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91章 新任九江太守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“滴答!滴答!!”

    甘宁和蒋钦身上,滴滴雨水滴落,在地板上形成了滩滩水渍。>  <.≤1ZW.

    王灿看了甘宁眼,又看了蒋钦眼,问道:“公奕,你有什么话要说?”

    蒋钦顿时愣住了,傻在原地。

    他原本的打算是甘宁挡在前面,他可以照着甘宁的话依葫芦画瓢。然而,王灿突兀的直接问他,让蒋钦顿时愣住了。

    蒋钦愣在原地,王灿又望着蒋钦。

    甘宁伸手扯了下蒋钦,下让蒋钦清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蒋钦忙说道:“主公,末将虽败,有大罪,却不甘自堕,恳请主公给个戴罪立功的机会。待诛灭了江东水军,诛灭了吴国孙氏,主公要杀要剐,末将绝无二话。”他心还是迷糊的,却直接把贾诩说的戴罪立功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却也修改了点点。

    王灿哈哈笑,又看向甘宁,问道:“兴霸,你有什么话说?”

    甘宁抱拳道:“主公,此战之败,末将有罪,却也想戴罪立功,请主公给末将找回场子的机会,剿灭吴国水军,戴罪立功。”

    王灿沉声道:“若是不能立功,又当如何?”

    甘宁掷地有声的说道:“若是不能立功,两罪并罚。”

    王灿点点头,喝道:“来人,请周泰。”

    事实上,王灿的想法的确是贾诩猜测的那样,希望两人戴罪立功。甘宁和蒋钦折损了几万水军,使得水军力量损失了大半,这么大的事情,不能不惩处。

    然而,若是罢黜两人的官职,更让水军的力量大减。王灿不能罢免两人,却又不能让两人没有点负罪感,所以只能戴罪立功,让两人时刻警醒着,保持着不要忘记生的事情,督促两人戮力同心,奋力练兵,争取早日恢复水军的力量。

    因此,必须象征性的惩处下,让两人记住这件事。

    铭记耻辱,才能知耻而后勇。

    不多时,周泰大步走了进来,他看了甘宁和蒋钦眼,然后恭敬的朝王灿揖礼,抱拳道:“末将周泰,拜见主公。”

    “坐!”

    王灿摆手让周泰坐下,周泰问道:“主公,有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甘宁和蒋钦致使大军惨败,力量折损大半,我意罢黜甘宁的水军大都督之职,然罢免甘宁后,水军你的威望最高,我意由你接任水军大都督,执掌水军。”

    甘宁听后,表情并没有任何的变化。

    他知道这次兵败不在他的指挥失误,却也知道他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。

    周泰闻言,脸上露出古怪的神情,挤眉弄眼,又挠了挠头,说道:“主公,末将只是个武勇匹夫,有点蛮力和胆量,若是上阵杀敌,末将可以胜任,也乐意之至。您让我率领水军,统帅数万大军,这不是为难末将吗?不成,不能接任,您还是让老甘担着吧。”

    王灿盯着周泰,问道:“幼平,真不愿意?过了这个村,可就没这个店了。”

    周泰依旧摇头说道:“末将喜欢的是阵前杀敌,那才畅快淋漓。然而,当个大都督,整日考虑军琐事,劳心劳力,还要受气,点都不爽快,不成。”

    王灿笑了笑,目光转,喝道:“甘宁听令!”

    甘宁抱拳说道:“末将在!”

    王灿吩咐道:“你率军二十艘战船攻击吴国大军,致使三万余水军将士被杀,影响甚大,其罪甚大。本王罚你年的俸禄,罢黜你水军大都督职。但念你功勋卓著,有大功于水军,有大功于蜀国,命你担任水军副都督,暂掌水军,望你戴罪立功,早日洗掉今日的耻辱。”

    甘宁激动的抱拳道:“末将遵命!”

    王灿又喝道:“蒋钦听令!”

    蒋钦道:“末将在!”

    王灿继续吩咐道:“你和甘宁损失了三万余水军,致使我水军兵力大减。本王也罚你年俸禄,罢黜水军副都督职,以戴罪之身协助甘宁执掌水军。等击败吴国水军之日,便是你官复原职之日,望你戴罪立功。”

    蒋钦抱拳道:“末将遵命!”

    王灿看了三人眼,摆手道:“下去吧,记得喝碗姜汤,不要受了风寒。”

    三人转身离开,立刻离去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吴国大军撤回后,大军在九江郡驻扎下来。

    城内,太守府。

    大厅,孙坚坐在主位上,下方是孙策、太史慈、黄盖等人。

    孙坚沉声说道:“江夏已经传回消息,甘宁和蒋钦都是降职听用,继续执掌水军。甘宁在,吴国的水军还是面临威胁,不过蜀国水军遭到重创,短时间内无法恢复,现在就要痛打落水狗,彻底的压制甘宁的水军,让他们不能翻身,奠定我吴国水军的霸主地位。”

    孙坚看向周瑜,喝道:“周瑜听令!”

    “末将在!”

    孙坚吩咐道:“命你担任水军大都督,操练水军,并且负责派兵围剿甘宁的水军,务必让他们不能展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周瑜抱拳应下,直接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孙坚又看向太史慈,喝道:“太史慈听令!”

    太史慈站出来,抱拳道:“末将在。”

    孙坚吩咐道:“子义,你武双全,忠勇可佳,本王命你担任九江郡太守,负责九江郡的大事,并且抵挡蜀军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孙坚让人把九江郡的印绶拿出来,递给太史慈。

    “主公,末将定不负主公厚望。”

    太史慈接下印绶,直接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“父王,孩儿请命留在九江,和太史将军抵御蜀军。”太史慈的话音落下,大厅又有个青年将领站了出来。此人年岁不大,只有十六岁左右,却有着股桀骜剽悍之气,和孙坚、孙策有着近乎于相同的气质。

    此人是孙坚的三子,名叫孙翊,也在军效力。

    历史上,孙翊在孙权继位后担任太守职,是军骨干,也曾被人举荐为接任孙策的继承人,由此足见孙翊有定的才华。

    孙坚喝道:“翊儿,行军打仗可不是儿戏,你想好了吗?”

    孙翊挺直胸膛说道:“父王,您和兄长都是年少征战,儿现在已经十六岁,不小了,可以征战沙场。儿已经想好,绝不反悔。”

    孙坚满意的点点头,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。

    俗话说老子英雄儿好汉,孙翊有雄心壮志让孙坚心宽慰许多。孙坚目光转,再次看向太史慈,说道:“子义,我让翊儿留在九江郡,辅佐你镇守九江。不过,你是九江郡的太守,有专断之权,不必顾忌翊儿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太史慈脸笑意的答应下来,心却连连苦笑。

    他是孙坚的部将,孙翊是孙坚的儿子,两方的身份相差太远。即使太史慈有专断之权,可孙翊凭借其身份,也是非同凡响。况且孙翊的性格和孙坚、孙策相差不远,这更让太史慈心堵,若是孙翊倔脾气犯了,他就难办了。

    孙翊不知道太史慈的想法,抱拳道:“太史将军,翊年少无知,请将军多多指教。”

    太史慈点头应下,又回了礼。

    孙坚吩咐完事情后,在九江郡休息了日,然后领兵离开,朝吴郡而去。这趟劳师远征,士兵疲乏,粮草也消耗了许多,必须要休整段时间。

    ps:三更之,有点忙,今日上午更章。下午五点左右更2、3章,特此通知,请大家谅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