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02章 章允被杀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武昌县,县城外。≯≧  ≦.≦≤1≤Z≦W≤.﹤

    王灿带兵围了西、南、北三面,独独留下了东面。

    大军围了不攻,继续在城外驻扎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关于太史慈、董袭、章允的消息也源源不断的传到王灿的帅帐。王灿找来史阿,问道:“董袭兵了吗?”

    史阿回答道:“回禀主公,董袭已经兵,正在路上。”

    王灿笑道:“有条鱼上钩了,很好!”

    史阿严肃的说道:“主公,董袭行军非常的谨慎,恐难以伏击。董袭率领六千士兵赶来,路上竟然派出了三百名哨探。其,三十余人是打探武昌县情况的,剩下的两百多人都是打探沿途的道路的情况,害怕遭到埋伏。董袭这么做,就不可能在道路上伏击董袭。”

    王灿嘿然笑了笑,道:“我本就不打算在半道上伏击董袭,他再怎么打探,都不会查到什么。现在就是等,等着董袭来救援章允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王灿又问道:“柴桑孙翊如何?”

    史阿笑说道:“主公,孙翊已经得到了章允被围困的消息,也率领士兵跟着出来了,不过还在后面,尚需些时日。”

    “恭喜主公!”

    史阿的话刚说完,郭嘉就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王灿问道:“奉孝,何喜之有?”

    郭嘉正色道:“章允、董袭只是过河卒,唯有孙翊才是牵动人心的棋子。旦孙翊动了,太史慈想要死守九江就不可能。九江必破,太史慈也是必败无疑。”

    史阿说道:“相比于孙翊,孙策才是真正的棋子。”

    郭嘉说道:“孙策统帅的是江东水军,也有周瑜帮助,不会这么容易战败的。孙策交给甘宁牵制,我们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王灿也点了点头,说道:“虽说董袭入彀了,而且孙翊也动了,但我们却不能放松。你还得派人严密监视太史慈和孙翊的情况,不能有误。”停顿了下,王灿又说道:“董袭率领士兵来了,传令三军做好准备,准备开拔。”

    史阿抱拳应下,立刻去执行命令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武昌城,县府后院。

    章允背负双手,显得很急躁。

    他时不时的停下来,驻足观望下,想看看有没有人来报信。

    然而,纵然章允成了望夫石,也没看到个传递消息的士兵跑进来。两个时辰后,章允刚刚收下的亲随王蒙迅跑了进来,脸喜色的说道:“将军,大喜,大喜啊,前往蕲春县求援的士兵已经回来了,正在大厅等候着,您快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章允闻言,终于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带着王蒙朝大厅行去,半路上却突然停下来,略微忐忑的问道:“小王,传信的哨探神情如何,是不是显得很轻松?”

    王蒙说道:“将军,看情况肯定是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章允嗯了声,才彻底的放心了。他进入大厅后,立刻询问了情况,得知董袭已经率领士兵前来救援,心欢喜不已。

    传信的哨探继续说道:“将军,董将军领兵前来救援,却不会入城。他请将军率军从武昌县突围,而董袭将军则在城外接应将军。两军会合,立刻撤回蕲春县,再次步步阻拦王灿的大军,请将军突围。”

    章允点点头,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王蒙听了后,低着头,眼珠子不停地转动着。

    章允喝道:“小王,立刻去传令,让将士们收拾行装准备突围。这次,我们直接从空缺出来的东门突围,去和董将军汇合。”

    王蒙抱拳道:“将军,小人有言,不知当说不当说。”

    “但说无妨!”

    章允大袖挥,非常的很愉快。

    王蒙低声说道:“我们若是现在突围,肯定要遭到蜀军的围追堵截,若是没能等到董将军率军赶来,士兵就已经死光了,肯定是逃不出去的。小人觉得是不是把时间往后推迟点点,等董将军靠近武昌县后,我们再迅杀出去和董将军汇合。这样来,也能增大我们逃出去的机会,不知将军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王蒙说完后,躬身低头,极为恭敬。

    “嗯,你说的话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章允沉吟番,说道:“本将虽然在武昌县招募了两千余士兵,兵力还是太弱,不能与王灿抗衡,也经不起追击。小王,你去传令,让将士们整理行装,天后突围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王蒙抱拳应下,立刻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他走出大厅的时候,谁也没看到嘴角浮现出来的抹笑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,章允率领大军打开了武昌县的城门,出东门逃窜。两千多士兵奔跑了个时辰,就有哨探禀报说王灿率领蜀军追了上来,死死的紧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章允闻言,好像是屁股着了火,使出吃奶的力气,率领士兵快的逃窜。虽说武昌县肯定落陷,但章允顾不得这么多,只要能保住自己的性命,切都好说。章允骑马奔跑,朝王蒙问道:“小王,蜀军距离我们还有多远?”

    王蒙立刻回答道:“十里左右!”

    “啊!!!”

    章允惊呼声,忙说道:“加,快加。”

    行人奔跑了大半天,入夜后才停下。章允得知哨探禀报说蜀军没有追击了,才放下心来,下令所有的士兵停下来休息。

    大军停下来,安营歇息。

    虽说不能扎寨,只能露天歇息,还是给章允搭建了座帐篷。

    营帐外,王蒙快的跑到章允身旁,说道:“将军,董将军领兵来了。”在王蒙身旁,还有十数个士兵躬身站立,虽然是保护章允,却也将章允包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哦,董袭来了,快,快带我去。”

    章允非常兴奋,迈开步子就朝董袭所在的位置行去。

    这刻,章允心悬吊的大石终于落地了。然而,当他刚转身的瞬间,却感觉腰间疼,他张嘴要出声,嘴巴却被捂着,不能出声音。

    章允不停地挣扎,腰间的疼痛令他的生机不断地流逝。

    他回头瞥见了杀他的人,竟是王蒙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王蒙周围竟有十多个人将他们围在起,看似是保护他们,却挡住了所有人的视线。尤其是现在已经是黑夜,夜色朦胧,根本看不清楚情况,导致没有任何士兵现章允被杀死了。

    片刻后,章允身子软,已经没有了气息。

    王蒙扶着章允,朝章允的帅帐行去。

    他周围的十多个士兵都跟在身旁,并且用脚扫了些泥土,毁掉了地上的血迹。

    王蒙带着张允回到了帐篷内,把章允放在床榻上,然后朝跟在身后的十多个士兵吩咐道:“现在是关键时刻,你们都留在这里镇守,我去引董袭过来。期间有任何将领要见章允,都不能让他进来,都要拒之门外,等我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十多个士兵抱拳应下,即使他们压低了声音,却有着股强大的气势。

    王蒙点点头,这才离开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