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79章 贾诩的防守办法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孙坚挥师南下,和黄盖、程普的大军汇合,终于消除了粮食的困境。>>  <.﹤﹤1<ZW.

    只是,两军汇合后仍然没有拿下江夏。

    黄祖屯兵江夏,扼守要道,让孙坚很难受,而且黄祖在贾诩的劝说下已经归顺了王灿,成为蜀国的官员。甘宁支援黄祖,江夏的局面立刻生变化,不过甘宁率领的水军和步军兵力有限,防守江夏有余,却难以进攻。

    江夏的战事胶着则,局面还没有打开。

    这对于孙坚来说,是不利的,所以孙坚起了猛烈的攻击。

    江夏城外,战鼓擂动,号角长鸣。

    黑压压的士兵如同人潮般朝前方的城楼冲去,显得无比的亢奋和激动。其,黄盖和程普都是身先士卒,不顾自身的安危率领士兵攻城。两人没有跟随孙坚去襄阳,却也知道了韩当被杀、祖茂重伤的消息。

    这切,都是王灿造成的。

    如今黄祖归顺了王灿,已经是蜀国的人。黄盖和程普满腹怨气,都想着破掉江夏,杀死黄祖,为死去的韩当报仇。

    大军冲杀,给江夏造成了巨大的压力。

    城楼上,黄祖顶盔戴甲,来回奔跑,不停地指挥着士兵御敌。

    贾诩从容的站在城楼上,里面穿着套黑色的铠甲,外面罩着件青色长衫,并未来回的跑动。虽说黄祖很活跃,却都是执行贾诩的命令,把他自己当做了贾诩的下属。黄祖知道贾诩和甘宁的分量,也乐于为贾诩办事。

    只是,黄祖心还是有些担忧。

    孙坚大军围城,江夏又没有援军,虽然暂时没问题,长此下去肯定有危险。黄祖跑到贾诩身旁,略微忐忑的说道:“军师,吴军连日攻城,城士兵的损失越来越大,恐怕难以支持下去,得早作打算啊!”

    贾诩轻声问道:“太守大人,你想弃城逃跑吗?”

    “铿锵!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周泰握住刀柄往上提,抹冷厉的刀光乍现。

    周泰原本和甘宁起,在江上牵制江东水军。但贾诩如江夏,必须要有人保护贾诩的安全,所以周泰就直跟在贾诩身旁。

    黄祖看了眼平静的贾诩,觉得头皮麻。

    他还没说,眼前的人就已经猜出了结果。黄祖见吴军攻势不减,心的确是有些害怕了,而且黄祖也很害怕被孙坚捉住。当年刘表派人截杀孙坚,是黄祖亲自出手的,而且险些杀死了孙坚,这件事情黄祖还没忘。

    黄祖害怕被孙坚诛杀,才有了遁逃的心思。

    贾诩沉声说道:“太守大人,江夏城池坚固,又有精兵把守,而且城还有无数的粮食和军械,还有无数的百姓,你真的想逃走吗?”

    “不愿,不愿!”

    黄祖心想离开,口却连连说不愿意。

    贾诩笑了笑,不急不缓的说道:“告诉你个消息,主公已经平定了荆北,现在正率军往江夏赶来。只要你成功的守住了江夏,就是大功件。”

    黄祖眼睛亮,脸上也露出欣喜之色。

    没想到,蜀军都已经南下了。

    贾诩瞥了黄祖眼,说道:“现在风向朝城外吴军吹去,可以用石灰粉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这就去准备。”

    黄祖听着贾诩淡淡的吩咐,喜滋滋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他也感到害怕,因为石灰粉洒在眼睛,很容易灼伤眼睛,再加上现在的风向是吹向吴军的方向,旦石灰粉抛出去,对城外的吴军绝对是个大打击。黄祖跟着贾诩做事,越是接触贾诩,就越觉得贾诩深不可测,甚至于很畏惧贾诩。

