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05章 董袭投降了王灿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入夏后,南望山更是林木葱茏,郁郁葱葱,成了片绿色的海洋。 <.≤≤1<ZW.

    山上,还有着座座坟冢。

    这些坟冢,都是江夏蛮王的坟地,称之为蛮王冢。

    这座座蛮王冢颇有来历,公元47年,南郡的蛮族造反,遭到镇压。7ooo余蛮人无奈之下迁入江夏,成为第批进入江夏的蛮人。公元1o1年,南郡蛮族再次挑事,又有部分蛮族迁入江夏,增加了江夏蛮人的数量。

    进入江夏的蛮人的蛮王死后,都葬在南望山,形成道特异的风景。

    此时,南望山却是喧嚣嘈杂。

    山坡下,入眼处全是密密麻麻的蜀军士兵,王灿率领士兵在此地驻扎。

    军帐,王灿正观看郭嘉和徐庶弈棋。

    郭嘉和徐庶都是心算高手,精于筹谋,虽说王灿经过长期的摸索,已经略懂了围棋的下法和招数,却不能和郭嘉、徐庶比较,只能在旁观看。

    两个人杀得兴起,王灿看得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这时候,名士兵飞快的跑进来,躬身朝王灿行了礼,抱拳所道:“禀蜀王,孙翊率军抵达了南望山五十里外,再有大半日的时间,就要抵达南望山了。”

    “啪!!”

    徐庶手的颗黑棋落下,说道:“奉孝兄,你可是输了。”

    郭嘉笑了笑,不缓不慢的落下子,说道:“元直,你可看好咯,这是平局,不是你获胜了,想要胜我,不可能啊!”

    两人弈棋,不胜不败。

    王灿笑说道:“你们两人倒是好兴致,孙翊来了,准备干正事吧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郭嘉和徐庶站起身,都去准备接下来的战事了。

    上次,王灿的目标是董袭,这次王灿的目标却是孙翊。相比于孙翊,或许董袭的武艺和韬略都更优秀,更加的初衷,但董袭不是老资格,还只是孙坚帐下的小将,而且孙翊还是孙策的第三子,身份大为不同,更需要慎重对待。

    王灿离开了营帐,去安排将士准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南望山西面,二十里外。

    孙翊率领万士兵抵达,却没有立刻起进攻。

    开始,孙翊麾下只有三千士兵,但他离开柴桑的时候招募了四千士兵,在蕲春县又搜刮了两千士兵,在沿途又征召了千人凑齐了万士兵。

    虽说兵源驳杂,却也凑足了数量。

    孙翊骑马停在原地,身旁站着个校尉。

    孙翊问道:“南望山的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校尉抱拳回答道:“三公子,目前南望山被蜀军围得水泄不通,全是黑压压的蜀军。我们只能远处观望,不能上山去探查情况。不过,看山上的动静,的确有人驻扎,应该是董袭将军率领的士兵在上面。”

    孙翊说道:“南望山四面的情况有什么差别吗?”

    校尉回答道:“东、南、西、北四个方向,南望山北面的位置是王灿的大营所在的地方,兵力最多,将领最盛,其余三方的兵力稍弱。我们只有万士兵,估摸着能杀入山,但是旦被蜀军围起来,万士兵肯定难以逃脱出来。”

    孙翊闭目沉思,良久后,嘴角露出了抹笑容。

    他沉声说道:“我有计,可拖延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请公子示下!”

    周围的将领闻言,立刻抱拳询问。

    孙翊大袖拂,不急不缓的说道:“王灿在南望山下布下了重重士兵,是等着我们冲上山救援董袭,从而派兵包围我们。王灿这样想,我偏不这么做,我意派出两千士兵鼓足声势,营造出大军出击的模样,佯攻王灿的大营,把驻扎在其余三面的士兵吸引过去,然后领兵从南望山东面杀上去救援董袭。救出董袭后,我们立刻撤走,你们认为如何?”

    各个将领立刻应下,纷纷说道:“公子英明!”

