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73章 义阳县魏延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舞阴县县府,大厅。≧ ≤.≤﹤1≦Z≦W≤.<

    王灿坐在上方,下方坐着张辽、庞德和张绣等人。

    张辽脸上满是笑容,抱拳说道:“主公,您若是晚来天时间,恐怕舞阴县就是曹操的腹之物了。”张辽率领百姓和士兵挡住了曹操,却没有自信能直挡住曹操。

    王灿摇头道:“曹操粮草不济,难以长久攻打。”

    庞德说道:“主公,曹操退回豫州,舞阴县也拿下了,我们返回襄阳吗?”

    王灿摇头道:“暂时不回去,还有事情没完成。”

    “请主公示下!”张绣抱拳问道。

    王灿微微颔,语不快不慢的说道:“就目前而言,我军有襄阳以及襄阳北面的疆土,但是东面、南面却还有许多郡县没有上表归顺。我带兵北上,就先把荆州北面的县城拿下,再来平定南方的各个郡县。”

    目光转,王灿吩咐道:“来人,拿副地图来。”

    片刻后,名士兵拿着地图走进来,恭敬地摆放在王灿的案桌上,然后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王灿凝视地图,说道:“舞阴县处在荆州的东北方向,北方有叶县、堵阳县,南方有比阳县、平氏县、义阳县,往西则是新野、博望等地。新野、博望这些地方都在襄阳附近,我率军北上的时候,他们已经望风归附。剩下来的,就是叶县、堵阳县、义阳县等地,这些县令还在观望,所以要把他们全都换掉,让我军的官担任。”

    张辽抱拳说道:“主公,这些都是南阳郡的疆土,末将义不容辞。”

    张辽是南阳郡太守,守着荆州北面门户,非常重要。此前南阳郡直和荆州单独分离开来,导致张辽掌握的南阳郡并不完整。刘表死了,王灿掌控襄阳,现在要做的就是把保持立的县城全都拉到手。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远,你派人快马加鞭前往各县,传达我的命令,让他们在两日之内赶到来舞阴县,若是不从的人,我将率领大军攻伐。”

    “诺!!”

    张辽抱拳应下,脸上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义阳县,县府大厅。

    大厅正方上,坐着个青年。此人身材高大,虎背熊腰,双眼神采奕奕,表情冷肃,给人种桀骜不驯的感觉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下方的官武将却谦卑恭敬,眼还露出崇敬的神情。

    此人名叫魏延,是义阳县的本地人,执掌义阳县的军政大权。虽然魏延明面上是刘表的部下,却听调不听宣,从不去襄阳面见刘表。

    大厅左侧,名年官抱拳说道:“大人,蜀王派人来催,怎么办呢?”

    这人名叫魏泰,是魏延的同宗。

    魏延听了后,昂着头,大声说道:“我就在义阳县呆着,王灿若是有本事来攻,拿下了义阳县,我再归顺也不迟。若是王灿拿不下义阳县,甭搭理他。”

    魏泰接着说道:“大人,王灿名震九州,是当世明主,而且王灿已经拿下襄阳,正在逐步的控制荆州。他招降各县的县令,您也可以借此机会成为蜀王的下属啊!”

    魏延不屑的说道:“我要建功立业,自然去征战沙场,岂能靠投降获得富贵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魏延大骂道:“魏泰,当初你怎么说刘表的,说他是名震天下的名士,是什么狗屁‘骏之’,还是什么刘氏宗亲。老子听了你的话,见了刘表老儿面,结果却碰了鼻子灰,当着芝麻大小的县令,你说你的话可靠吗?”

