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89章 天不佑甘宁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“呼!呼!!”

    大风使劲儿的吹,艘艘艨艟熊熊燃烧,使得几十艘艨艟迅变成了六亲不认的火兽,朝甘宁的大船冲去。这天气很怪,本是晴朗的天空,而且风向也是朝吴国水军吹去,现在却骤然大变,使得甘宁作茧自缚,火烧自己。

    甘宁大喝道:“转舵,转舵,立刻改变方向。”

    这刻,甘宁成了昔日的全柔。

    “嗖!!!”

    道劲风呼啸而来,竟是直奔甘宁的。

    甘宁察觉到后,手横江刀挥,直接把射来的弓箭拨开,但接下来的几支弓箭并未射他,而是射了其余的士兵。

    蒋钦迅传令,令所有的士兵转向。

    虽如此,却还是难以扭转局面。

    昔日全柔遇到的情况,现在全部在甘宁的身上出现。

    二十艘战船吃水深,短时间内转不过来,来不及躲避,都被艨艟装上。巨大的力量撞击下,迅飘移的艨艟骤然停下,所有的干草顷刻间抛飞起来,落在战船上。甘草燃烧,士兵跟着成了火人,二十艘战船不多不少的都起火了。

    甘宁见此,心如刀绞。

    他出道以来,纵横大江之上战无不胜。

    然而,今日却因为天气骤变,成了自己给自己挖坑,这样的事情甘宁放不下,心也难以接受。他提着横江刀站在船上,挺胸而立,大吼道:“江东小儿,有本事就杀过来,老子在此候着,你们来多少,老子杀多少。”

    气愤之下,甘宁竟然要和吴军士兵硬拼。

    蒋钦见此情况,心气急。

    二十艘战船起火,纵然吴国大军围而不攻,而且是吴国的所有船都停下来,他们也能捡便宜取得胜利。

    若是甘宁留下,岂不是更惨。

    蒋钦顾不得其他,劝道:“老甘,撤,快撤啊。”

    甘宁大喝道:“公奕,二十艘战船被烧,如何撤?已经撤不了了,数万的大军啊,竟日就要毁于旦。我虽死,也得重创吴国的水军,让他们难以给主公造成威胁。你不用劝我,我已经决定了和孙坚同归于尽。”

    蒋钦脸色肃,大喝道:“甘宁,你这是对自己的不负责,是对所有的士兵不负责,更是对主公的不忠。你是水军都督,若是被杀了,蜀国的水军何在?”

    “天下没有常胜之人,我们不是圣人,不可能不败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败了,却不是败在孙坚之手,是苍天不佑我军!”

    “现在还有机会,撤吧,我们的水军士兵都是精通水性之人,现在跳水逃离还能保存几分力量。旦对方的战舰攻来,他们派出士兵追杀,落水后更容易遭到攻击啊。兴霸,你不能想着自己痛快,就扔下水军不管啊。”

    “死了容易,尽忠也容易,但难的是活着的人啊!”

    蒋钦噼里啪啦的劝说了大通,口水都快要干了。

    见甘宁不为所动,还愣愣的站在原地,蒋钦大喝道:“给我架着大都督,把他扔下水,我们立刻跳水逃遁。”

    蒋钦的武艺不及甘宁,却也是水军的把好手。

    他见机不对,立即下令后撤。

    “扑通!扑通!!!!”

    甘宁被士兵架着,没有反抗,直接从战船上落水了。

    紧接着,蒋钦下令跳水。蒋钦以及其余的士兵全都是跳船落水,他们入水后,并没有立刻往上浮起来,而是憋着气往前游,不断地远离这处地方。甘宁却浮起来,伸出脑袋回头看了眼孙坚的大船,咬咬牙离开了。

    孙坚在战船上,看见甘宁的水军个接着个的跳船,大喝道:“都给老子杀,杀死这些该杀的锦帆贼。”

    甘宁带来了二十艘大型战船,至少有三四万人。

    这么多人在短时间内起跳入江,立刻使得江水上涨,甚至阻断河水流动。

    许多的士兵先后落下,有的士兵甚至于被压在了水底,最终因为憋气而死。甚至于有的士兵落下后撞断了其余士兵的脖子,死状凄惨。总之,所有的士兵蜂拥跳水,死伤的人简直不计取数,无法统计。

    孙坚乘船杀来,不断的冲杀,杀死了所有的水军,不接受任何人投降。

    江水通红,成了片血河。

    这场厮杀持续了近三个时辰,除了少部分的蜀国水军士兵潜水逃走,其余的人全部被杀,没有个人活下来。

    不过,蒋钦、甘宁还是侥幸逃走了,并未被杀死。

    吴国战船上,孙坚心激荡无比,这次终于打了次胜仗。

    虽然借助于突然变化的风向,但天时本就是战争的个因素,这只能说孙坚运气好,甘宁运气背,没有杀死孙坚的能耐。

    “踏!踏!!”

    周瑜走到孙坚身旁,抱拳说道:“主公,按照甘宁的战船进行粗略估计,至少杀了甘宁的水军两万多人,甚至于他们的死伤更多,不可能少。有了这次胜利,甘宁的水军在短时间内是不可能恢复元气了,这是我们江东水军展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孙坚深吸口气,笑说道:“不知道王灿得到消息后,会是什么情况呢?”

    孙策冷笑道:“父王,但愿王灿不会气死。”

    董袭说道:“甘宁和蒋钦率军袭击我军,却遭此大败,若是王灿气愤之下罢免了甘宁和蒋钦,亦或者是直接斩杀甘宁,那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孙坚摇头说道:“董袭啊,王灿不会自毁城墙的。”

    董袭听后,撇撇嘴,却并未说话。

    孙坚并没有给董袭解释,继续说道:“立刻启程,我军尽快赶回吴郡,整饬水军,让水军隔断长江,开始围剿甘宁的水军。”顿了顿,孙坚又吩咐道:“公瑾,甘宁落水逃跑,你派人沿途追杀。能杀死最好,杀不死也要造出声势,让甘宁难以安稳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周瑜抱拳应下,脸上洋溢着笑容。

    这战,总算是扫先前的郁闷,没有悲伤的气氛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距离夏口三十里的处江滩上,甘宁、蒋钦等众士兵全都上岸了。个个士兵躺在地上,静静地平复着急促的呼吸。

    甘宁神色黯然的说道:“公奕,大军遭此惨败,我有何面目见主公啊!”

    他环视周围圈,现上岸的士兵只有百余人,更是心情低沉。

    蒋钦说道:“老甘,我们什么事情没有遇到过,想想以前做水贼的时候,不也时常遇到困难吗?这次大败不是你的过错,也不是我的过错,而是老天的错。天象大变,我们无能为力。现在要做的是收拢沿途的士兵,然后返回江夏,这才是正道理。”

    甘宁深吸口气,说道:“好,收拢士兵,我回去向主公请罪。纵然是死,也得见主公面。”他站起身,走到蒋钦面前,伸手扶起蒋钦。

    所有的士兵走到岸边歇息,半个时辰后,才开始赶路。

    ps:三更之二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