    石灰粉最早记载于《神农本草经》,详细的说明了石灰粉的功用,而且可以治病。

    贾诩测定了风向是朝着城外吴军吹去,而不是吹响城内的,才敢下令用。否则旦风向改变,受伤的就是自己的人。

    攻城还在继续,无数的吴军不停地往城楼上冲来。

    黄祖安排士兵将准备好的石灰粉朝城外抛出去,顷刻间就白烟弥漫,四处都弥漫着石灰粉的味道。风向是朝城外吹的,石灰粉被风吹,不断地往外飘,迅扩大了面积,把所有攻城的吴军士兵笼罩在其。

    石灰入眼,吴军士兵立刻响起接连不断地惨叫声。

    “我的眼睛,疼,疼!”

    “狗娘养的,竟然是石灰粉,痛啊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城楼下,阵阵嘶吼声传出。

    无数的士兵大声惨叫,凄惨无比。其多数的士兵不了解该怎么解救,而且目前在工程,也没有解救的办法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许多士兵还用力的揉搓眼睛,更让眼睛受到伤害。

    云梯上弓着背低着头往上攀爬的士兵没事,还在继续往上爬。但抬头向上看的士兵眼进了石灰,疼痛之下,直接从云梯上落下,摔在地上七窍流血。

    贾诩仅仅用石灰防守,就让吴军攻城的步骤大乱。

    天时、地利,再加上人为的谋划,太凶残了。

    程普和黄盖身先士卒,是老江湖,在石灰洒下来的瞬间,两人就知道不会有好事,所以直接低头埋下,才没有受伤。

    孙坚看着受伤的士兵,眼闪烁着熊熊怒火。

    毒辣,贾诩太毒了。

    士兵的眼睛被灼伤后,几乎难以救治。

    孙坚心这么想,黄祖和贾诩却不会有任何的同情心。战争厮杀,本就是死人的事情,谁若是同情对方,倒霉的最终肯定是自己。

    黄祖跑到贾诩面前,问道:“军师,接下来怎么办?”

    贾诩平淡的说道:“将烧沸的粪汁倾倒下去。”

    语依旧不急不缓,语调也平淡无奇,但黄祖的腰却微微躬着,不再是挺直的。他站在贾诩的旁边,就不自觉的感到了股冷意。

    黄祖抱拳说道:“军师,末将这就去办。”

    说话时,黄祖的语气已经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他得到命令后,在城楼上来回奔跑,下令把城楼上煮沸的粪汁全都倾倒了下去。这些粪汁都是污秽至极的东西,煮沸后城楼上都有了股恶臭的味道,被守城的士兵倒下后,粪汁如同天河倾泻,形成道恐怖的景象。

    “啊!!!”

    惨叫声,直冲云霄。

    眼睛刚受伤的士兵还没恢复过来,又被滚烫的粪汁溅在身上,肌肤立刻红肿甚至于冒起了水泡。那些被粪汁兜头淋到的士兵,更是凄惨,倒在地上不停的翻滚嚎叫。这些士兵甚至想立刻昏过去,可撕心裂肺的疼痛让他们直清醒着。

    城楼下,到处都是翻滚嚎叫的士兵。

    除了冲上城楼的吴军士兵,几乎很少有士兵还在爬云梯。

    所有的吴军士兵,都畏惧害怕了。

    其部分士兵在不自觉的慢慢后撤,已经不敢靠近城墙。孙坚看见前方的情况,嘴角抽搐,眼也闪烁着畏惧之色。

    “鸣金,收兵!”

    最终,孙坚选择了撤军。

    现在仅仅是石灰粉和滚沸的粪汁就造成了巨大的影响,别说后续的手段。孙坚迫于无奈,只能选择后撤。

    此时,孙坚心升起强烈的无力感。

    攻打江夏,真难啊!

    ps:三更之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