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71章 得道者多助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舞阴县,县城外。≧ ≧ .

    黑压压的大军列阵而立,整齐的队伍透出霸道而雄壮的气息。烈日下,明晃晃的钢刀在半空微微晃动着,透出令人心悸的杀气。

    “杀!杀!……”

    城外的士兵昂着脖子,竭力嘶吼,眼充斥着嗜血的光芒。

    军缺粮,这是魏军人所共知的事情。

    曹操攻打舞阴县的目的,魏军士兵也非常的了解。他们想要有饭吃,想要有肉吃,想要安全的返回家园,就必须攻克舞阴县。

    有了明确的目的,士兵都无比的亢奋。

    “镗!镗!!!”

    锋利的战刀忽缓忽快的有韵律的敲打着盾牌,出啪啪的声音。

    冲霄的咆哮声和战刀拍打盾牌的声音接连不断地响起,让县城城楼上的守军感到了巨大的压力。这是所有魏军士兵凝聚起来的气势,让舞阴县的守军士兵觉得很压抑,甚至喘不过气来。他们望着城外的士兵,脸色苍白,神情闪烁,好像面对着头远古巨兽。

    这些守军是舞阴县的士兵,不是张辽带来的士兵。

    在他们眼,曹操的士兵威武雄壮。

    甚至于,有些守军士兵甚至认为城外大军无敌的想法。

    这,就是曹操苦心孤诣营造的心理压力。

    曹操非常满意的看了眼城楼上的情况,缓缓竖起手的宝剑。顷刻间,所有的声音停了下来,城内外万籁俱静,没有点声音。

    曹操面带笑容,大吼道:“张辽何在?”

    对于张辽,曹操有定的印象。

    昔日吕布带兵袭击兖州,而张辽也在其,所以曹操有些印象。

    张辽手握着柄九尺长刀,昂挺胸,神色冷峻,威严十足。曹操的声音传来,张辽立即回答说道:“南阳太守张辽在此,魏王有何要事?”

    曹操甩衣袖,大吼道:“本王率领大军杀来,舞阴县已经危在旦夕。本王若要杀入舞阴县,也只是反掌之间的事情。若是张太守开城投降,本王秋毫无犯,若是张太守不投降,本王就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张辽大喝道:“曹操,你只是我家主公的手下败将,却口出狂言,真是恬不知耻。你在襄阳打了败仗,却跑到舞阴县来张大放厥词,别人怕你,我却不怕你。”

    曹操眉头皱起,大喝道;“张辽,你想清楚了?”

    曹操展现出足够的实力,张辽还是顽固不化,让曹操很不高兴。若是张辽不战而降,切就变得完美无比。

    张辽冷声喝道:“曹操,要战便战,本将有何惧之?”

    句话,尽显强硬的态度。

    曹操脸色阴沉下来,大喝道:“攻城!”

    声令下,魏军士兵起了攻击。

    张辽神色凝重,也有些紧张,他已经传信给王灿,请王灿派兵支援。然而,曹操在前,王灿在后,蜀军还要点时间才能赶来,这就要张辽拖延时间。张辽看向身旁的校尉,沉声吩咐说道:“立刻通知城的百姓,说曹操要屠城抢劫,让他们拿起武器守城。”

    张辽麾下有近万士兵,却觉得不保险。

    若是城的百姓都参与守城,这才是股强横无敌的力量。

    校尉抱拳道;“将军,末将立刻去通知百姓。”

    校尉转身离开后,魏军士兵起了进攻。

    张辽心有些紧张,却还是镇定自若的指挥守军御敌。面对蜂拥而至的魏兵,张辽没有惊慌,没有畏惧,只是在不断厮杀。

    越是危急,越要冷静才行。

    张辽在城楼上来回跑动,鼓励城楼上的士兵杀敌。

    “啪!啪!!!”

    架架云梯搭在城楼上,早已经迫不及待的魏军士兵起了攻击。个个士兵在云梯上攀爬,像是轻灵的猿猴,不断地往上窜。

    不多时,便有魏军士兵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个个魏军冲上来,双方展开了激烈的厮杀。

    张辽带来的万士兵不同于县城的守军,更加勇猛。即使魏军攻势如潮,还是被城楼上的守军死死挡住。

    曹操见大军没能取得优势,恨恨的说道:“若是我军的营地没有被焚烧,就可以利用霹雳车抛射大石攻击城墙,砸毁舞阴县的城墙。可惜,可惜……”

    曹操连连叹息,很是失望。

    曹操的大军是途撤走的,没有携带攻城利器,只有简单的云梯攻城。

    这样来,攻城的难度呈直线增加。

    曹昂盯着城楼,眼见城楼上突然冒出了无数穿着粗布麻衣,手拿着锄头、木叉的百姓出现在视线,惊呼道:“父王,您看城楼上,竟然有百姓参战,张辽动员城的所有百姓守护舞阴县,我们遇到硬骨头了。”

    曹操目光扫,心情更加的沉重。

    好个张辽,竟然把城的百姓组织起来抵抗,反应够快。

    张辽看着周围的百姓,嘴角露出抹笑容。

    百姓出手帮助,才能组成最坚固的防守。

    纵然曹操兵力强盛,可城千千万万的百姓知道曹操要屠城,纷纷奋起反抗,这是最强大的股力量。曹操没有攻城利器,不能杀入城,就难以破城,这是张辽的自信。攻城之战从午杀到晚上,城上和城下都堆满了尸体。

    百姓死伤无数,守军死伤无数,曹操麾下的士兵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总体来说,曹操的损失更大。

    刘晔看着血迹斑斑的城墙,皱眉说道:“主公,舞阴县的百姓都出手帮助张辽,而且他们都殊死抵抗,我们留在舞阴县也难以取胜!”其实,刘晔更想说得道者多助,失道者寡助的事情,但他却不敢说,只能委婉的劝说曹操。

    屠城抢粮的事情,本就是禁忌。

    曹操面沉如水,恨恨的喝道:“收兵!”

    “铛!铛!铛!!”

    铜锣声响起,魏军士兵听见后,如同潮水般退了回去。

    张辽见魏兵退去,终于松了口气。守城的士兵见魏兵退了下去,放声大笑,沾满血迹的脸上露出喜悦的笑容。城楼上的百姓更是欢欣鼓舞,高举着手的武器蹦蹦跳跳,庆贺他们守住了家园,不用遭到曹操屠杀,些百姓甚至喜极而泣。

    切,都因为守住了他们自己的家园。

    张辽却没有放松警惕,只要日没有援军,就日不能放松。

    曹操还在城外,就还有威胁。

    ps:三更之二,同学来了,事情真多啊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