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61章 中计了!中计了!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韩当的死亡,可以说完全出乎李典的意料。 <.≤≤1<ZW.

    战场上的老将军,却因为轻敌被杀。

    讽刺!实在是个讽刺!

    战场上,庞德跃马扬刀,大声咆哮道:“蜀王帐下庞德在此,谁来送死!”他肆无忌惮的放声大吼,好像是猛虎站在山林睥睨四方,无人能敌。庞德率领着带来的上千精兵,在吴军的队伍来回的冲杀,三两下就把吴军的队伍冲散了。

    “庞德,竟然是庞德!”

    吴军士兵,有的士兵大声惊呼。

    庞德的名声在北方并不明显,甚至于很少人知晓庞德。然而,庞德在南方的情况却又有不同,他和严颜直在南方东征西讨,忙着剿灭南边的蛮人,手段霸道狠辣,令蛮人闻风丧胆,江东的士兵也有所耳闻。

    李典听见庞德的名字,脸上露出恍然之色。

    他先前看了眼庞德,觉得有些眼熟,才想起在曹操、王灿和孙坚相会的时候见过。庞德杀死韩当,占了优势,又策马朝李典杀去,想斩杀李典,彻底的打掉吴军和魏军士兵的士气,让他们没有勇气厮杀。

    李典武艺精湛,也是员骁将。

    他带着魏军士兵厮杀,片刻工夫就挑杀了押粮的将领。

    李典割下那将领的脑袋,挂在枪尖上,大吼道:“贼将已死,破敌就在近日,兄弟们随我杀敌!杀敌!”庞德诈败杀了韩当,李典心也有了想法,他斩杀了押粮的将领,立即以牙还牙,你杀了我这方的人,我立刻杀死你的人。

    押粮的将领被杀,魏军的气势蹭蹭蹭的往上升。

    附带着,吴军士兵也有了慷慨悲壮的气势。

    报仇!他们要为韩当报仇!

    转瞬间,魏、吴两军气势如虹,在李典的带领下杀得押粮的士兵节节败退。宽阔的官道上,尸横遍野,血染大地。押粮的普通士兵不是精锐,只有庞德带来的士兵才是精锐,是沙场的老卒,由于这部分士兵死死地撑着,才稳住了局面。

    庞德大吼道:“李典,可敢战?”

    急促的马蹄声响起,庞德挥刀杀入魏军士兵,不断地迫近李典。

    “噗!噗!!”

    长刀挥舞,利刃在烈日的照耀下闪烁着刺眼的光芒。刀光闪烁,长刀迅猛而霸道的在魏军士兵的身上掠过,轻易的割裂铠甲,破开血肉,带出猩红的鲜血。

    惨叫声,接连不断地传出。

    个个士兵倒下,庞德单骑杀了进去。

    李典见庞德猖狂不已,拨转马头,对准了庞德的方向,大吼道:“庞德,韩当轻敌被你杀死,本将却不会!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李典手的铁枪抖,大枪如蛇蟒翻身,直刺庞德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雕虫小技!”

    庞德脸上带着不屑的神情,长刀轻轻的撩,和李典的大枪碰撞在起。兵器碰撞的瞬间,长枪被撞偏了,无法刺庞德。

    交手,李典心有了个大致的估测。

    韩当的确是死于轻敌,李典也认为韩当本就不是庞德的对手。

    不仅韩当如此,他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李典非常的理智,知道自己打不赢庞德。但庞德想要三两招就杀死他,显然是不可能的。尤其是李典小心应对,处处防守,并不主动攻击,即使庞德的刀法如疾风骤雨,越来越凶猛,也没能在短时间拿下李典。

    个有心防守,个有心进攻。

    李典没有露出破绽,不和庞德硬碰硬,庞德就不容易抓到机会。

    “计了,计了!”

    李典和庞德纠缠在起的时候,魏军传来阵大吼。

    紧跟着,其余的魏吴两军的士兵也跟着大吼。巨大的吼声传出去后,魏军的气势如同朽木般坍塌了下去,吴军的气势也随着‘计了’三个字变得萎靡起来。‘计了’这三个字像是恶魔的诅咒,侵蚀着魏、吴两军士兵的神经。

    李典精神松,瞬间分神了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庞德见李典精神不集,心大喜。庞德抓住李典分神的机会,长刀迅削出,锋利的刀刃在李典分神的瞬间闪而过,嗞啦声划破了李典胸前的铠甲,在他身上留下了条半尺长的口子,鲜血喷溅,李典也忍不住惨叫声。

    招错,步步错。

    李典被庞德击伤后,虚晃枪,立刻策马避开,躲在了士兵,不给庞德趁势追击的机会。李典快的策马后退,终于看清楚了后面的情况。

    计了!

    真的是计了!

    粮车上装载着个个大麻袋,都是用来装粮食的,但麻袋里面装的不是粮食,而是细密的沙砾。战刀在麻袋上戳了个口子,流出来的没有粒粮食。见此情况,李典心冰凉冰凉的,感觉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孙坚和曹操算计王灿,可王灿又何尝不是呢?

    他和韩当成了过河的卒子,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。李典看着周围躁动不安的士兵,平静的心顿时乱了。李典咬咬牙,大吼道:“撤,后撤!”

    当下,李典又拨转马头,策马朝大军营地所在的方向撤回。

    在士兵的掩护下,李典避开了庞德,迅后撤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所有的吴军、魏军士兵都是心冰凉冰凉的。或许他们和庞德带来的精兵还有战之力,但他们现自己计后,先想到的不是留下来浴血厮杀,而是想逃命,想保住自己的小命,都被埋伏了,还能打赢吗?

    士兵们抱着保命的想法,窝蜂的跟随李典后撤。

    庞德见李典在士兵的簇拥下逃跑,并不急于追赶,带着士兵杀敌落在后面的魏军和吴军士兵,逐的灭掉李典带来的有生力量。

    时间长,李典的士兵越来越少。

    李典带着士兵奔跑的时候,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儿。因为庞德带着群精兵追赶,有足够的能力追上他们,可庞德却带着士兵杀死落后的士兵。虽然庞德直都在厮杀,却像是直跟在他的后面,保证不跟丢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,令李典不安。

    庞德边提刀厮杀,边大吼道:“李典,你立刻下马投降,本将饶你不死。”庞德越杀越兴奋,麾下的精兵越杀越勇。

    痛打落水狗,相当的爽快。

    庞德看见道路两旁的情况,心暗喜,带着士兵开始加。

    李典逃跑的时候,胸膛上不停地流淌出鲜血。

    鲜血流出,染红了小腹,马背也被温热的鲜血弄得湿漉漉的。李典忍着痛楚,边策马赶路,边仔细打量道路两旁的情况,害怕被埋伏。

    然而,怕什么,就来什么!

    “李典,你家典大爷在此等候多时了。”

    李典带着士兵奔跑的时候,前方的道路上出现个身材魁梧的大汉。典韦没有骑马,铁塔般的身躯站在地上,他提着两柄铁戟,等着李典跑来。典韦身边还有几百名士兵顶盔戴甲,提着战刀堵住了李典的去路。

    “吁!!”

    李典勒住马缰,战马前蹄扬起,嘶鸣声后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李典见典韦拦路,脸色大变,又打量了周围的地形地貌,脸上露出苦涩的笑容。他提起口气,大吼道:“王灿,你是堂堂蜀王,怎么成了藏头露尾之辈。”

    ps:三更之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