把周循的事情仔细的说了遍。太史慈听见周瑜死在周循手,心气愤难耐,盯着周循骂道:“你竟然卖主求荣,枉为男儿身。”

    周循不咸不淡的说道:“蜀王是当世明主,我杀周瑜归降,有何不可?”

    这番话,简直是赤-裸-裸-的讨好王灿。

    太史慈更是大怒,双虎目瞪得像两颗铜铃,怒目生威,身上散着浓烈的杀气,令周循不自由主的后退了步,不敢靠近太史慈。

    魏延哼了声,不屑的看了眼周循。

    背主求荣之人,该杀!

    庞德和张绣等将领也是如此,很厌恶周循的做法。

    王灿笑说道:“太史将军,孙策死了,周瑜也死了,吴军士气大跌,九江城孤立无援,指日可破,再也不可能阻挡本王攻伐江东的脚步。这般情况下,你宁死不降已经没有任何的用处,你愿不愿意为本王效力?”

    太史慈眼珠子转,说道:“蜀王若是答应慈两个条件,慈愿意归顺。”

    “说!”

    王灿精神振,双手摁在案桌上,等着太史慈说话。

    这刻,王灿心无比的兴奋。太史慈箭术无双,枪法厉害,又有统兵之能,能得到这样的人效忠,对王灿攻伐江东必定有很大帮助。

    太史慈嘴角含笑,目光转向了周循。

    “咯噔!”

    周循心跳,突然想到了种可能。

    他跪在地上,身体各处都觉得不舒服,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开始渗出来,在布满污渍的脸上划过,留下了道道痕迹,像是蚯蚓爬过。周循看着太史慈,眼露出祈求之色,希望得到太史慈的谅解,可太史慈心如铁石,表情毫无变化。

    太史慈沉声说道:“蜀王,慈的第个条件是杀周循!”

    句话,压垮了周循的脊梁。

    王灿大笑道:“周循卖主求荣,这样的反复小人我要来何用?他今日能杀周瑜,明日就能杀我,谁敢用他?来人,将周循拖出去斩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便有两名士兵走进来,拖拽着周循往大帐外拉走。

    周循心大急,大吼大叫着求王灿饶命。

    可惜王灿不动声色,并未喝止拖拽着周循的士兵。周循的吼叫声初始的时候高亢尖唳,最后逐渐的消失,营帐内又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王灿看向太史慈,问道:“太史将军,周循被杀,第个条件完成了。”

    太史慈点头道:“蜀王睿智!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第个条件已经完成,说出你的第二个条件。”

    太史慈沉声说道:“公瑾的脑袋被周循砍掉,尸分离,慈恳请蜀王收敛公瑾的尸身,将身体合为处,隆重下葬,请蜀王应允。”这番话说出口,吕蒙、魏延和庞德等人都微微颔,太史慈的确是个重情重义的人。

    杀死周循,是为周瑜报仇。

    收敛周瑜的尸身,是为周瑜安排后事。

    王灿大袖挥,说道:“我道是什么事情,原来是收敛周瑜的尸身。你放心,这件事情本王定操办好,并且会将周瑜隆重下葬。这周瑜韬武略,是世间的奇才,我本想将他收为己用,可惜他宁死不降,最后死于小人之手,真是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王灿问道:“太史将军,你的两件事本王都已经答应了,满意否?”

    太史慈点头道:“蜀王英明!”

    说完后,太史慈屁股坐在地上,脸上露出缅怀的神情,不急不缓的说道:“昔日,慈是扬州刺史刘繇的部将,伯符率军杀来,我们两人交战,打了数百回合,最后不分胜负,不打不相识。刘繇兵败,我成了吴王的部将,和伯符关系更进步,亲若兄弟。”

    “公瑾性情高傲,却是心思细腻之人。因为公瑾的帮助,我在军站稳了脚跟,迅的融入其,成为吴军的份子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,伯符被把大火烧死,英年早逝。时隔不久,公瑾死于小人之手,同样是死不瞑目。这两个知交好友,都死在和蜀军的交战,间接的死在了你蜀王的手。若是我屈膝投降,为你效力,愧于天地,愧于良心……”

    太史慈坐在地上,述说着以前的往事。

    他微微低着头,眼光迷离,已经完全陷入了过往的回忆。王灿听着太史慈的话,心却升起了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这感觉,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ps:保底三更之;求鲜花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