    孙翊嘴角含笑,摸了摸颌下毛茸茸的胡茬,很是自豪。

    只是,原本属于董袭的士兵听了孙翊的命令后,这些士兵也非常的兴奋,好像真的是为了救出董袭而高兴。

    孙翊的大军驻扎下来,白天没有起攻击。

    入夜后,孙翊把万士兵分成两路,路前往蜀军的大营,这是为了吸引蜀军士兵,把南望山各个地方的士兵引走。

    两个时辰后,蜀军营地起火,孙翊脸上露出了喜色。

    “报!”

    名斥侯前来禀报道:“将军,南望山东、南、西三面的士兵都已经撤走了大部分,只留下小部分守营。现在蜀军都去支援王灿的大营,我们可以出兵上山了。”

    孙翊抚掌道:“好,立刻出兵,从东面杀上去。”

    命令传达下去,千士兵从南望山东面出,杀了上去。

    由于北方的大营火起,造成东面的守卫薄弱,孙翊轻易的杀了上去,朝山顶奔去。当他们跑上山顶的时候,个个士兵都傻了眼,孙翊更是目瞪口呆。因为映入眼帘的人并不是吴军士兵,所有人都是穿着蜀军衣服的士兵,而且还有个和董袭穿着打扮模样的将领,只是他遮住了半边面颊,看不真切。

    ‘董袭’大喝道:“孙翊果真计了,随我杀!”

    顷刻间,所有的蜀军起了攻击,朝孙翊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孙翊见‘董袭’竟然投降了,气得目眦欲裂,大骂道:“董袭狗贼,背主投降,该杀,该杀,本将不杀你,誓不罢休。”

    孙翊提刀准备上去厮杀番,周围的将领立刻拉住孙翊,劝说道:“将军,撤吧,若是还不后撤,肯定要陷入苦战。旦王灿的大军围杀过来,我们的千士兵定然难以逃脱,请将军以大局为重。”

    所有的将领都出言劝说,并且吴军的士兵也开始后撤。

    孙翊无奈,只得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时间,刚才还气势如虹的吴军士兵土崩瓦解,成了滩烂泥。

    ‘董袭’隐藏了起来,但吕蒙和张绣却杀了出来。

    两人率领着六千屯在南望山山坡上的士兵,起了猛烈的攻击。吕蒙骑在马上,手的丈长的大刀或是撩起,或是削出,或是劈下,每刀攻击出去,都有三五个吴军士兵被杀死。这路杀过去,简直如同劈波斩浪,酣畅淋漓。

    庞德也策马提刀,不断地杀向前方。

    两人带人掩杀阵,杀得吴军士兵丢盔弃甲。

    山顶的寂静被两军争斗打破了,四处都回荡着呐喊声、嘶吼声、惨叫声,并且无数的士兵开始往山下奔逃,想要保命。

    孙翊策马下山,因为奔跑太快,胯下的战马突然绊倒在地上,孙翊也从马上摔倒下来,摔得七荤素的。孙翊逃窜的度不是最快的,没有冲在最前面,那些属于‘董袭’麾下的士兵才是跑在最前面的。

    他们裹挟着孙翊的部分士兵,迅后撤。

    当孙翊在士兵的簇拥着下山后,眼睛睁得老大,脸上也露出惊恐的神情。王灿的大军竟然全都调集了过来,堵住了他逃跑的路。他刚才还确定了王灿把东面、南面、西面的士兵调走,怎么突然又回来了呢?

    唯的可能,计了!

    孙翊心大急,大吼道:“计了,突围,立刻突围。”

    所有的吴军士兵听了孙翊的话,纷纷逃窜。

    然而,迎接他们的是最猛烈的反击。庞德和张任率军迎上去,堵住了孙翊的去路。即使有部分吴军士兵趁机逃走,却没人去管,因为最主要的是控制住孙翊,这是重之重。孙翊被控制了,蜀军撒下去的大才能彻底的铺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