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03章 董袭被擒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董袭率领士兵抵达,停下来歇息,等着章允前来见他。≯ ≥ <.≦<1≦Z﹤W≤.≦≤

    等了许久,章允没来,反倒是来了个小卒。

    这个小卒子,自然是王蒙。他急匆匆的跑过来,在董袭马下躬身而立,笑说道:“董将军,我家将军连连遭到蜀军追赶,路奔逃,身体疲乏,劳顿不堪,身体有些不适,特派小人请董将军屈尊前往。”

    董袭看都没看王蒙眼,喝道:“老子来救他,还得老子去,让章允自己来。”

    他骑在马上,没有动身的想法。

    王蒙身体抖,颤颤惊惊的说道:“董将军,我家将军真的是身体不适。前段时间直担惊受怕,现在好不容易松懈下来,有些难以适应,请董将军体谅。”说着话。王蒙纳头便拜,连连给董袭躬身揖礼。

    董袭长叹声,道:“也罢,本将便随你走遭。”

    当下,董袭令士兵原地休息,董袭则孤身往章允的营地内行去。

    虽说董袭心不耐,还是同意了。

    王蒙跟在董袭的后面,依旧是躬身行走,极为礼敬。突然,董袭停了下来,看着王蒙说道:“我见你有些眼熟,好像是在哪里见过。”

    他努力地回忆着,却没有半点印象。

    王蒙心咯噔下,神经立刻紧绷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,王蒙面色平静,脸上带着谄媚的笑容,说道:“将军,小人直跟在我家将军身边,您眼熟也很正常。再说小人的脸型很普遍,您见小人眼熟也是正常的。”

    董袭点了点头,并未深究,又径直朝章允的营帐行去。

    来到章允的营帐外,董袭看了眼四周的警卫、布置,撩起营帐的帘子,直接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跟随章允杀出来的所有士兵都席地而坐,在原地休息,章允却搞特殊化,个人住在帐篷里面,显然不是个将领该做的。目前形势危急,章允该和士兵打成片,同甘共苦,才能凝聚军心,鼓舞士气,可眼前的场景让董袭很瞧不起章允。

    不能得到士兵的拥戴,足见章允之能。

    王蒙跟在董袭后面,也进入了营帐。

    董袭见章允卧倒在床榻上,而且是背对着他,心不屑的同时又怒气升腾。他心暗暗想:章允这厮竟然还睡得着,简直是头蠢货,枉费了他率领六千士兵前来救援,尤其是章允知道他来了,就更加不该睡觉。

    董袭面露不愉之色,沉声喝道:“章允,天亮了,起床了。”

    王蒙站在董袭的身后,说道:“董将军,我家将军困顿,才会睡不醒,我这就去叫醒他,您多多原谅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王蒙朝董袭走去。

    虽是如此,王蒙的路线却是经过董袭,再走向章允。

    董袭点了点头,站在原地等待。

    突然间,董袭身体僵,浑身的毛都耸立了起来,感觉到了股极大地危险。他警觉的准备回头,但脖颈上已经挨了记重击,巨大的力量撞击下,直接把董袭打得昏厥了过去,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王蒙冷笑两声,把董袭拖到在旁,喝道:“来人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四个士兵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这四人穿着董袭亲随的衣服,却有着截然不同的气质,浑身透着浓浓的杀气。四个人走进来后,朝王蒙拜道:“拜见小将军!”

    小将军,是吕蒙的称呼。

    王蒙便是吕蒙,当日章允率军夜袭王灿,章允的士兵被打散后,吕蒙和少部分士兵穿上了章允帐下士兵的衣服,混入章允麾下,摇身变成了章允的下属。其实,也是吕蒙运气好,竟然直接被章允看上,成了章允的亲随。

    如此,吕蒙才能最大限度的运作,并且随意的进出章允的大帐。

    吕蒙扫了四人眼,吩咐道:“立即把董袭捆起来,堵上嘴,然后派人通知主公,请主公派兵包围此地,不能走漏了名吴军士兵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四名士兵抱拳应下,然后其两人离开了。

