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97章 太史慈布防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九江,太守府。> ≥ ﹤.<≤1﹤Z≦W<.≦

    这段时间,太史慈直忙着梳理九江郡的军政事情,而孙翊则忙着练兵。

    甘宁训练水军的消息传出后,并且送达九江。

    孙翊神采奕奕,显得非常的兴奋。

    他沉声说道:“太史将军,王灿让甘宁训练水军,肯定是打算对九江用兵的。现在已经是月旬,再等三四月就要入冬了,到时候水流减少,河水降低,不利于战船行驶。所以,我认为王灿会在近两个月内兵,我们必须要组织士兵迎敌,击溃王灿。”

    孙翊振振有词,显得很有信心。

    似乎,王灿已经是他的口之物,逃不出他的手掌心。

    太史慈听完后,眉头紧皱。

    孙翊想着和王灿交战,这是因为孙翊从未真正和王灿打过交道,也不像孙策那样亲身体会了王灿的恐怖,所以还有着侥幸的心思。

    然而,太史慈却没有。

    他深知王灿大军的实力,所以定下的策略是防守,守住九江。

    他看了孙翊眼,目光转,大喝道:“章允听令!”

    “末将在!”

    章允站出来,抱拳应下。

    此人长得魁梧精悍,颌下副虬髯,双目鼓着,站在大厅自有股桀骜的气势,却又被太史慈死死地压制着。章允是九江本地的将领,不是孙坚留下来的,所以对太史慈还有着丝不服,却又不敢违抗太史慈的军令。

    太史慈喝道:“命你率领三千士兵前往武昌县,旦王灿领军杀来,你就率军佯攻王灿,袭扰蜀军,使得蜀军疲乏难以行进,可能做到?”

    章允却问道:“太史将军,不攻击吗?”

    太史慈剑眉竖,喝道:“你攻击王灿,若能取胜,本将亲自前往吴郡,在主公面前为你请功,并举荐你担任九江郡太守;若是擅自攻击王灿,却大败而回,本将定斩不饶。”

    “末将尊令。”

    章允没想到太史慈说翻脸就翻脸,但他却不敢反驳。

    王灿何许人也?

    连孙坚都无可奈何,章允个小小的偏将,岂能击败王灿。章允刚才的话,也就是刺激下太史慈,却没想到被太史慈吓到了。

    太史慈喝道:“董袭听令!”

    “末将在!”

    董袭是跟随孙策的将领,这次留在了九江,协助太史慈镇守九江。

    太史慈喝道:“命你率领三千士兵前往蕲春县,在当地领军驻扎。若是王灿领军往九江而来,你也按照计划,佯攻王灿,袭扰蜀军。你要做的就是路袭扰,但不需要出兵攻击王灿,让他们兵疲马乏,难有精力赶路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董袭抱拳应下,然后退入军。

    孙翊见没他的份儿,抱拳问道:“太史将军,我做什么呢?”

    太史慈笑说道:“三公子,你率领五千士兵前往柴桑县,在柴桑驻扎,同时联络大公子和公瑾,与两人的水军交相呼应,阻截前来九江的蜀军。同样的道理,你也不用攻击王灿,只需要袭扰就行,最后的交战地点选在九江。”

    孙翊听,心急了。

    他不想做那些骚扰的事情,还是厮杀来得舒坦。孙翊眼珠子转,心想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,他去了柴桑后就是领军的将领,到时候他是主将,是战还是袭扰,都得看当时的情况而定。孙翊老老实实的抱拳道:“末将遵命!”

    董袭担忧的说道:“将军,万多士兵离开了,九江城可就危险了啊!”

    太史慈沉声道:“无妨,我自有打算。”顿了顿,太史慈摆手道:“诸位都下去吧,望大家各司其职,不要乱了套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所有的武官员抱拳离开,只剩下太史慈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长江之上,十艘艨艟顺风行驶,风驰电掣的朝夏口行去。

    这十艘艨艟都是江东战船,其艘艨艟上,孙策昂身而立。他屹立在船头,看着距离越来越近的蜀国水军大寨,眼闪烁着沸腾的战意。

    临近水寨,孙策大喝道:“击鼓!”

    “咚!咚!咚!!!!”

    十艘艨艟上,都摆放好了战鼓。

    当孙策所在的艨艟上响起轰隆隆的战鼓声,其余九艘艨艟上也响起了战鼓声。所有的战鼓声汇聚在起,直冲云霄,令水寨的水军士兵都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此时,甘宁还在训练水军。

    他听见战鼓声,不等士兵来禀报,立刻带兵去查看。

    甘宁看见营寨外的是江东战船,又现孙策竟然在船头上,嘴角勾起抹耐人寻味的笑容。孙策主动带着十艘艨艟杀来,肯定是有所图谋,而且甘宁能猜出孙策来此的原因,他挑选出了四万多士兵操练,孙策才会急匆匆的跑来挑衅,想要剪除隐患。

    孙策是心急吃饵的鱼,甘宁则是不骄不躁的渔翁。

    甘宁看着孙策,大吼道:“孙策小儿,竟然只带了十艘艨艟杀来,好胆量。”

    孙策大吼道:“甘宁,本将的水军战船在此,可敢战?”

    甘宁嘴角冷笑,这样拙劣的手段,明显是引诱他出去厮杀,然后借机诈败,从而引诱他追击。这样简单的道理,甘宁简直是看不上眼。他转头朝蒋钦吩咐道:“公奕,立刻让士兵准备火箭,我来拖住孙策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甘宁有吼道:“孙策小儿,你想战,我就要和你交战吗?哼,你以为老子不知道你肚子里面想些什么?无非是趁着老子的水军被灭,现在还在刚刚训练的时候,想占点便宜,打击老子大军的士气,你那点花花肠子,早被看透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时,甘宁又换了副说辞。

    孙策站在战舰上,眉头皱起,脑筋急转,不停地考虑着。他想了片刻,又吼道:“锦帆贼,我占了便宜又如何?可敢战?”

    孙策想激将甘宁,从而取得主动权。

    甘宁哈哈大笑,吼道:“孙策小二,你要战,老子陪你。”

    旋即,甘宁大吼道:“儿郎们,准备好没有?”

    蒋钦嘿嘿笑,大吼道:“准备好了!”紧接着,蒋钦带来的弓箭兵也都是大吼‘准备好了’,巨大的吼声传出去,令孙策大喜,只要甘宁领兵出战,切都好说。

    甘宁脸冷笑,喝道:“放!”

    “咻!咻!咻!!!!”

    上千支裹着油布的弓箭被点燃,迅的射出去。带着火苗子的弓箭在空划过道道火红的弧线,最后朝孙策带来的艨艟射去。近千支火箭遮天蔽日,将江面都映红了。当弓箭射在孙策带来的艨艟舰船上,立刻开始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孙策见此,气得目眦欲裂。

    他还以为甘宁让士兵准备好出战,没想到是准备好施放火箭。

    时间,孙策气得跺脚骂娘,但是不管他如何气愤,都没有让甘宁出兵追击,而且他带来的艨艟了许多火箭,士兵们无暇作战,只能不断地灭火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孙策下令后撤。

    ps:三更之,下更点左右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