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16章 假意受伤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王灿突然从战马上跌落下来,吓得吕蒙和庞德等人心惊胆战。≧>≥  ﹤.﹤<1﹤Z﹤W﹤.≦

    所有的人都手忙脚乱,心无比担忧。

    尤其是魏延,更是心忧如焚。

    魏延归顺王灿的时间不长,也没有遇到大战,还是寸功未立。若是王灿被太史慈箭射死,诺大的蜀国肯定会陷入危机。即使王灿有了子嗣,谁也不能保证王灿的子嗣能否支撑起大局,王灿落马牵扯了所有人的心。

    臣武将策马狂奔,朝倒在地上的王灿冲去。

    城楼上,守军已经大声的欢呼。

    周瑜双手撑在城墙上,大笑道:“子义,军士兵都说你百步穿杨,箭无虚,今日见,果然是名不虚传。王灿纵横疆场,武艺精湛,却被你箭命胸口,倒地不起,肯定是魂飞渺渺,难以活下去了,射得好!”

    周瑜说话的时候,还死死地盯着王灿所在的位置。

    不仅是周瑜,太史慈、孙翊和董袭也如此。

    董袭是王灿布下的棋子,心也担心王灿安全的,孙翊和太史慈则是期盼着王灿真的被射死了。

    阵阵自肺腑的呐喊声,从城楼上响起。

    这刻,所有士兵都沸腾了起来。

    城上气氛热烈,但城下却是局势紧张。

    吕蒙和魏延跑在最前面,两人看着躺在地上的王灿,脸上露出担忧的神情。吕蒙跑到王灿的身旁,见王灿伸手抓着胸膛的弓箭,躺在地上不动,不仅没有忧伤,反而松了口气。因为王灿并非是胸口箭,只是腋下箭。

    弓箭射来的时候,王灿本能的移动身体,弓箭射入腋下的铠甲,没射身体。

    然而,王灿还是躺在地上,伸手抓着弓箭。

    他保持着这样的姿势,动不动,好像真的是被太史慈箭射。吕蒙见王灿的动作,迟疑了瞬间,他眼珠子转,立刻就明白了过来,大吼道:“主公箭了,快保护主公,保护主公,后撤,立刻后撤。”

    典韦听了吕蒙的话,大吼道:“来人,保护主公后撤。”

    瞬间,典韦、吕蒙、魏延、庞德等人都簇拥着王灿后退。

    他们后撤的时候,军的徐庶和郭嘉都是面露忧色,眉头紧皱。身后的十万大军都沉默了下来,气势如突破大堤的洪水,泄千里。

    吕蒙等人簇拥着王灿退入军阵,大喝道:“后撤十里!”

    顿时,大军缓缓的后撤。

    周瑜见王灿率领的大军撤退,大喝道:“王灿被弓箭射,随我杀出去,追杀王灿。”

    太史慈伸手制止,喝道:“慢!”

    周瑜疑惑道:“子义,你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太史慈不急不缓的说道:“公瑾,我确定弓箭射了王灿,但王灿是否被弓箭射死,尚且是未知之数,贸贸然的追击,难以取得胜利。我认为我们稍等日,派人探查王灿到底出了什么状况,再决定是否追击。若是王灿濒临死亡,蜀军定然后撤,再追击也不迟。若是王灿只是受了轻伤,我们追去岂不是和王灿硬拼嘛。”

    周瑜想了想,点头说道:“好,再等日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周瑜径直的回城去了。

    太史慈、孙翊和董袭站在城楼上,望着如潮水般退去的蜀军,心各有想法。太史慈和孙翊是松了口气,董袭心却吊了起来。

    王灿的生死,牵动着无数人的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蜀军在九江城外十里停下,安营扎寨。

    王灿箭落马,令许多的士兵都心神不属,替王灿担忧。好在吕蒙、魏延、郭嘉和徐庶主持军务,让所有的士兵各司其职,紧守营寨。

    军大帐,周围已经戒严。

    典韦命令保护王灿的士兵围在周围,不允许任何人接近。

    大帐内,王灿坐在床榻上,下方是郭嘉、徐庶、吕蒙、魏延、庞德、典韦等人。

    魏延庆幸的说道:“主公,您箭落马,真的是吓了末将大跳。当时末将简直是眼前黑,险些跟着晕过去了,您下次若是还要假装受伤,得事先通知下,否则我们都承受不起。您这样弄,真是令所有人都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典韦说道:“主公,长言之有理,真的是吓坏我了。”

    郭嘉接着说道:“主公的反应堪称神来之笔,让太史慈和周瑜都误以为主公受伤了。但是这样的方式,令人担忧。”

    臣武将相继言,都为今天的事情感到担心。

    王灿笑说道:“我也没想到太史慈会突然射箭,弓箭射在我腋下的铠甲后,我才突然想到落马假装受伤。虽说董袭已经钉在了九江城,但若是全都依靠董袭肯定很被动,我们得自己创造机会才行。现在我假装受伤,濒临死亡,就是诱使太史慈追击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徐庶说道:“主公英明!”

    王灿吩咐道:“史阿,立刻派人传出我重伤濒临死亡的消息,等太史慈和周瑜得到了消息,相信他们会来的。”

    郭嘉笑说道:“主公,我们也该缓缓后撤才是。”

    王灿点头道:“奉孝说得有道理,我们作出撤退的姿势,吸引周瑜追击。”

    庞德皱眉道:“主公,若是太史慈不追击呢?”

    徐庶微微摇头,说道:“令明,太史慈做事谨慎,可能不会追击,但你忘了城上还有周瑜吗?周瑜是个才智高绝的人物,但孙策的死令周瑜急于报仇。主公受伤撤退,周瑜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,很可能太史慈都会跟着周瑜前来,那就是我们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魏延摩拳擦掌的说道:“只要周瑜追来,就是我们的机会。”众人都是兴奋无比,眼闪烁着道道精芒。

    王灿制造的机会,就是他们破敌的机会。

    当日,蜀军传出了王灿病危的消息,而且蜀军也开始缓缓后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九江城内,大厅。

    太史慈、周瑜、董袭和孙翊宾主落座,四人静静的坐着,都没有说话,他们在等待王灿的消息。王灿箭后,太史慈派出了大量的斥侯去探听消息,而王灿的身体情况成了所有人关心的问题,成了战事的关键。

    “报!”

    声大吼,从大厅外传了进来。

    士兵急匆匆的跑进来,恭敬的朝太史慈揖了礼。

    太史慈没有说话,周瑜噌的下从坐席上站了起来,大声问道:“有什么消息?王灿是不是快要死了。”

    士兵抱拳道:“回禀周都督,王灿的确是重伤快死了,蜀军也开始缓缓后撤了。”

    太史慈忙问道:“消息确切吗?”

    士兵点头回答道:“斥侯拦截了蜀军派回江夏的士兵,才探听到王灿重伤的消息。王灿濒临死亡的事情肯定是真的,再说太史将军神射,箭射王灿肯定是毫无疑问的。将军,下令追击吧。”

    这名士兵,也想追击王灿。

    由此,也能看出驻守九江士兵的想法。

    王灿遭到重创,所有的士兵心思都活跃了起来,想着趁王灿受伤蜀军后撤的机会,去捞笔战功。

    ps:三更之二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