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18章 魏延吃瘪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吕蒙和魏延率军停下来,转身杀回去,局面立刻生了转变。  ≤.≤﹤1﹤Z≦W.

    上刻,是周瑜和太史慈追击蜀军,此刻却局面大变,成了吕蒙和魏延追击太史慈、周瑜,吴军士兵成了被追杀的人。

    “太史慈,本王不得不承认你箭术群,可惜啊!”

    蜀军前方,传来王灿的声音。

    王灿乘坐马车,在典韦的保护下,从前军行驶回来。他撩起马车的帘子,笑吟吟的说道:“周瑜,太史慈暗算本王,你笃定本王被射,所以派兵追来,却不知本王假装受伤吸引你们出击。你周瑜才华横溢,却注定要陨落在此。”

    周瑜哼了声,沉声说道:“想杀我,你还没有这个本事。”

    王灿想了想,还是开口说道:“周瑜,你是当世奇才,有谋略,有胆识,若是归顺于我,定能封侯晋爵,享受荣华富贵。”

    周瑜怒目而视,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王灿狗贼,伯符因你而死,此仇不共戴天。我恨不得寝汝皮,食汝肉,饮汝血,今日不是你死,便是我亡。哼,我若是真的投降了,恐怕你夜不能寐,食不下咽,能放心吗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王灿朗声大笑,说道:“说得好,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杀!!”

    王灿不再赘言,直接下令厮杀。

    吕蒙和魏延得令后,马当先,直接朝吴军士兵杀去。数万名蜀军士兵如狼似虎的起了冲锋,奋力冲向周瑜和太史慈。

    这些蜀军士兵听到王灿箭的消息,都是心忧如焚,为自己的将来担忧。

    王灿平安无事,所有的士兵都放下心来,恢复了昔日的雄风。

    太史慈看向周瑜,说道:“公瑾,王灿的大军杀来,势大难挡,我们不能与之硬拼,只能后撤。我建议立刻率军撤回九江,等候主公的大军赶来。”

    周瑜摇晃着脑袋,大吼道:“子义,王灿料定我们追来,后面必有埋伏,旦后撤,必死无疑,不能撤。”

    “儿郎们,随我杀!”

    周瑜没有选择后撤,提着长剑杀了上去。

    蜀军士兵迎上来,有的士兵手持长矛,有的士兵手持汉刀,不断地往前冲,迅的将太史慈和周瑜包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太史慈见周瑜不撤,无奈的摇摇头。

    他跃马提枪,冲在周瑜的前方,挡住了大多数的蜀军士兵。

    “咻!咻!咻!”

    杆杆长矛刺来,朝太史慈戳去。矛尖破空,锋利的矛尖闪烁着冰冷的光芒,令人肌肤生寒。太史慈神色平静,并不慌张,手大枪在身旁撩起,将身后的长矛拨开。枪杆骤然翻转,枪尖在身前划过,立刻响起扑哧扑哧的声音。

    个蜀军士兵,都被太史慈的枪尖划破了铠甲,撕裂了胸膛。

    太史慈骑马左冲右突,片刻时间身上就染上了鲜血。

    太史慈处处都挡在周瑜的前面,保证周瑜不受到太大的威胁。但太史慈英勇,终究是好汉架不住人多,胯下的白马连连受伤,腹部被矛戳穿,轰然倒地。太史慈失去了坐骑,也少了个凭仗,跌落地上,不能借助战马冲锋。

    虽然无马,太史慈却英勇不减。

    杆大长枪,颇有赵云的英姿,难逢敌手。

    王灿见太史慈逞威,颔说道:“长枪白袍太史慈,不愧是员猛将。这样的将领除了赵云外,只太史慈人。”

    “活捉太史慈!”

    片刻后,王灿传出道命令。

    命令传达下去后,个个杀向太史慈的士兵都不敢下死手。这样的人不是普通将领,若是董袭、孙翊之流,只需要员大将,就能活捉其人。对于太史慈这样的人,若是开面,反而让太史慈越加的勇猛,难以制住太史慈。

    王灿知道这个道理,却也忍不住下令不杀。

    究其原因,是按捺不住收服太史慈的想法,这样的将领谁都不嫌多。

    如此,死伤了许多的士兵。

    典韦见太史慈逞威,摩拳擦掌,眼闪烁着浓浓的战意,抱拳说道:“主公,若是不杀太史慈,肯定难以压制吴军。您就让士兵们痛痛快快的杀回,末将也去会会太史慈,和他较量较量。”

    王灿看见个个倒下的士兵,嘱咐道:“山君,尽量生擒。”

    “末将知道。”

    典韦大吼声,翻身下马,徒步接朝太史慈厮杀的地方冲去。

    典韦出战,除了追击敌人的时候,更多的则是喜欢在马下厮杀。他站在地上,左右手握住的铁戟如同翻飞的蛟龙,连绵不断,势大力沉,挥舞起来甚至不会有停下的时间,端的是厉害无比。典韦大步往前冲,所过之处,蜀军士兵纷纷给典韦让开条路,挡住道路的吴军士兵直接被典韦打飞了出去,挡不住典韦的冲锋。

    蛮横的力量撞击下,无人能挡。

    “太史慈,你家典大爷在此,受死吧。”

    典韦冲向太史慈,眼闪烁着兴奋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太史慈,魏大爷在此,前来受死。”

    魏延不甘寂寞,终于冲到了太史慈的身旁,比典韦抢先步。他提着战刀,骑着战马,冲向了太史慈,想要击杀太史慈立功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魏延怒目圆睁,刀劈下。

    刀光闪烁,道银白色的匹练横空落下,劈向了太史慈。

    “哼,不自量力!”

    太史慈脚下跺,身体迅的闪开了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太史慈手的大铁枪猛地横扫,枪杆横扫出去,打在了魏延胯下战马的前腿上,只听见嚓咔的声音响起,魏延胯下的战马前面两条腿被打断,无力奔跑。战马巨大的身体轰然倒地,导致魏延的身体重心不稳,被甩了下去,非常狼狈。

    几个吴军士兵抓住机会,挥舞长矛刺向魏延,都被魏延躲开了。

    “受死!”

    太史慈得势不饶人,杀向魏延。

    这枪刺出,恰巧是在魏延翻滚后停下的瞬间,抓准了机会。眼见太史慈的大枪要刺魏延的要害,道乌光在空闪过,迅的撞在太史慈的大枪上。铛的声巨响,太史慈的铁枪被撞开,魏延的性命得以保住。

    “嗡!!!”

    太史慈握住大枪,枪杆却还在嗡嗡作响。

    他盯着典韦,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。

    尤其是刚才典韦骤然出手,这还是典韦急切救人,不能施展出全部力量。即使是这样,都霸道无匹,令太史慈不得不小心应对。

    典韦大喝道:“魏延,你小子该学学吕蒙,知道什么人能打赢,什么人打不赢,别乱插手。你去抓些虾兵蟹将,太史慈交给我。”

    魏延嘴角微微抽搐,脸上露出苦涩的神情。

    太史慈,的确不是他能抵挡的。

    魏延目光转,在战场上扫了圈,现吕蒙没有杀向太史慈,而是奔着周瑜去了,想拿下周瑜这个重要人物。

    精,真是够精。

    这刻,魏延觉得吕蒙太贼了。

    ps:三更之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