    魏泰脸苦笑,脸上露出尴尬之色。

    他看向大厅另外的人,让其余的人劝说。

    旋即,又有名官劝说道:“大人,王灿的名声是靠战战打出来的,和刘表不样。曹操和孙坚起攻打襄阳,却被王灿退走,由此看来王灿也不是浪得虚名之辈。”

    此人名叫张恒,是义阳县的主簿。

    魏延大袖拂道:“别劝说了,我意已决。”

    魏泰和张恒都知道魏延的牛脾气,下了决心后九匹马都拉不回来。他们若是唧唧哇哇的劝说,肯定被魏延顿臭骂。至于魏延麾下的武将,没有丝毫的畏惧,反而露出兴奋的神情,摩拳擦掌准备再战。

    魏延眉头挑,问道:“魏泰,王灿派来传信的士兵还在城吗?”

    魏泰说道:“士兵还在驿馆等候答复。”

    魏延嘿嘿笑,乐呵呵的说道:“好,在驿馆就好。”

    他噌的下站起身,不急不缓的说道:“魏泰、张恒,你们留在县衙处理政事,不要给我添乱。其余众将,随我去看看蜀军士兵有多威武。”

    魏泰心大急,忙道:“大人,您可不能乱来啊。”

    他和魏延是同宗远亲,关系较好。尤其是魏泰熟知魏延的性格,这厮骨子里桀骜不驯,天不怕地不怕,很可能要乱来。

    魏延随意的说道:“你放心,我不会让他残肢断臂,就让他带句话而已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魏延哈哈大笑,带着几个将领出了县府,直奔蜀军士兵所在的驿馆而去。行人骑马飞奔,半刻钟就到了驿馆。

    驿馆的小官认识魏延,赶忙前来见礼。

    魏延问道:“我问你,蜀军传信的士兵在何处歇息?”

    负责驿馆的小官回答道:“大人,蜀王使节在二楼天字号房间歇息。”说完后,小官还仔细的打量了魏延番。开始他以为魏延急匆匆的赶来是为了迎接蜀王使节,但看见魏延双目含煞,脸上露出戏谑的神情,心咯噔下。

    显然,县令大人不是来接人的。

    驿馆的官员官职不大,却知道蜀军名震天下,蜀王平定襄阳,已经无法阻挡。若是魏延去羞-辱蜀王派来的使节,岂不是……

    驿馆的官员想了想,立刻有种压抑得无法呼吸的感觉。魏延却不管驿馆官员的心思,朝蜀军传信兵所在的房间行去。

    “蹬!蹬!蹬!!!!”

    魏延大步走上去,来到蜀军士兵的门前,看向身旁的部将,问道:“是这里吧?”

    几个部将点头说道:“大人,是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魏延抬脚就踹了上去,房屋的房门被撞击后,立刻崩塌在地上。他嘿嘿笑,背负着双手大步走了进去,沉声问道:“你是王灿派来的人?”

    士兵被眼前的场景弄得有些惊愕,但还是迅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抬头看着魏延,士兵也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他点点头,不急不缓的说道:“我是蜀王派来传信的人,阁下是谁,有何意图?”

    魏延见蜀军士兵没有失态,赞赏的看了士兵眼,然后理直气壮的说道;“我是义阳县的县令,你回去告诉王灿,他若是有本事拿下义阳县,本县令心甘情愿的归顺,愿意成为王灿的马前卒。若是没有能耐,该干啥干啥去,别来打扰我。”

    蜀军士兵闻言,惊愕的看了眼魏延。

    眼前的人,太嚣张了!

    士兵深吸口气,没有争辩,不卑不亢的抱拳道:“县令放心,你说的话我会字不漏的禀报我家大王,希望您能守住义阳县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士兵抱拳道:“告辞!”

    他转身离开,没做停留。

    士兵转身离开驿馆的时候,心也有些忐忑不安。眼前的人嚣张狂妄,桀骜无礼,若是痛打他顿,士兵也只能白挨了。

    魏延赞赏的看了士兵眼,没有阻拦。

    蜀军士兵只是传信的人,没有必要阻拦,若是波及士兵,就显得恃强凌弱了。

    ps:三更之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