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81章 甘宁诈败后撤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甘宁回头看着周围的个士兵,问道:“有什么消息了?”

    其人说道:“禀将军,已经探查到吴国运粮的大船,正往江夏而来。≯≯≯ .肥羊来了,我们又可以捞票,让孙坚心痛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甘宁称赞声,眼闪过道精光。孙坚的大军屯在江夏,想拿下江夏郡,所以直都没有退兵。孙坚的倚仗是有大船押送粮食,有大船运送粮草、军械和士兵,只要甘宁截断了江东的运输渠道,孙坚必定阵脚大乱。

    甘宁问道:“有多少运粮船?”

    其人回答道:“甘都督,江东共有十艘大船!”

    十艘??

    甘宁轻声呢喃了声,脸上露出沉思之色。旋即,甘宁开口问道:“江东的大船是顺风而行,还是逆风而行?”几个士兵没想到甘宁会问这个问题,都沉思了片刻。最后,个士兵说道:“都督,江东的船是逆风而行,但江上的风并不大,没什么影响。”

    甘宁沉声道:“不管风的大小如何,只要有风就可以。”

    他大手招,把身后的士兵叫过来,在士兵耳旁低语了几句,然后便有几个士兵跳入江,迅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甘宁大喝声,命令驾船的士兵赶路,消失在江面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滔滔江水,十艘大船缓缓行驶,度不快。

    其,最央的艘大船上,站着名将领,此人顶盔戴甲,手提战刀,在微风站立,显得极为威武。这人名叫凌操,是此次押粮的主官。凌操身旁还站着名校尉,那校尉出生问道:“将军,此番运粮,竟然没有遇到甘宁的水军,真是怪了。”

    凌操看相说话的校尉,问道:“你想遇到吗?”

    “不想,不想!”

    校尉连连摇头,说了两声后,又低声说道:“我军被甘宁逼得这么惨,卑职还是希望遇到甘宁的水军,干他娘的。”

    凌操嘿嘿笑了笑,说道:“这才对嘛,我们要把甘宁打回去!”

    顿了顿,凌操说道:“你就祈祷下,期待甘宁早些来吧。”

    船在江上行,缓缓行驶。

    突然,凌操瞳孔缩,大喝道:“戒备!”命令传达下去,立刻就有士兵用旗语将凌操的命令传达下去,周围的九艘大船看见凌操大船上展示出来的旗语,迅的作出应对。

    远处,道道模糊地影子逐渐的清晰起来。

    入眼处,共有六艘大船。

    每艘大船,上面都打出了‘水军都督甘’的大旗,显然是甘宁率军杀来。

    两军的战船相向而行,甘宁站在船头上,望着远处的九艘大船,冷笑两声,喝道:“拿弓来!”名士兵双手托着弓箭,恭敬的递到甘宁手。甘宁接过强弓,抬手瞄准了凌操所在的位置,挽弓射箭,朝凌**去。

    弓箭脱弦而出,如同流星赶月般飞射。

    “噗!!”

    眨眼间,甘宁的射了凌操身旁的校尉。、

    声惨叫,校尉应声倒下。

    紧接着,又是连续的六支弓箭射来,射死了凌操麾下的六名士兵。凌操盯着甘宁所在的方向,握紧了拳头,眼闪烁着熊熊怒火。

    他看着周围的士兵个接着个的倒下,心如止水。他望着前方逐渐接近的战船,嘴角勾起抹耐人寻味的笑容。等甘宁的大船靠近后,凌操大喝道:“传令,让第到第五艘战加,杀向甘宁。”

    这刻,凌操竟然朗声大笑。

    他哈哈大笑道:“甘宁,你以为我们会没有准备吗?哼,水贼就是水贼,贼性难改。本将早就料定你会领兵劫粮,早就等着你了。”

    凌操的话刚落下,只见行驶出来的五艘大船的甲板上都站满了士兵。这些士藏在船舱里面,等甘宁来袭击后,立刻杀出来。他们躲在船,因为重量原因,也会造成大船吃水,和船押运粮食的效果相差不多,只是有个深浅的问题。

    甘宁伸手指着凌操,大喝道:“凌操,算你狠,老子下次再来。转舵,后撤!”

    他立即后撤,没有点拖泥带水。

    六艘战船全部转向,企图摆脱追上来到五艘东吴大船。

    吴军战船上,凌操脸上露出胸有成竹的神情,看着逃逸的甘宁,露出淡淡的笑容。凌操旁边的名偏将皱眉说道:“将军,这会不会是甘宁的诈败之计呢?很可能是甘宁引诱我们的战船追击,好伏击战船?”

    凌操摇头道:“不可能,甘宁不会诈败的?”

    偏将立即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凌操理直气壮的说道:“主公率领大军围困江夏,使得贾诩和黄祖都陷入了危机,必须要借助甘宁的力量解围。甘宁想解围,唯的办法就劫粮,造成吴国大军粮草匮乏,迫使主公带兵后退。甘宁没有选择的余地,必须劫粮,所以他是真的来劫粮,却没想到我军只有五艘粮船,其余的五艘大船运送的都是士兵。”

    凌操长吸了口气,叹声说道:“甘宁啊甘宁,你终于落在我的手了,看你如何?”

    以凌操为的五艘大船,运送粮草继续行驶,跟在五艘大船后面。

    前方,甘宁率军逃逸。

    但是甘宁率领的六艘大船的度并不快,直被吴国的六艘战船吊在后面,难以摆脱被追击的局面。追逃,大江上的前方是甘宁所在的六艘大船,后方是吴军的五艘大船,形成了道靓丽的风景线,非常壮观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双方的距离逐渐拉近。

    甘宁眉头挑,大喝道:“扔掉船上的石头,立刻加。”

    “哗啦!哗啦!!!”

    六艘战船上不断的抛出块块大石,全都掉落在江水,溅起无数的水花。随着战船的重量减轻,六艘战船吃水的深度逐渐变浅,行驶的度也开始加快起来,将后面跟上来的五艘大船甩开了段距离。

    眼见双方的距离拉开,吴军战船上的员将领大喝道:“加前进。”

    这员将领身材不高,约莫七尺左右,却长得精悍魁梧。此人名叫全柔,是孙坚麾下的员猛将,跟随凌操起出征。凌操负责押送粮草的大船,而全柔则负责五艘装着士兵的战船,专门对付甘宁的偷袭。

    甘宁率领的战船全前进,全柔也下令全前进。

    半途上,甘宁喝大道:“改变行进的阵型,以字长蛇迅前进。”甘宁声令下,以甘宁为的战船成为蛇头,再次加快了度。后面的四艘战船稍微加,跟在甘宁的战船后面,形成了巨蛇的蛇身,最后有艘战船形成蛇尾。

    六艘战船,以字长蛇的阵势前进,显得很怪异。

    全柔的副将看了后,沉声说道:“甘宁摆出字长蛇,是不是有什么诡计啊?”

    全柔说道:“我军的战船全是士兵,兵力胜过甘宁的力量,不惧甘宁。给我加前进,看甘宁能耍出什么花样。”虽说全柔也疑惑甘宁的动作,心更多的则是想击败甘宁。这不仅是全柔个人的想法,更是所有吴国将士的想法。

    众将士听见全柔的话,没有阻拦,继续追击。

    ps:四更之二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