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15章 王灿中箭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九江,太守府。  <.≤﹤1ZW.

    太史慈坐在上方,下方坐着周瑜、孙翊和董袭。

    太史慈表情严肃的说道:“王灿的大军已经进入九江境内,不日就会抵达九江。战事危急,诸位有什么看法,尽管畅所欲言。”

    董袭抱拳说道:“太史将军,王灿领兵从江夏来,在江夏时已有七万的士兵,途径武昌、蕲春两线,沿途不断的招募士兵,扩张兵力,近十万之众。九江城虽固,却难以挡住王灿的十万大军,而且王灿还有利器相助,我们想守住九江,颇为苦难。”

    周瑜皱眉道:“董袭,你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太史慈笑道:“公瑾,今日召集诸位,就是请大家畅所欲言的,你让董袭说完。”

    孙翊也道:“董袭肯定是忠于父王的,你怎么处处针对董袭,这样不好。”

    董袭感激的看了太史慈和孙翊眼,继续说道:“我们和王灿硬碰硬,必定是以卵击石,自取灭亡。我认为我们应该采取战略性撤退,避开王灿的锋芒,保存实力,等主公大军赶来,再和王灿决死战。”

    “啪!!”

    周瑜巴掌拍在案桌上,大喝道:“董袭,你到底是王灿的人,还是主公的将领?个小小的王灿,就把你吓得不敢出战,王灿有这么可怕吗?”

    董袭立即反驳道:“周都督,末将陈述的是事实,我们想挡住王灿,绝无可能。”

    太史慈微微颔,同意董袭的话。

    以王灿的兵力,以王灿的利器,要攻下九江并不是难事。

    孙翊抬头看着周瑜,也有些不高兴。周瑜处处针对董袭,认为董袭有嫌疑,这分明是对他的不信任,没把他说董袭忠于孙坚的话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周瑜看着董袭,大喝道:“董袭,本督挡住了王灿,又如何?”

    此刻,周瑜已经是局人,没有了旁观者的理智。

    孙策的死,让周瑜心只剩下为孙策复仇的想法,所以周瑜没能把董袭的话听进去。周瑜盯着董袭,怒目而视,似乎是笃定了董袭不敢和他打赌。

    并且,周瑜似乎也有守住九江的自信心。

    董袭沉声喝道:“周都督,你若是守住了九江,袭对你言听计从,但有吩咐,绝无所不从,此事请三公子和太史将军作证。然而,你若是没有守住九江,导致大军没能及时的撤离出去,致使大军遭到重创,又当如何?”

    周瑜大喝道:“我若失败,自当接受军法处置。”

    董袭看向太史慈,问道:“太史将军,您真的准备死守九江吗?”

    太史慈劝说道:“公瑾,王灿率领近十万大军扑来,气势汹汹。旦九江被围起来,必定成为座孤城,死守九江不是明智之举,撤离为最佳。”

    孙翊跟着说道:“公瑾,别打赌了,撤吧。”

    周瑜噌的下站起身,大声说道:“我说能守住九江,就能够守住九江。”

    太史慈正色道:“公瑾啊,这时候不能任性,也不该意气用事。你的才华,我们都知道,你满腹韬略,精通行兵布阵,我们也都了解。你是江东的俊杰,立下无数的功勋,却也不能任性啊。王灿的大军扑来,不是小事情。”

    周瑜断然拂袖,大喝道:“子义,我意已定,不用再劝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周瑜说道:“子义,你既然要率军离开,我也不阻拦你。你即可带着守城的大军离开,在九江城外与我遥相呼应。”

    太史慈再劝说道:“九江必定成为座孤城,何苦来哉!”

    周瑜摆摆手,示意太史慈别说话。

    太史慈沉吟片刻,无奈的叹了口气,说道:“我是主公任命的九江郡太守,你都选择了留在九江,我怎么能撤离呢?也罢,我就留下来会会王灿,把生死豁出去,陪你赌把,看看我们能否支撑到主公抵达。”

    董袭面色凝重,眼却闪过抹喜色。

    孙翊急道:“太史将军,这是事关生死的大事,你可要考虑清楚。父王要和王灿决战,却不是短时间内能完成的,现在必定还在召集士兵,不可能立刻赶来。王灿的大军已经杀了过来,被围在九江后就是把自己置之死地啊!”

    周瑜轻蔑的看了孙翊眼,说道:“三公子,你若是害怕,就直接离开九江,现在离开还来得及,若是晚了,可就只能留下了。”

    孙翊大喝道:“周瑜,你……”

    周瑜大袖拂,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太史慈语重心长的说道:“三公子,留在就将的确很危险,你若是要离开九江,那就早些离开,等王灿来了就真的晚了。”

    孙翊大声说道:“也罢,我也留下,陪你们大战番。”

    本应该撤离的人,全都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咚!咚!咚!!!”

    战鼓声在九江城外响彻天地,巨大的鼓声令守城的士兵神色紧绷起来。太史慈、周瑜、董袭和孙翊站在城楼上,看着城外黑压压的士兵,脸上都露出凝重之色,也都感觉到了股巨大的压力。

    冲霄的气势,令所有人都感到窒息。

    守城士兵,更是紧张万分。

    董袭严肃的说道:“太史将军,您看城外的士兵,都是精锐士兵,我们留守九江,实在不是明智的决定,您或许错了。”

    太史慈正色道:“事已至此,想想怎么守住九江吧。”

    城外,军营。

    王灿低喝声,策马扬鞭往前行驶了段距离,站在军阵前方,看着城楼上的太史慈等人,大喝道:“太史慈,九江被围困起来,已经是座孤城。你困守九江,孤立无援,继续抵抗下去只能死伤更多的士兵,最终还是不可能守住九江。本王希望你为百姓考虑,为将士考虑,开城投降,减少死伤。”

    太史慈听后,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他提起口气,大喝道:“王灿,本将守城,你若能破城,本将无话可说。你若是想要凭借三言两语拿下九江,绝无可能。”

    王灿目光转,看向孙翊,大喝道:“孙翊,你和董袭趁机出逃,竟然还留在九江,真是没长记性。等本王破开九江城,再将你们抓起来,到时候定要把你们关押在鸟笼子里面,看你们怎么逃跑。”

    孙翊面沉如水,很不高兴。

    任谁被揭了伤疤,都不可能笑脸相迎。

    董袭站在孙翊的旁边,面无表情,看不出心有什么想法。

    周瑜低声说道:“子义,你箭术群,若是瞄准王灿,定能射杀王灿。我来分散王灿的注意力,你悄悄准备好,然后箭射去,射杀王灿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太史慈答应下来,不急不缓的从腰间取下弓箭和大弓,搭箭上弦。

    切,都悄悄的准备着。

    周瑜大吼道:“王灿小儿,有我在,你休想破城。我告诉你,吴王已经召集了大军,正往九江赶来,要为伯符报仇雪恨。”

    王灿哈哈大笑,吼道:“孙策来了,最终被杀。孙坚来了,照样被杀。你顽固不化的死守九江,也是死路条。周瑜啊,你也是时俊杰,可惜……”

    正当王灿说话的时候,突然睁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入眼处,支弓箭激射而来。

    箭头破空,挂着锐啸声,化作道乌光射向王灿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啊!!!!”

    王灿惨叫声,从战马上摔倒在马下。

    他倒在地上,用手捂着胸口,胸前插着支弓箭,这支弓箭正是太史慈出其不意射出的,不偏不倚的命了王灿的胸口。

    ps:三更之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