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60章 庞德的拖刀计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入夏后,天气天比天热。  ﹤.<<1≦Z≤W≦.

    道路两旁,栖息在树上的蝉叽叽喳喳的鸣叫个不停。宽阔的道路上,传来嘎吱嘎吱的车轮转动声,那声音仿佛预示着车轮就要散架,已经无力撑在马车上的粮食。

    入眼处,是辆辆的马车。

    蜿蜒绵长的车队像是条长蛇,望不到尽头。

    车辆旁边,是随行的士兵。这些士兵在烈日的暴晒下,有气无力,都晒蔫了。

    “停!”

    突然,带队的将领大喝声。

    声音传出后,距离将领最近的士兵条件反射的精神振,立即停了下来。所有的士兵停下来,没有再前进。部分大咧咧的士兵直接坐在地上,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。士兵们依靠着马车停下,拿起挂在腰间的水袋往嘴里灌水。

    “咕噜!咕噜!”

    士兵们猛地往肚子里灌水,尽情的喝够了,才长长地吐了口气。这时候,所有的士兵都放松了下来,甚至于靠着载着粮食的马车闭目休息。

    突然,远处传来阵喊杀声。

    放眼看去,官道前方竟然杀出来支队伍。

    这支队伍并不是穿着模样的服饰,有两种颜色。其部分是属于魏军士兵的服饰,另部分则是吴军士兵的服饰,军也打出了不同的大旗,大旗上有的是个‘李’字,有的是个‘韩’字,属于两个不同的将领所有。

    这支士兵,是曹操和孙坚派出的军队。

    其,魏军的将领是郎将李典,吴军的将领是威烈将军韩当。

    两人带着军队杀出来,杀向运粮的队伍。

    “敌袭!敌袭!”

    蜀军,最前面的运粮兵现后,大声吼叫,提醒其他的士兵注意。声声大吼在官道上回荡着,所有的押粮兵都迅的反应过来,迅集合。然而,许多的士兵肚子里面灌多了水,跑起路来晃晃的,好像是装着水的瓦罐。

    士兵快集合,却是东倒西歪,衣衫不整。

    若是仔细的打量,会现押粮兵有部分士兵和普通的押粮兵截然不同。他们虽然衣衫不整,却神色平静,眼也没有任何的慌张和畏惧。

    反观其余的押粮兵,已经乱了阵脚。

    韩当看见押粮兵的情况,脸上露出笑容,大喊道:“李将军,看到没有,我们遇到了帮乌合之众,这次定要全歼王灿的运粮兵。”

    韩当马当先,迅往前冲。

    李典听后,也不甘示弱,大喝道:“儿郎们,随我杀敌!”

    韩当和李典,都起了冲锋。

    跟在两人身后的士兵挥舞着战刀,尽情的吆喝着,脸上也露出畅快的神情。他们盯着前方的运粮兵,像是看着到嘴边的猎物样。

    押粮的将领骑在马上,挥刀大喝道:“迎敌!迎敌!”

    这员将领带着士兵,直接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押粮的将领旁边,还有个身穿校尉服侍的人。此人长得虎背熊腰,手提着口丈长的大刀,直接朝韩当冲去。在这员校尉身后,跟着的士兵虽然衣衫不整,却有着股截然不同的气势。

    剽悍!骁勇!

    很明显,都不是普通的士兵。

    若是王灿在此,肯定能认出带兵的校尉是庞德。他没有跟随王灿起,反而混入了押粮的队伍当。韩当看见庞德杀来,冷笑道:“无名小辈,受死!”韩当抡起手的战刀,迅猛的劈向庞德,刀刃在空划过条刺眼的匹练,威势十足。

    “铛!!”

    兵器碰撞,两人并未分出胜负,立即策马错开。

    另边,李典带着士兵杀入粮草兵的队伍,迅撕裂了普通士兵的防线。幸好有庞德带来的精兵支援,才挡住了李典率领的士兵,杀得难解难分。

    韩当赞赏的看了庞德眼,喝道:“小子不错,看刀!”

    韩当和庞德交手,没能够刀杀死庞德,觉得眼前的年轻人是个劲敌。

    庞德心冷笑,脸上露出不屑的神情,大喝道:“老匹夫受死!”

    庞德刚才和韩当交手,并没有倾尽全力,而是有所保留。他和韩当交手,试探出了韩当的实力,心也有了底气。

    韩当听见庞德叫他老匹夫,气得吹胡子瞪眼,大吼道:“小贼,老夫必杀你。”

    前刻,韩当还是比较欣赏庞德的,但是他听见了庞德大言不惭的话语,立刻把庞德列入必杀的名单当。韩当已经是四旬开外的人,须灰白,是孙坚麾下元老级人物,脾气大,性格火爆,听见庞德的话立刻就怒火冲冲。

    他心愤怒,打定主意要杀死眼前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韩当脑全是杀死庞德的念头。

    庞德见韩当怒,心越的高兴。

    庞德提着丈长的大刀,身体四平稳的骑在马背上,跃马狂奔。等战马接近韩当后,庞德低喝声,抡起长刀,刀劈了下去。这刀气势十足,凶猛霸道,让韩当都必须要打起精神应对,但是庞德的大刀和韩当碰撞的瞬间,却是力量不足,被韩当压制着。

    这刻,韩当心又放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哈哈大笑,大吼道:“看不用的小贼,老夫必杀你,等着被杀吧。”眼见庞德是看不用的绣花枕头,韩当心就无比的兴奋。

    庞德和韩当硬拼了几招,都是不敌韩当。

    如此来,韩当认为庞德是不敌他。

    两人交手十余个回合,庞德露出了个破绽,立即被韩当抓住。两人交手,庞德立刻做出被韩当打败的姿态,大吼道:“老匹夫,你的脑袋暂且留下,下次我必杀你。”

    庞德策马躲开韩当,迅后退。

    韩当哈哈大笑道:“小贼,老夫要杀你,岂能让你逃走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韩当死死的缠住庞德。

    宽阔的官道上,庞德在前面策马逃窜,韩当骑马紧紧的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韩当门心思想着杀死庞德,却没有注意到庞德抡刀的姿势生了变化。他的身体微微后侧,丈长的大刀倒拖在地上,虽然是败退的姿势,却也是拖刀计的姿势。但是,韩当却没有察觉,眼见距离庞德越来越近,更是兴奋。

    “小儿,受……”

    韩当接近庞德后,放声大吼,可话刚说到半截儿,双眼骤然变大,脸上闪过惊诧的神情。只见韩当的瞳孔闪过道白色的刀光,无限的放大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鲜血喷溅,韩当来不及出声就被劈成了两半。

    嘭的声闷响,韩当的尸体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庞德长长地吐出口浊气,伸手抹了把脸上温热的血渍,却把脸上的血渍抹得更加的明显,显得狰狞吓人。

    庞德刀杀死韩当,大吼道:“韩当已死,随我杀,杀过去!”

    事实上,庞德和韩当交手,早就知晓韩当不是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然而,韩当也不是弱者,若是庞德想杀死韩当,并不是件易事,尤其是韩当不要命的拼杀,让庞德难以在短时间内杀死韩当。故此,庞德开始就选择了示弱,假装不敌韩当,然后用拖刀计把韩当杀死。

    韩当被杀,吴军士兵片哗然。

    李典更是露出惊诧的表情,没想到韩当竟然被杀了?

    ps:三更完成,收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