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63章 无处发泄的怒火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官道上,黑压压的大军不断地往前行驶。≯> ≯ <.1ZW.

    领军的人是孙坚和曹操,两人顶盔戴甲,率领大军前行。这次,曹操和孙坚都是下了决心,要把王灿的大军歼灭,摆脱目前的困局。

    “哒!哒!哒!”

    急促的马蹄声从官道上传来,由远及近。

    名斥侯策马飞奔而回,等接近曹操和孙坚后斥侯翻身下马。士兵的检查后,士兵才迅的跑到孙坚面前,痛声说道:“大王,韩当老将军被杀了!”斥侯说话的时候都是低着头的,不敢面对孙坚。

    “什么,你再说遍?”

    孙坚听得清清楚楚,却不愿意相信,脸上露出错愕的神情。

    旁边,曹操听了后也是眉头皱起。

    传达消息的斥侯表情沉痛,眼流露出哀伤的神色,沉声说道:“韩当老将军带兵截杀王灿押粮的队伍,遭到伏击,已经被杀!”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孙坚放声大吼,眼睛立刻变得血红起来。

    “铿锵!”

    孙坚拔出腰间的古锭刀,凌空指向传信的斥侯,大声喝问道:“谁?到底是谁杀了义公(韩当字)?”这刻,孙坚好像是头择人而噬的猛虎,充斥着危险。曹操骑马站在孙坚的旁边,也感觉到了摄人的煞气。

    韩当的死,刺激到了孙坚。

    韩当是孙坚的老部下,老兄弟,两人并肩作战几十年,虽有君臣之分,却也是手足之亲,好像亲兄弟样,感情深厚。

    韩当被杀了,孙坚心怒气升腾。

    斥侯听见孙坚的话,脸苦笑,摇头说道:“我们只在远处打望情况,并不知道是谁杀了韩老将军。唯能肯定的是杀韩老将军的人提着口丈长的大刀,长得虎背熊腰,面貌粗犷,身材高大,是北方人。”

    孙坚听了后,朝身后的人问道:“你们想想,此人是谁?”

    董袭立即说道:“主公,末将记得人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孙坚咬牙切齿的问道。

    董袭沉声说道:“若是末将猜得不错,杀韩老将军的人是庞德。此人刀法娴熟,和斥候描述的情况大致相同。末将跟随世子去夜袭蜀营的时候,曾见过庞德,而且庞德和大公子对战了场,末将还有些印象。”

    许褚接着说道:“既然是北方人,又是使刀的武将,而且武艺不低于韩老将军,在王灿带来襄阳的将领只有庞德符合条件。”

    孙坚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庞德,老子不杀你,誓不为人。”

    这刻,孙坚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吴王,仅仅是个为了兄弟死亡而愤怒的人。

    曹操看着孙坚的表情,表情难过,心却有丝窃喜。他和孙坚率领大军围剿王灿,有很大的把握击溃王灿。现在死了个韩当,曹操并不觉得有什么影响,尤其是孙坚的实力被削弱,这让曹操心窃喜。

    曹操表情凝重,沉声说道:“台兄,节哀顺变!”

    孙坚感激的看了曹操眼,点头喝道:“全军加赶路,追上去,本王要剐了庞德,杀了王灿,为义公报仇雪恨。”

    “杀!!!”

    吴军士兵轰然回应,滚滚雷声般的吼声响起,不停地在官道上回荡着。

    当下,曹操和孙坚率领大军赶路,迅朝王灿大军的方向追去。两人带着士兵刚跑出几步,又有名斥侯跑了回来。

    这次,不是孙坚麾下的斥侯,而是曹操麾下的斥侯。

    曹操心咯噔下,立即升起不妙的预感。

    刚才,是韩当被杀的消息。

    难道现在……曹操心忍不住猜想,但还是迅的定了定神,稳定好心绪。等斥侯跑过来后,曹操才忍不住开口问道:“曼成(李典字)怎么了?”

    斥侯闻言,抬头看了曹操眼。

    曹操急忙问道:“说,到底生了什么事情?”他看见士兵脸上惊诧的神情,心更是认为李典也出事了,颗心悬在了半空。

    斥侯老老实实的说道:“禀魏王,李典将军横剑自刎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曼成怎么会自刎呢?”

    曹操脸的不信,目光如刀般盯着斥侯,令斥侯十分不安。

    斥侯深吸口气,快的说道:“李将军后面有追兵,前面又有典韦拦路,无处可逃。典韦想招降李将军,但李将军不愿意投降,自杀殉节。李将军临死前说恨不能替魏王扫荡宵小,恨不能亲眼看到魏王平定天下,恨不能见到百姓安居乐业。”

    曹操听了后,心更加的不是滋味儿。

    忠臣,这是他的忠臣啊!

    曹操双眸充斥着仇恨,也感受到无尽的悲伤。这时候,曹操窃喜韩当被杀的念头消失不见,取而代之的是击败王灿的想法。

    许褚策马走来,沉声说道:“主公,曼城将军为主公而死,虽有遗憾,却死得其所。男儿马革裹尸,以战死沙场为荣,曼城将军毅然赴死,为我等之榜样。主公悲伤无用,还是率领士兵追上王灿,杀死王灿才最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传信的斥侯又说道:“李将军身旁的魏兵也全部自杀,无人投降。”

    曹操听了后,更是悲恸无比。

    李典是良将,士兵是悍卒,可惜都死了。

    孙坚忍不住冷抽口凉气,没想到曹操的将士如此忠勇。他看向那斥候,问道:“韩当被杀死后,吴军的士兵呢?”

    斥侯说道:“正在厮杀!”

    孙坚点了点头,又看向曹操,说道:“孟德兄,赶路吧。”

    曹操拔出腰间宝剑,和孙坚相视望,下令全军迅赶路。

    吴军和魏军的士兵联合在起,迅赶路,朝韩当和李典被杀的方向赶去。两个时辰后,曹操和孙坚抵达了韩当、李典被杀的地方。

    入眼处,还能现地上有无数的尸体和被鲜血染红的地面。

    然而,官道上的情况却让曹操和孙坚揪心。

    宽阔的官道上,竟然摆放着装满沙砾的麻袋。其有三个大麻袋依次并成排,然后个个麻袋堆积起来,横亘整个官道,挡住了去路。麻袋有六尺高,不可能轻易的推到在地上,第排的麻袋堆放好,隔了两丈远又堆起了排麻袋。

    如此往复,排排麻袋在官道上蜿蜒绵长。

    这样的杰作,自然是王灿的手笔。

    他让士兵把所有的麻袋搬运过来,搭建起简单的防御工事,阻拦曹操和孙坚的士兵前进。曹操和孙坚的士兵想前进,或者从道路两旁的树林前进,又或者翻越堆积起来的麻袋,但都不是易事,谁能保证树林没有埋伏呢?

    曹操和孙坚看着前方的情况,胸充斥着熊熊怒火,却无处泄。

    想杀过去,却被阻拦住。

    孙坚问道:“孟德兄,王灿摆出这番阵势,怎么办?”

    曹操深吸口气,说道:“王灿在这里布局,我们还是有机会的。”顿了顿,曹操看向远处,大喊道:“王灿,你摆出这么大的阵仗,不敢出来吗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百米外,传来了王灿的笑声。

    旋即,王灿大声吼道:“我就知道孟德兄和台兄会来,真是迅啊!”

    ps:三更完成,收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