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04章 孙翊入彀了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董袭的双手被绑在身后,嘴里面的布巾却已经取了下来。≯≯≯ .

    “跪下!”

    羁押董袭的士兵大声呵斥,并且用手不停的推搡,还用脚磕董袭的大腿。然而,董袭却是根硬骨头,昂头挺胸的站在原地动不动,宁死也不愿意想王灿下跪。他盯着王灿,怒目而视,大喝道:“王灿,你个卑鄙小人,可敢与我光明正大的战。”

    王灿笑说道:“董袭,兵者诡道,本王如何卑鄙了?”

    说话时,王灿笑吟吟的看着董袭,眼闪过欣赏的神色。

    这样的硬骨头,倒是个不错的骁将。

    王灿又说道:“董袭啊,你想要光明正大,不知你准备挑战我麾下的哪员将领?你看看,吕蒙、张任、张绣、庞德都在这里,你若是挑选其的人拼斗,若能胜之,本王立刻放你离开;你若是败了,又当如何?”

    董袭冷声道:“败了就败了,不就是颗脑袋嘛。”

    董袭心思灵敏,没有说败了就归降的话。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枉你还是吴军的员骁将,说话真是天真。本王问你句,是否愿意投降本王,为我荡平江东?”

    董袭立即说道:“休想!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董袭,你坚决不投降,难道不后悔?”

    董袭昂头道:“谁后悔,谁便是孙子。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若是你的家人、妻儿因你而死,你也不后悔吗?这件事情你可得仔细的考虑清楚。当兵从军的人为保家卫国,二为光宗耀祖,三为封妻荫子,四为扬名立万,若是你的家人都因你而被杀,你的坚持就白白的浪费了。”

    董袭说道:“要杀就杀,哪来这么多废话。”

    王灿摇头叹息,说道;“也罢,本王暂且饶你不死,让你看看你的家人是怎么因你受到祸害的。来人,将他带下去关起来。”

    顿时,两名士兵走进来,把董袭带了下去。

    王灿看向史阿,吩咐道:“史阿,立刻动用江东的眼线,……,这件事情必须尽快完成,不得有误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史阿抱拳应下,立刻离开了大帐。

    王灿看向郭嘉和徐庶,说道:“奉孝,董袭已经拿下,是时候引孙翊入彀。接下来的事情,你们两人起处理,尽快完成布局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郭嘉和徐庶抱拳应下,也离开了。

    吕蒙等人跟着离开了营帐,去训练士兵,整军再战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鄱阳湖,望无际的碧波微微荡漾,水光潋滟,风景极好。

    然而,冲霄的战鼓声和激昂的号角声打破了湖面的平静,使得鄱阳湖上面的气氛变得紧张起来。放眼看去,几十艘战船在江面列阵,分列两边,其边是甘宁率领的水军,另外边的则是周瑜和孙策率领的水军。

    两军相遇,都摆开了阵势。

    孙策接到太史慈的传信,已经决定分兵前去驰援章允。

    然而,孙策还没动身,甘宁的水军到了。

    甘宁率领十万水军杀来,气势汹汹,令孙策不敢分兵离开。虽说孙策麾下也有四万余精锐水军,并不惧怕甘宁带来的十万水军,但也不敢分兵。因为旦孙策带兵离开,甘宁麾下的四万多精兵将会占据优势,再有六万余弱旅在旁,肯定死死地压制江东水军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孙策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事实上,这次交战,已经是双方交战的第三日。

    双方摆开战船,互相攻打。

    这样的争斗完全是血腥的厮杀,死伤很重。连续三日的交战,孙策麾下的水军死伤了近万人,甘宁麾下的水军也死伤了近三万人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双方的战斗还在继续。

    蜀国水军战船上,甘宁、周泰和蒋钦三人身穿甲胄。

    周泰沉声说道:“兴霸,我们的六万弱旅死伤近半的士兵,若是继续厮杀下去,恐怕死伤更重。尤其是吴军的水军都是精锐,即使疲惫,却也悍不畏死,眼下他们有近三万人,不是我们三万弱旅能抵挡的。长此下去,我们只剩下四万劲旅,少了兵源的补充啊!”

    甘宁笑说道:“幼平放心,贾军师早已经制定了攻伐孙策的策略。今日战后,我就率军后撤二十里,扎寨歇息。”

    周泰皱眉道:“这是为何?”

    甘宁笑道:“嘿嘿,你静静的观看便是,无须担心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甘宁喝道:“开战!”

    声令下,甘宁带出来的二十艘战船蜂拥而上,朝孙策的水军杀去。两军相遇,厮杀不断,殷红的鲜血从甲板上流淌下去,甚至于染红了碧水清清的湖面。这战从早上持续到傍晚,双方又是以两败俱伤的情况结束。

    深夜,吴军水寨。

    军大帐,周瑜和孙策正在商议对策。

    探查消息的斥侯跑进来,禀报道:“大都督,甘宁率领水军突然后撤二十里扎寨。”

    周瑜摆手让斥侯退了出去,说道:“伯符,甘宁带兵来连番强攻,弄得两边的士兵都是疲惫不堪。他们难受,我们也难受,尤其是甘宁率军停在二十里外,我们不敢分兵离开鄱阳湖,否则水寨就会遭到甘宁的再次攻打,被小鬼缠住了啊!”

    孙策笑说道:“甘宁的水军疲惫,我们正可以鼓作气的杀过去。”

    周瑜道:“暂时不急,缓几日再说。”

    孙策见周瑜坚定,没有立刻反驳,而是点头默认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蕲春县,城郊西面六十里。

    孙翊率军赶来,已经在蕲春县境内。虽说这里是董袭曾经的驻地,但董袭率军前往武昌县,孙翊抵达了蕲春县还得继续赶路。

    大军奔驰的时候,队身穿吴军服侍的士兵狼狈不堪的逃了回来。

    这些士兵衣衫褴褛,面色疲惫,是跑了很长的路。

    他们出现后,孙翊派出的探子立刻查探到这群士兵,然后把消息禀报给了孙翊。当下,孙翊找来这群残兵败将的将领,问道:“你们属于何人的队伍,为何狼狈至此?”

    那偏将跪在地上,泣声的说道:“三公子,我们计,计了啊!”

    孙翊眉头挑,问道:“了什么计?”

    偏将擦了擦眼角的泪痕,哽咽的说道:“董将军去武昌县救援章允,没想到章允那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早已经投降了王灿,成为王灿的人,致使董将军陷入困境。董将军在事前做了种种准备,并且在武昌县的城外迎接章允,却被蜀军埋伏。如今董将军被困在南望山上,依靠着山林阻挡攻击,请三公子救援将军。”

    “请三公子救援将军!”

    其余的士兵闻言,纷纷跪倒在地上,请求孙翊救援。

    孙翊听了后,大骂道:“章允匹夫,等我抓到你,必然将你碎尸万段。”他拔剑而出,喝道:“你们都起来,换身衣服,随我去救援董袭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三公子!”

    众人连连拜谢,叩谢孙翊。

    “将军,董袭被围困了起来,我们去救援,岂不是要遇到重重阻拦,而且可能面对王灿的大军,这是相当危险的啊!”

    员将领策马跑上来,大声建议道。

    孙翊立即大喝道:“董袭遇险,焉能不出兵?若是你们被困住了,我也会派兵救援的。好了,劝说的话就不要说了,我自有分寸。目前最重要的是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到武昌县,前往南望山救出董袭,这是重之重。”

    周围的将领见此,只能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孙翊乾纲独断,率领着士兵朝武昌县赶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