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77章 魏延要挑战王灿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魏延目光如电,眼充斥着沸腾的战意。≥ > ≤.≦﹤1≤Z<W<.<

    不论胜败,只求战。

    同样的,庞德也抛却了心其他的想法,所有的心思都集到这战上面。刚开始的时候周围的声音令他热血沸腾,现在好似切都平静了,只剩下两个人。

    所有的焦点,都聚集在庞德和魏延身上。

    两人的精气神,都已经到了巅峰状态,都集到这战当。

    “驾!!”

    庞德和魏延同时大喝,立刻策马冲锋。

    眨眼工夫,两人便相遇了。

    烈日下,两道银白色的刀光在空闪即逝。旋即,庞德和魏延都已经错开了,两人拨转马头,相对而立。

    庞德骑在马上,神情波澜不惊,好似切都在掌握。

    “嚓咔!!”

    庞德胸前的铠甲出清脆的声音,上面迸裂出条半尺长的口子。刀刃仅仅是划破了铠甲,并未伤到血肉,甚至于连庞德的内衣都没有划破。单从这点看,足以证明魏延的刀法娴熟精湛,妙到毫巅。

    魏延看着庞德,脸上露出欢喜的笑容。

    看情况,他已经取得了胜利。

    下刻,魏延脸色大变,因为头盔上的红缨掉落了下来,落在马背上。

    两人比拼较量,魏延刀划破庞德的铠甲。即使加大力量也只能重伤庞德,想要刀杀死庞德近乎不可能。相反,庞德刀把魏延的头盔削掉,而且魏延没有点感觉,这已经很恐怖了。若是庞德刀锋往下点,魏延的脑袋就要搬家了。

    终究,还是庞德胜了筹。

    魏延赢得起,也输得起,抱拳说道:“庞兄,你赢了!”

    庞德淡然笑,抱拳回答道:“承让!”

    顿了顿,庞德又说道:“魏延兄弟,主公是当世明主,韬武略,值得你效忠,我很期待与你共事。”话音落下,庞德已经拨转马头,迅的跑回阵。蜀军的士兵们见庞德取得了胜利,纷纷举刀庆贺,非常兴奋。

    城楼上的守军沉默下来,但他们同样敬重魏延。

    即使不敌,魏延也敢提刀拼杀。

    这,才是真爷们儿。

    王灿看向魏延,喝道:“魏延,你被我麾下大将所败,可愿意归顺?”

    魏延目光看向王灿,表情骤然严肃起来。他抡转长刀,刀柄的末端砰的声插在地上,喝道:“蜀王,你麾下的大将虽然取胜,却不是你取胜。若是你敢和我战,不论胜负我都死心塌地的归顺。但若是你被我杀了,别怪我心狠手辣。”

    言语,透出无尽的强势。

    魏延住在义阳县,知道王灿的名声,也知道王灿舌战刘表的武重臣。然而,魏延对于王灿的情况却不怎么了解。

    就像是孙策样,两人都碍于消息闭塞,不知道王灿的具体情况。

    后世有络,哪个位置生了丁点事情,可以搞得全国皆知。

    三国这样的时代消息闭塞,多数百姓通过口口相传,知道王灿的大概事迹,详细的情况却难以摸清楚。况且和王灿动手的人,被杀了的人不可能说出来,没有被杀的人也不会主动宣传自己被王灿打败了,王灿也不会到处宣传他武艺高强。

    如此来,王灿的底细只有典韦等老将知晓,外人无从得知。

    魏延仗着身武艺,大言不惭的恐吓王灿。他心想王灿若是真的敢迎战,就得冒着被杀的危险,涉及个人的安危,王灿恐怕要仔细考虑,是命更重要,还是其他。

    魏延目光灼灼的盯着王灿,嘴角勾起抹笑容。

    庞德是武将,王灿总不会如此吧。

    王灿听后,脸上露出了耐人寻味的笑容。不仅如此,张绣、典韦、庞德等人都是如此,庞德甚至微微摇头,替魏延感到悲哀。

    挑什么人不好,竟然挑选王灿,这不是找虐吗?

    孙策能击败庞德,王灿能刀重创孙策,足以看出王灿的实力。

    魏延距离王灿的距离还有些远,虽然传过来的声音听见,脸上的表情却模糊不清,无法看清楚王灿、典韦、庞德等人的情况。见王灿不说话,魏延摆手说道:“蜀王,若是不敢应战,你直接退回去吧,我宁死也不会归顺你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王灿朗声大笑,说道:“魏延,本王是再考虑你和庞德战,体力消耗过大,精神疲惫,即使打败你也胜之不武。这样好了,我们明日再战。”

    “噗嗤!!”

    魏延咧开嘴笑了笑,好像听见了捧腹大笑的笑话。

    他抡起长刀指向王灿,大喝道:“蜀王,纵然刚才消耗了不少的体力,对付你不过是眨眼工夫的事情,来吧!”

    他昂着头,眼闪过轻蔑的神情。

    王灿虽然身材颀长,长得却不是无法三粗,也没有庞德、典韦那种身为武将的锋芒毕露的气息,这更让魏延不把王灿放在眼。

    事实上,王灿也不可能不像典韦、庞德那样。

    试想下,若是王灿召集麾下武大臣议事的时候,透出凶戾的煞气,给人种冰山的感觉,肯定是不好的。居高位者,当沉心静气,当喜怒不于形色,所以王灿不可能像典韦、庞德、张绣他们那样的锋芒毕露。

    基于如此,魏延觉得胜算十足。

    王灿想了想,最后说道:“魏延,我不占你便宜,先让你休息半个时辰,养好精神。等你休息好了,再战不迟。”

    魏延听后,没有推辞,直接点头应下。

    时间转瞬即逝,半个时辰悄然溜走。

    魏延站起身,提着丈两寸的长刀,麻利的翻身上马,大声后道:“蜀王,尽管放马过来,让我看看大名鼎鼎的蜀王有什么底气敢上阵厮杀。”

    庞德听了后,脸上露出怜悯的神情。

    叫得越凶,结果越悲惨。

    王灿嘿嘿冷笑两声,铿锵声拔出六尺长的龙雀刀。刀刃在空偏转,阳光照射在光滑如镜的刀刃上,立刻反射出刺眼的光芒。光线对着魏延的视线,让魏延眨了眨眼,觉得有些刺眼。他恢复过来的时候,王灿已经策马冲锋了。

    “喝!!!”

    王灿低吼声,手的龙雀刀抡起后,迅猛霸道的劈下。

    刀光落下,银白色的光芒像是银河倒卷,又像是湍急奔流的瀑布从万里之上冲下,带着往无前的气势,蛮横霸道。

    魏延抡刀抵挡,感觉王灿的刀比庞德更凶猛。

    那感觉,好像是不管前方有什么东西挡住了龙雀刀的去路,都会被摧枯拉朽的破掉。刀之威,如同远古凶兽,霸道凶狠。

    这刻,魏延知道轻敌了。

    ps:三更之二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