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83章 程普病死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“可恶,甘宁竟然杀我骁将,本王不杀甘宁,如何向死去的儿郎交代。≯ .”

    孙坚大声怒吼,脸上露出沉痛之色。

    他掌拍在案桌上,拍的啪啪作响。甘宁击溃了东吴水军,杀死全柔的消息已经传了过来。并且凌操率领运粮的士兵乘船后撤,最终也被甘宁追上,抢走了大部分的粮食,只剩下艘战船的粮食送到。

    这般惨淡的情况,孙坚难以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鲁肃沉声说道:“主公,蜀国有水军牵制,又有贾诩守城,我军进退不得,难以成功。卑职认为,我军应该后撤。”

    不管如何,鲁肃依旧坚持撤军。

    孙坚摇头说道:“子敬,我已经说了等王灿的大军赶来,再击败王灿,打个漂亮的大帐。若是这时候退回去,岂不是表明我军打不赢王灿。”

    孙策目光闪烁,脸上露出沉思之色。

    他张了张嘴,最终还是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报!!!”

    个士兵迅的跑了进来,抱拳说道:“启禀大王,军士兵的病情开始扩散,今日有三百人病死。”

    石灰灼伤了许多吴军士兵的眼睛,但真正令人担忧的是粪汁。

    粪汁滚沸后,直接烫伤了士兵的皮肤,是的肌肉糜烂。

    现在正值炎夏,伤口很容易恶化,如此来,许多吴军士兵的伤口继续坏死,竟有许多的士兵因无法救治而死。孙坚噌的下从坐席上站起身,背着双手在大帐来回走动,最后问道:“公瑾,今日死伤了三百多士兵,明日可能还会继续,你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周瑜说道:“主公,昔日襄阳也曾经被大水冲刷,酿成了水灾。但王灿处理得当,并没有扩散,我们可以效仿王灿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孙坚问道:“如何处理?”

    周瑜把王灿的办法说了出来,然后说道:“我们和襄阳的情况略有不同,卑职认为死去的士兵不仅要焚烧衣服,尸骨也得全部焚烧,否则容易酿成疫病。”

    孙坚看向孙策,吩咐道:“伯符,你和公瑾负责此事,务必要尽快稳定局面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孙策点头应下,和周瑜起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两人刚走出大帐,却现黄盖急匆匆的跑了进来,而且神情悲恸,眼竟似有泪光闪烁。他看见孙策后,拱手朝孙策揖了礼,便转身离开,继续朝营帐走去。孙策见此,立刻觉得情况有些不对劲儿。

    “公瑾,等等!”

    孙策伸手制止了周瑜,立刻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黄盖跑进去后,扑通声跪在地上,抱拳说道:“主公,德谋不行了,请您立刻去趟,德谋想见您最后面。”

    “轰!!”

    孙坚脑轰然炸响,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。

    程普的伤势有专门的医师诊治,怎么可能突然恶化呢?

    时间,孙坚心乱如麻。

    他顾不得其他的事情,朝黄盖招了招手,朝营地外跑去。孙策看见后,也跟着孙坚而去,朝程普的营帐奔去。

    周瑜没有跟去,独自离开了。

    孙坚、孙策、黄盖来到程普的营帐,看见程普趴在床榻上,后背烂成片,还流淌着黄水。此时的程普,脸色苍白,双眼无神,好像是失去了灵魂。他看见孙坚走进来,突然来了精神,眼也有了光彩,变得灵动起来。

    程普看了孙策眼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孙坚摆手道:“伯符,你出去吧,不用留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孙策闻言,立即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程普打起精神,说道:“主公,把大荣(祖茂字)也找来,我们叙叙旧。”孙策听见程普的话,停顿了片刻,说道:“老将军,我去请祖茂将军。”孙坚、程普、祖茂、黄盖和韩当这几个人感情深厚,亲若兄弟,肯定有许多话要说。

    孙坚安慰道:“德谋,你的病不是大病,肯定会熬过去的。多少刀光剑影我们都走过来了,难道这点小病就把你难倒了吗?”

    程普强自笑,说道:“主公,我的病,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他偏头望着营帐,不多时就见祖茂也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程普见人齐了,才说道:“常言道鸟之将死,其鸣也哀,人之将死,其言也善。末将看不到主公逐鹿原的时刻,却有些担心江东的基业。主公已经年近半百,天比天老了,却没有定下世子,若是哪天主公归去,岂不是让江东内乱吗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程普呼吸变得急促起来。

    他连连喘了几口气,才继续说道:“主公,大公子二十开外,二公子也快要二十了,难道主公还准备拖下去,不立世子吗?”

    换做是其他人这么说,肯定会惹得孙坚大怒。

    然而,程普病重,已经是将死之人,说的话让孙坚潸然泪下。

    程普临死还在担心他的基业,这是他的老兄弟啊!

    孙坚握着程普的手,说道:“德谋,伯符和仲谋各有所长,我时也难以确定。伯符像我,做事刚强勇猛,宁折不弯,而且英勇善战,是员猛将。仲谋心思沉重,说话喜欢说七分,藏三分,他性格阴沉些,虽是君主之才,我却担心他登位后对兄弟不利啊!”

    孙坚表面上粗枝大叶的,却也心如明镜。

    切,他都很清楚。

    尤其是孙策、孙权的优点和缺点,孙坚都清二楚。

    程普说道:“主公,您清楚大公子是将才,是帅才,却不是做君主的料,这就好。二公子性格沉稳,虽然略显阴沉,但个没有城府的君主,肯定难以冷静做事,末将认为二公子更合适,请主公早多打算。”

    孙坚点了点头,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咳咳!!!”

    程普说完后,大声咳嗽,竟然咳得吐血。

    孙坚忙说道:“德谋,你好好休息,定会好的。我们五个人,义公(韩当字)已经走了,你若是也走了,我们又少了人,务必要挺住啊!”

    孙坚神情悲伤,死死地握住程普的手。

    程普说道:“主公,人都有死,无非是早晚而已。末将去了,义公在地下也不会孤单。主公要保重身体,不要意气用事。”他目光看向黄盖和祖茂,说道:“公覆、大荣,我死后只剩下你们两人在主公身边,要辅佐主公,要保护好主公,不要让……。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程普瞪大了眼睛,背上的伤口越来越疼。

    祖茂和黄盖听了后,关切的看着程普,眼露出担忧之色。

    “痛煞我也!”

    程普双眸骤然正大,突然大吼声,身体像是彻底的僵住了。随后,程普双眼往上翻,眼的光彩散去,脑袋歪,失去了气息。

    程普伤口恶化,受了感染,最终无法医治而死。

    孙坚见程普死了,没有大声喊叫,也没有大声嘶吼,只是静静的坐着。良久后,孙坚吩咐道:“大荣、公覆,给德谋准备副好棺材,就地下葬。等我们击败了王灿,再把德谋的坟迁回吴郡,让他在吴郡安歇。”

    说完,孙坚直接转身离开了,他把忧伤埋在了心底。

    程普死,孙坚又折了条臂膀。

    ps:四更完成,终于在吧修改完,上传了,回家吃饭,饿惨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