    剩下的两个人留在营帐,捆绑董袭。

    营帐外,还有吕蒙带来的士兵,他们牢牢地控制着董袭的大帐,不让人进来。吕蒙处理好董袭后,又走了趟董袭大军驻扎的地方,假传命令,让董袭带来的六千士兵原地休息。如此来,不仅是董袭的士兵,还有章允的士兵,都开始休息了。

    夜已深,士兵们原地休息,已经是鼾声大作。

    不管是董袭带来的六千多名士兵,还是章允带来的两千多名士兵,都是疲惫之师,困顿不堪。吕蒙假传命令后,所有人都闭目休息。

    后半夜,休息的地方冒起了无数的火光。

    蜀军杀来,把董袭和章允的士兵全都包围了起来。王灿骑在马上,看着零散分布的吴军士兵,嘴角勾起了抹笑容。这次若非是吕蒙安排得当,肯定不可能这么顺利,而且若不是活捉了董袭,拿下了全部的吴军,也不可能执行下步的动作。

    庞德策马站在军前,大吼道:“吴军士兵听着,你们已经被包围了,立刻投降。”

    王灿接着喝道:“降者不杀!”

    命令传达下去后,章允麾下大多数的士兵投降了。

    然而,董袭带来的六千士兵却纹丝不动,没有投降,而且还摆开了阵势,准备和王灿带来的士兵较量番,即使他们兵力少,却也敢战。下刻,这些士兵所具有的勇气立刻土崩瓦解,因为吕蒙提着被俘虏的董袭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变化,让所有人吃惊不已。

    董袭去见章允,怎么现在成了俘虏?

    吕蒙带着十多个士兵走出来,神色冷肃,他提着被捆绑的董袭,大吼道:“贼将董袭已经被擒,尔等降者不杀。负隅顽抗者,杀无赦。”

    董袭的士兵见此,心冰凉无比。

    “他是章允的亲随,怎么会抓住将军呢?”

    “狗娘养的,我就说章允不是好东西,肯定是章允投敌,归顺了王灿,然后故意引诱我们救援,才抓住了将军。现在我们的大军被蜀军包围了起来,难以脱身,都是章允这贼斯造成的,可恨,可恨!”

    “唉,终究还是被埋伏了。”

    “将军啊,你可真的是看错了人,了章允的奸计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董袭的军主将窃窃私语,不断地议论着。

    此时,董袭仍然是双手被绑在身后,而且嘴里面还塞上了白布,说不出句话。他听着众将士的话,气得面色通红。董袭睁大眼,咿呀的出声,但涨红了脸还是没有半点效果,仍然不出声音。

    王灿见董袭的士兵不降,大喝道:“杀!”

    声令下,庞德、张绣、张任等人率军出击,杀向董袭的士兵。

    大军出击,吴军士兵所有的坚持突然间消失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董袭这个军的主将都被王灿的人生擒了,所有士兵更是没有抵抗的勇气,都放下了武器投降。如此来,王灿不费吹灰之力,没有浪费兵卒就已经轻易的拿下了武昌县,活捉董袭,杀死章允。

    如此,章允的两千士兵和董袭的六千士兵都成了俘虏。

    千人分开关押,没有融入军,王灿也没有放松对这些士兵的管束。王灿和郭嘉、徐庶早已经定下计策,还有计划,不能走漏了消息。

    军大帐,王灿、郭嘉、徐庶和吕蒙等人宾主落座。

    王灿脸的笑容,朗声说道:“此番活捉了董袭,抓捕了吴军,给我们开了个好头。只要计划顺利的实施下去,定能拿下太史慈。”

    郭嘉说道:“此番成功,全赖小将军机智果敢。”

    吕蒙谦虚的说道:“若无老师的支持,没有郭叔和徐军师谋划,我岂能取胜。”

    王灿笑道:“好了,功劳就不用推辞了。阿蒙你擒拿董袭,诛杀章允,是大功件,已经记录在案。等大战结束,自然会论功行赏的。目前,我还得审审董袭,若是董袭能归顺我军,接下来的计划就更加的方便了。”

    “带董袭进来!”

    声令下,便有士兵押送董袭走进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