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69章 舞阴县令的无奈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县城外,支魏兵迅奔驰而来。 <.≤≦1﹤Z<W.

    这队人马,是曹昂和徐晃率领的三千魏兵。大军接近了舞阴县的县城,曹昂没有忙着入城,而是在城外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曹昂骑在马上,大喊道:“舞阴县令袁道何在?”

    县令站在城楼上,穿戴整齐,脸上带着笑容,却显得有些勉强。张辽站在城楼内侧,也是脸笑容,他相信县令会做出正确的选择,所以没插手。

    县令挺直身体,大声回答道:“县令袁道,见过世子!”

    他站在楼上,拱手朝曹昂揖了礼。

    曹昂仔细的打量着袁道,脸上没有露出任何怀疑的神情,开口问道:“袁县令,张辽率众攻打舞阴县,怎么没见到个人影呢?”

    县令见曹昂起了疑心,反而露出抹喜色。

    事实上,袁道开始不是舞阴县的县令,是曹操军的官。

    曹操率领大军路南下,带兵占据了舞阴县后,把原来的舞阴县令杀死,重新从军的官挑选了人,这个人便是袁道。袁道的妻儿父母都在兖州过日子,旦袁道投降了,妻儿父母肯定不保,所以袁道不能投降。

    袁道假意投降,目的是为了阻止曹昂入城。

    袁道心有了被张辽杀死的准备,心也还是有丝侥幸。只要曹昂不进城,在城外驻扎下来,他就不用为难。

    曹昂大声询问,已经起了疑心,所以袁道乐呵呵的。

    袁道深吸了口气,大声说道:“回禀世子,张辽率军攻打舞阴县,虽然攻势凶猛,却止于城外,没有拿下舞阴县。”

    张辽并未察觉袁道的表情,听了袁道的话,没有任何怀疑。

    性命攸关,他笃定袁道不敢乱来。

    徐晃站在曹昂身旁,低声说道:“世子,舞阴县的城墙是刚刚翻新的,看来张辽的确是来过舞阴县的。至于张辽是否退了回去,还难以断定。”即使袁道是军的官,徐晃还保持着怀疑,没有彻底放心。

    顿了顿,徐晃又说道:“世子,您用进城试探下。”

    曹昂点点头,大声喊道:“袁县令,昂率领大军长途跋涉,奔波劳累,军的士兵都疲惫不堪,需要歇息。你打开城门,让士兵进城。”

    袁道听,表情大变。

    他眼神闪烁,心万分焦急,刚才他大声说击退了张辽,表明舞阴县是安全的,不会有问题。若是曹昂直接退走,或者是在城外驻扎下来,事情还比较好处理。然而,曹昂执意要进城休息,这不是羊入虎口吗?

    时间,袁道心左右为难。

    张辽见袁道迟迟不说话,低声喝道:“袁县令,你想从城楼上跳下去吗?”

    袁道没有回话,脑不停地考虑各种办法。

    徐晃站在曹昂旁边,皱眉道:“世子,袁道脸上没有丝喜色,反而好像不想让我们进入舞阴县,这是怎么回事啊?”

    曹昂也说道:“不让我们进城,的确很奇怪。”

    徐晃和曹昂没想过袁道会假意投降,所以心有疑惑。

    曹昂眼珠子转,再次喝道:“袁县令,快开城门,让大军入城!”曹昂心不明白袁道的意思,又再次的催促袁道开门。

    张辽听到曹昂的话,喝道:“袁县令,还没有想好吗?”

    袁道心无奈,为什么曹昂要进城呢?大军在城外安营扎寨,多好啊!

    可惜,可惜……

    袁道咬咬牙,大吼道:“世子,张辽在城,别进……”话刚说了半,张辽抡起九尺长刀劈下,把袁道劈成了两半。

    没想到,袁道是假意投降。

    张辽破城后可以杀死袁道,利用袁道患病的借口掌控舞阴县。这是不错的办法,却容易引起曹昂的怀疑,所以张辽让袁道亲自骗曹昂进城。袁道迎接曹昂进城,天衣无缝,没有任何可疑之处,曹昂也难以分辨。

    只是,张辽没想到袁道会假投降。

    他表情森冷,大喝道:“开城门,杀出去!”说完后,张辽提着九尺长刀朝城楼下跑去,准备借此机会杀死曹昂。

    城下,曹昂被楼上的情况惊呆了。

    袁道是假意投降,目的是为了提醒他们别进城。

    此时,曹昂和徐晃都明白袁道不希望他们入城的原因了。

    可惜,切都晚了。

    在徐晃和曹昂看来,若是张辽率兵攻破了舞阴县,而袁道还好好的活着,就必然投降了张辽。因为袁道若是假意投降,最终必定无法阻止曹昂和徐晃带领进城,而袁道却又不得不出言提醒,从而暴露身份,被张辽杀死。

    与其如此,不如果断的被杀。

    曹昂和徐晃这么想,袁道却不是这样考虑的。

    张辽率领士兵攻破舞阴县,袁道以身殉职,是曹操的忠臣,却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。曹昂入城的时候袁道冒死提醒,情况大为不同,因为他对曹昂有救命之恩。曹昂逃过劫,必然万分感谢袁道。

    所谓爱屋及乌,曹昂想着补偿袁道,必然优待袁道的家人。

    这,就是袁道绕了大圈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嘎吱!!!”

    城门大开,张辽率领近万的蜀军士兵杀出城门。

    张辽骑着匹白马,手提九尺长刀,策马飞奔,威风赫赫。他边奔跑,边大吼道:“曹昂小儿,张辽在此,下马投降,本将饶你不死。”

    徐晃抡起开山大斧,直接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大斧指着张辽,徐晃大喝道:“徐晃在此,张辽休得猖狂。”话音未落,徐晃手的长柄大斧高高举起,锋利的斧刃在空划过,朝张辽劈去。

    九尺长刀迎向大斧,兵器碰撞后生巨大的轰鸣声。

    张辽眉头扬起,大喝道:“好身手,看刀!”

    历史上,张辽和徐晃都是曹操的猛将,相互之间的差距并不大。相较而言,张辽略微胜出丝,可战场拼杀,较量的是气势,是武将的胆量。徐晃差了丝,不足以构成威胁,旦徐晃越战越勇,必定是张辽战败。

    相反,张辽若是气势鼎盛,失败的肯定是徐晃。

    两人你来我往,斗得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曹昂见徐晃和张辽纠缠在起,大喝道;“张辽受死!”话音落下,曹昂从士兵手抓过杆长矛,策马朝张辽杀去。

    曹昂武兼备,也能上阵厮杀。

    他提着长矛加入战团,立即改变了平衡的局面。

    徐晃和曹昂联手,张辽落了下风。

    张辽挥舞着手的九尺长刀,左右拼杀,没有丝败相。这时候,张辽带出来的蜀军士兵起了猛烈的攻击,迅冲向曹昂带来的三千精兵。不仅如此,张辽麾下的将领也出手牵制曹昂,改变目前的局面。

    张辽兵力过万,曹昂却只有三千人,远曹昂的士兵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张辽带来的士兵都是军的精锐悍卒,不是刚征募的新兵。

    双方交手,曹昂带来的三千士兵就叫苦不迭,难以挡住。

    徐晃见杀不死张辽,又无法压制张辽的士兵,大吼道:“世子,撤!”曹昂知道局面不利,没有任何的犹豫,和徐晃联手破退张辽,选择了后撤。

    张辽拿下了舞阴县,却没能伏击曹昂。

    ps:三更完成,收工;再次拜谢大家的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