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76章 一个人,一个团队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庞德虎目精光闪烁,策马迎了上去。> ≯≯ <.≤≦1<ZW.

    他提着大刀往前冲,刀尖朝下,刀刃朝外,锋利的刀刃由下往上撩起。这刀若是削了魏延,肯定是开肠破肚。

    魏延察觉到庞德的想法,丈二的长刀迅劈下,蛮横的撞开了庞德的大刀。

    “庞德,看刀!”

    魏延撞开庞德大刀的瞬间,顺势举起,旋即劈向庞德。

    刀光如匹练,刀锋带着凌厉锋锐的气势朝庞德而去。魏延的刀长丈两寸,控制的范围很大,完全把庞德笼罩在其,让庞德不能躲避。

    硬拼!

    魏延存了和庞德硬拼的心思,想以最快的度把庞德挫败。

    庞德哼了声,不躲不避,没有逃避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庞德喉咙出阵低吼,似乎是狂狮怒吼。他悍然挥刀,直接迎了上去。丈长的大刀化作道银白色的流光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撞向魏延的长刀。

    刀锋斩出,往无前。

    “铛!”

    兵器碰撞,撞击在起的刀刃都是火星闪耀,摩擦出令人耳膜难受的呲呲声。庞德和魏延身体晃,承受了巨大的力量,胯下的战马也是如此,都是大声嘶鸣。魏延的长刀在空划过,好像把倾泻的力量甩掉般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魏延的战马也连连后退了四步。

    庞德也相差不多,骑马往后退了三步半多点,比魏延稍好点。

    魏延挥刀和庞德硬拼,正庞德的下怀。

    王灿没有率领大军攻打义阳县县城的想法,也没有和魏延打消耗战的想法,而是想着收服魏延,庞德就只能在比武展现自己。

    两军斗将,庞德在所有士兵的面前厮杀,这是大机遇,也是大风险。军历来都是强者为尊,士兵们只认强者。庞德击败魏延,就是万人敬仰的强者,失败则是败军之将,没人会同情庞德。所以庞德必须击败魏延,必须取胜,从而证明自己。

    这刻,庞德心战意彻底被点燃了,热血沸腾。

    他只能胜,不能败。

    “再来!”

    庞德目光死死的锁定了魏延,他双腿踢马腹,胯下的战马嘶鸣声,撒开四蹄,如同离弦之箭飞奔了出去。

    魏延不躲不避,咬紧牙关和庞德硬拼了计。

    两人硬拼,半斤两。庞德略微有丝优势,但是这点优势暂时不可能无限的扩大,需要长时间的交手,才能点点的逐渐积累起来。就目前而言,庞德和魏延刚刚交手,庞德想迅的解决魏延,显然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“庞德,算你厉害。”

    魏延眼珠子转,打马便走。

    他拨转马头后撤的时候,身体微微向后偏转,打量着庞德的动静。同时,魏延手的长刀倒拖在地上,摆出战败的姿势,但是却和庞德斩杀韩当的姿势模样。

    这样的招式,只能是敌将轻敌,才能诈败取胜。

    否则,切都是白搭。

    庞德盯着魏延后撤的姿势,以及魏延匆忙间喊话,立刻拉住马缰停下来,戏谑的看着魏延,大笑道:“魏延,你也是武艺精湛之人,尤其是我们都是用刀的人,小小的拖刀计岂能瞒过我的眼睛,要战便战,耍什么阴谋诡计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庞德朗声大笑。

    王灿见庞德逞威,脸上也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魏延还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,初出茅庐,骨子里高傲无比,而且性格桀骜不驯。这种情况正好需要个人强力的人压制魏延,让他明白天外有人。

    “将军威武!”

    张绣心思转,提枪大声咆哮。

    顷刻间,周围的士兵也大吼‘将军威武’。士兵的吼声像是水塘扩散的波纹,圈圈的往外扩散。

    仅仅是片刻时间,消息就已经全部扩散开了,所有的蜀军士兵都听到了呐喊声。五六万人的蜀军士兵竭力大吼,没有点保留,吼声从凌乱逐渐的变成整齐划后,简直是撼天动地,充斥着股万夫莫敌的气势。

    苍穹为之变色,大地为之震撼。

    吼声越来越大,蜀军的气势越来越强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庞德的战意也越来越强。此时的庞德,热血沸腾,觉得他自己已经到达了武艺的巅峰状态,比他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的强悍。庞德明白他打不赢王灿和典韦,可他现在却有了挑战王灿或者是典韦想法。

    由此,也能看出庞德的内心状态。

    无畏无惧,勇猛无敌。

    庞德的精神,随着所有蜀军士兵的吼声向上升华了,和所有士兵的气势同步,如同狂风骤雨般霸道强势,把魏延死死的压在下面。前刻,庞德认为魏延是个劲敌,现在却认为挥刀可胜,只需要刀就能击败魏延。

    义阳县的城楼上,所有守军士兵都愣住了,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。

    那无敌的气势,让他们感到了畏惧。

    魏延骑马停下来,转身看着庞德,脸上的表情变幻不定。魏延心的想法无疑是极为复杂的,他施展拖刀计的目的是想短时间内扭转局面,举击溃庞德,却没想到庞德的席话引燃了所有蜀军的激情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庞德都变得如此可怕。

    魏延面对庞德,心突然升起难以战胜的念头。

    他面对的不是庞德个人,而是千千万万个士兵凝聚起来的气势。这就像是路上有座山拦路,要翻山才能赶路,但山是万丈高山,抬头看不到任何景象,只有飘荡的云彩和几只飞鸟,让人心升起无以为继的念头。

    魏延的心,便是如此。

    庞德没有退步海阔天空的想法,立即大吼道:“魏延,可敢战?”

    长刀指向魏延,透出浩瀚无敌的气势。

    魏延嘴角微微抽搐,心憋得难受,因为他陷入了两难的境地。魏延明白若是上前战,必败无疑。若是退后,这件事就直留在心,以后更加难以击败庞德。片刻后,魏延大喝道:“老子天不怕,地不怕,有何惧之?”

    “战便战!”

    魏延抡起长刀,指向了庞德。

    这刻,城楼上所有的守军士兵都松了口气,这才是他们的将军。

    然而,他们的神经又绷紧了起来,为魏延而担心。

    “咚!咚!!!”

    城楼上忽然想起了震耳欲聋的战鼓声,守城的将士抡起鼓槌,敲响了战鼓。个个将士都用尽吃奶的力量敲打着,用他们自己的方式为魏延助威。魏延感受到士兵们的期望和期盼,沉心静气,整个人的气势也开始不断地攀升。

    这是魏延的心理反应,很真切。

    切,都是因为他的身后有支持他的人。

    他可以败给庞德,却不能输人。

    庞德赞赏的看了魏延眼,大喝道:“魏延,你能迎战,便是铮铮男儿,不是贪生怕死的人。不管胜负,我认你这个朋友。”

    魏延哈哈大笑,说道:“好,你我倾力战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,在这时候产生了惺惺相惜的感情。这也是魏延能拼命,敢在关键时刻迎上去,若是魏延直接认输,庞德心里面瞧不起魏延,也就不会有这番话了。

    切,都是魏延自己的选择。

    ps:三更之;自恋下,这章我有感觉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