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95章 议定攻伐九江郡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太史慈从坐席上站起身,在大厅来回踱步。  <.﹤≦1﹤Z≦W≤.≦﹤

    良久后,太史慈正色道:“三公子,主公带走了大军,留在九江郡的士兵不多。至于九江郡本地的士兵,缺乏训练,需要重新整顿才行。我们想要对江夏和荆南各郡用兵,至少也得半年之后。即使出兵,也得联合大公子的水军,才能确保顺利,想出兵不容易啊。”

    孙翊战意盎然的说道:“太史将军,战场就是练兵的最佳地方,也是最快的办法。纵然是孬兵,去战场上走了遭,也比训练个月更好。”

    太史慈点头道:“三公子言之有理,慈也认同这个说法。但是,我军兵力少,战场交战时士兵的折损太大,我们承受不起啊。”

    孙翊怒气冲冲的说道:“太史将军,若是味的防守,如何守得住九江郡?”

    太史慈正色道:“有水军协助,足以守住九江郡。”

    孙翊叹了口气,最终没有话说。

    他虽然有着孙坚儿子的名头,可孙翊也不想以势压人,所以最后听从了太史慈的命令。孙翊眼珠子转了转,说道:“太史将军,我们不进攻,去袭扰王灿总可以吧。你给我千士兵,我去袭扰长沙郡,佯装攻打,调动王灿的兵力。”

    太史慈喝道:“不行,若是三公子出了差池,我怎么向主公交代?”

    孙翊大怒,寸步不让的说道:“太史将军,我虽然是父王的儿子,却也是军将领,要报效国家。这也不行,那也不行,我还能做什么呢?父王让你镇守九江郡,难道你就甘愿做个守家之犬,不想开疆拓土吗?”

    太史慈脸色大变,说道:“三公子,开疆拓土并不是说两句就行的。”

    孙翊见太史慈坚持,大袖拂,直接离开了。

    太史慈望着孙翊离去的背影,脸苦笑。

    孙坚让他守住九江郡,这本就是件很有挑战的事情。若是主动出击,九江郡空虚,很容易被王灿趁虚而入。

    太史慈叹息声,离开了太守府,朝校场奔去。

    这时候,最重要的还是训练出支精兵,才能随机应变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鄱阳湖,万里碧波蔚蓝。

    艘大型战船上,周瑜正在训练水军。

    周瑜手拿着令旗,不停地号令士兵进行操练,让艘艘战船摆出各种战阵,培养水军士兵的默契程度,增强水军士兵的水性。

    身脚步声传来,孙策迅走来。

    周瑜回头望去,笑问道:“伯符,打探到甘宁水军的老巢了吗?”

    孙策点点头,说道:“的确打探到了,甘宁的老巢就在洞庭湖里面,可惜甘宁那厮非常狡猾,剩下的水军士兵早就转移了,我们的人扑了个空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孙策继续说道:“虽然没有找到甘宁,却又打探到个惊人的消息。王灿纸诏令,已经招降了荆南各郡,实现了荆州的统。王灿现在号令荆州各郡,好不威风,恐怕不久后江东也要重临战火了。”

    周瑜点点头,说道:“可惜荆南四郡的太守没有反抗,太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孙策无奈的说道:“这也是意料的事情,公瑾,此番我来找你,是和你商讨水军的事情。我们的水军休整了段时间,可以上战场了吧?”

    周瑜抱拳道:“当然可以!”

    孙策笑道:“好,我们商讨下,该怎么对付荆南各郡,给王灿增添麻烦,以免王灿回过头来对付我们。”

    周瑜点头道:“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两人转身朝船舱行去,商量接下来的事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夏,太守府。

    王灿再次召集了贾诩、徐庶和郭嘉,商议事情。

    这次,王灿召集三人商讨的不再是荆南的各项事情,而是关于九江郡的事情。九江郡和江夏郡接壤,王灿想要往东扩张,就得拿下九江郡,再不断地扩张版图,蚕食江东。王灿欲图谋江东,也得先攻打九江,才能成功。

    王灿缓缓说道:“荆南已平,荆州已定,曹操忙着对付袁绍,我们也得抓紧时间对付孙坚。故此,我准备攻打九江,事情如此,说说各自的看法。”

    贾诩道:“主公,攻伐江东必须要水军,现如今水军遭到重创,恐怕有困难。”

    徐庶接着说道:“孙坚离开了九江,却留下周瑜和孙策率领水军留在鄱阳湖,旦我军兴兵,周瑜和孙策肯定会率领水军驰援。旦江东的水军横亘长江,肯定会阻断我军的后路,总之,没有水军支援,我军的情况相当艰难。”

    郭嘉沉声道:“元直和和言之有理,嘉就不再赘言了,请主公三思而后行。”

    “请主公三思而后行!”

    三人同时出言劝说,希望王灿能仔细考虑。

    事实上,攻打江东没有甘宁的水军辅助是相当难的问题。江东水系达,到处都是河流,不利于铁骑冲锋,轻舟小船反而最合适。孙坚借着江东的地理位置,才敢放言说给曹操五十万大军,也难以打到吴郡去。

    江东的位置,便是孙坚的底气。

    王灿见三人坚持,并未动怒。

    他笑了笑,解释道:“和、奉孝、元直,你们的意见我都已经考虑过了,且听我细细道来。先分析下和提及水军遭到重创的事情,我军损失了三万余水军士兵,的确是军力大损,但荆州的水军远不止三万余,近十万水军。虽说十万人都是盘散沙,但交给甘宁训练,十去其九,十万人留下万人,应该可以吧?”

    说完后,王灿看向贾诩。

    荆州水军是熟悉水战的士兵,只是政令不通,训练不勤,只要经过甘宁的**,肯定能迸出强大的战斗力,这是王灿想出来弥补水军的办法。

    贾诩拱手道:“主公英明,诩拜服。”

    王灿又看向徐庶,说道:“至于元直所说的周瑜和孙策,只要给甘宁个月的时间,足以恢复水军七成的力量,甚至于更高。甘宁麾下有了水军,我们再开始攻打九江郡,即使有太史慈、周瑜和孙策阻挠,我们也大有可为。”

    徐庶说道:“出兵的关键在于水军,主公解决了水军的困难,我军就不存在兵源、粮草的缺乏,出兵也是顺理成章。”

    王灿又问道:“奉孝,你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郭嘉笑道:“主公都已经考虑好了,嘉无话可说。”

    王灿抚掌说道:“既然你们都没意见,我就把消息告知甘宁,让他在个月的时间内,再次训练处支水军,重振我军威风。”

    当下,王灿找来传信的士兵,给甘宁传令,让甘宁征募能征善战的水军士兵时,还要把江夏的水军全都集合在起,进行统的筛选,挑选出更多合适的水军。

    水军强盛,王灿就有了底气。

    ps:三更之二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