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78章 甘宁来信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魏延和王灿策马对冲,接近后策马停下。> ≧≯ .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突兀的,声惨叫响起。

    魏延被王灿攻击,身体就像是断线的风筝,失去了束缚后,直接从战马上飞了出去,在空划过道狐仙,最后砰的声落在地上。紧接着,长刀也哐当声落在地上,刀刃上已经有了个明显的缺口,是被王灿刀砍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咳!咳!”

    魏延躺在地上,忍不住咳嗽了两声,身体也在不停地颤抖。

    这变化,令守城的士兵集体失语。

    魏延在义阳县守军的眼是无敌的,但魏延和王灿较量,仅仅是招,魏延就被王灿击败了。拥有这样的力量,还是人吗?

    先前庞德和魏延交手,庞德以伤换命才有机会杀死魏延,王灿却刀把魏延劈得从战马上落在地上。这样强横的力量,简直世所罕见,更可怕的是王灿身材颀长,看上去温尔雅,像是个儒士,但身体里面却藏着恐怖如斯的力量,让守城的士兵觉得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难道是天神下凡吗?

    这刻,城楼上的守军士兵心情复杂,眼闪烁着各种各样的念头。

    王灿看着躺在地上的魏延,并没有下马。魏延这样的人有傲骨,不需要任何人的怜悯。你同情他,反而让他的自尊受到打击。

    魏延躺在地上,回味着刚才的击。

    他挥刀格挡,当两柄刀碰撞的刹那,魏延的双臂就遇到了股磅礴的力量。巨大的力量冲击下,他甚至没来得及反应过来,直接被撞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魏延看着王灿,眼露出佩服的神色。

    强者不论在哪里,都受人尊敬。

    他颤颤巍巍的站起身,昂挺胸的站在王灿跟前,然后伸手撩起衣甲,扑通声跪在了地上。旋即,魏延身体俯伏在地上,以头磕地,大声说道;“末将魏延,拜见主公!末将归顺主公后,若有二心必遭天弃,受万箭穿心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誓言,已经是死心塌地的归顺。

    王灿心欢喜,这才下马,三两步走到魏延身旁,托起魏延,笑说道:“我得长,又得大将。我封你为破虏将军,随我征伐江东。”

    刚归顺,就得到了重用。

    魏延摇头说道:“末将刚归顺主公,寸功未立,何德何能担任将军之职。请主公任命末将为讨虏校尉,等征伐江东过后,末将会凭借战功取得将军之职。”

    王灿哈哈笑,立刻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魏延站在王灿旁边,脸上也露出欣喜之色。

    他挑战王灿,最主要的目的是试试王灿,试探下王灿有没有胆量迎战,只要王灿有胆量接受挑战,就已经达到了魏延的要求。然而,出乎意料的是魏延没想到王灿竟然这么厉害,刀就把他干掉了。

    典韦、庞德、张秀等人走了上来,脸上也露出欣喜的表情。

    庞德笑说道:“魏兄弟,你敢挑战主公,有胆量。”

    魏延挠了挠头,说道:“无知者无畏,我不知道主公的武艺,才敢出言挑战。若是知道主公有万夫莫敌之勇,肯定是不敢挑战的,主公的力量太强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时,魏延摊开双手,手掌上还有着血迹。

    两柄刀的碰撞,魏延的虎口被撕裂,受到了重创。

    王灿笑了笑,挥手说道:“走,我们率领大军入城。这次我就反客为主,在县府上给长设宴,庆贺长归顺蜀国。”

    众人,高高兴兴的朝城行去。

    城楼上的士兵都在高声欢呼,庆贺事情圆满得到解决。

    县府,大厅。

    王灿坐在主位上,案桌上摆满了酒食。有王灿带头,再有典韦这个酒坛子助兴,众人都是喝得尽兴,笑得欢乐,非常高兴。

    最后,宾主尽欢。

    王灿喝多了酒,早早的回卧房休息。

    深夜,子丑之交,史阿急匆匆来到王灿的房门外,叩响了房门,说道:“主公,我是史阿,有急事禀报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,屋子内点亮了油灯。

    王灿披着件锦袍,喊道:“进来!”

    史阿推开门进入屋子后,恭敬的拱手朝王灿揖了礼,说道:“主公,贾军师和甘都督传信回来,请主公阅览。”史阿伸手从袖口取出张细长的小纸条,上面记载了贾诩和甘宁述说的事情,是关于孙坚的。

    史阿问道:“主公,江夏出了事情吗?”

    王灿点头说道:“的确是江夏的事情,不过我们目前占据了定的优势。信上说贾诩已经劝降了江夏太守黄祖,成功的劝说黄祖归顺蜀国。不过甘宁的水军虽强,麾下的兵力却略显不足,无法和孙坚率领的大军交锋,故而请我们挥师南下,退走孙坚。”

    史阿大喜道:“恭喜主公,有了江夏郡,江东也指日可待。”

    王灿笑道:“你去安排,让负责后勤的士兵寅时开饭,然后大军启程南下。”顿了顿,王灿又吩咐道:“把魏延找来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史阿抱拳应下,转身去执行命令。

    盏茶时间,魏延急匆匆的来到屋子,朝王灿抱拳见礼。

    魏延酒喝得多,虽然现在酒醒了,身上还是有股酒味儿。他撩起衣袍坐下,问道:“主公,您找末将来,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找你来,是和你谈谈义阳县县令的问题?”

    魏延想也不想,立刻回答道:“主公,末将认为魏泰可以接任县令职!”

    王灿问道:“魏泰是谁?”

    魏延严肃的说道:“魏泰是义阳县的本地人,也是末将的远亲。”

    王灿哦了声,脸上露出沉思之色。

    魏延坐直了身体,正色道:“主公,魏泰虽然是末将的远亲,末将却知道举贤不避亲的道理。末将担任县令期间,只管练兵、募兵的事情,从不处理义阳县的政事,所有的政事都是由魏泰人处理的,由魏泰担任县令,完全可以。”

    王灿听了后,说道:“就依你的建议,让魏泰担任义阳县的县令。”

    魏延神情喜,心也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诚然,魏泰有足够的才华担任义阳县的县令,可天下之大,能胜任义阳县县令的人不计其数,不多魏泰人,也不少魏泰人。

    王灿用魏泰为县令,是为了让魏延安心。

    王灿继续说道:“刚才我接到甘宁传来的信件,催促我军南下,所以天亮后大军就会起程赶往江夏。你离开了,麾下的精兵也要带走,你去给他们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魏延抱拳说道:“他们早就盼望着沙场立功,肯定会去的。”

    王灿嗯了声,摆手让魏延离开了。

    荆北平定,接下来就是荆南的问题。荆南的重点在于江夏郡,这处地方对孙坚和王灿都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,必须掌握在手。

    时间流逝,王灿吃过了早饭,率领大军启程。

    数万士兵南下,立刻前往江夏郡。

    南阳郡的事情都已经进入了正轨,不需要王灿亲自插手。接下来,只需要张辽梳理,南阳郡的事情很快就能稳定下来。

    ps:三更完成,收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