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55章 三雄汇聚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魏军和吴军在营地外列阵而立,没有擂鼓吹号,却声势浩大。≥> ≤.<≦1<ZW.

    王灿得到消息后,骑马走出营寨。

    双方距离,约莫十丈远。

    即使曹操和孙坚起攻击,王灿也有从容应对的时间。

    曹操盘腿坐在马车上,马车不是普通马车,而是王侯车驾,用顶华贵的华盖遮挡天上的烈日。曹操看见王灿骑马出来,立即起身,拱手喊道:“为先,经年不见,你还是器宇轩昂,表人才。咦,可惜你颌下的胡须都没有了,光秃秃的只剩下黑乎乎的胡茬,实在不雅观,难道被火烧了吗?”

    说完后,曹操朗声大笑。

    夏侯惇站在曹操旁边,也跟着大笑。

    夏侯惇成了独臂将军是拜王灿所赐,虽然不是王灿砍断了夏侯惇的左臂,但也是王灿的人出手砍断的,见曹操打趣王灿,夏侯惇当然不能错过机会。

    旋即,李典和于禁等人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曹操面色寒,回头扫了众将眼,所有人都闭上嘴,笑声停止。

    曹操站在马车上负手而立,大喝道:“驾车,上前五丈!”

    驾车的士兵回头看了曹操眼,却被曹操凛冽的气势所摄,连劝说的话都憋在嘴没有说出来,只能老老实实的驾车往前走。

    夏侯惇、李典和乐进等将领看见后,神经立刻紧绷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不明白曹操刚才打趣王灿,怎么自己却凑了上去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凝神静气,做好冲上去救援曹操的准备。

    孙坚也是乘坐王侯车驾,并没有骑马。他看见曹操乘车上前五丈,大手挥,不甘示弱的吩咐道;“驾车,上前五丈!”

    驾车的士兵熟知孙坚的脾气和性格,没有出声劝说,老老实实的驾车往前行驶。太史慈、鲁肃和诸葛瑾等人准备上前劝谏,韩当和祖茂等老将却伸手阻止。尤其是孙坚的长子孙策都没有说话,众人就默默地防备着。

    吴王和魏王,这两大诸侯不带士兵上前,如此强大的自信和魄力,令吴国和魏国的士兵激动莫名,无比的崇拜孙坚和曹操。

    王灿脸上露出笑容,吩咐道:“阿蒙,准备酒水、案桌、坐席,端上来。”

    吕蒙眉头挑,脸上露出不解之色。

    战事紧张,还有闲情逸致饮酒吗?但吕蒙没有问,吩咐士兵准备酒水、案桌和坐席,让士兵端着所有的器物跟随王灿起前行。

    这动作,让吴国和魏国的人更加警惕了起来。

    若是王灿下令出手,岂不是危险了?

    时间,蜀军营地外的局面变得更加的剑拔弩张,无比紧张。甚至于只要稍微有丁点的风吹草动,就很可能大打出手。然而,事实证明吴国和魏国将士的担忧完全不必要,王灿的士兵把抬过来的案桌摆在地上,又摆上坐席后,都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王灿翻身下马,第个坐下。

    曹操和孙坚见此,都下了马车,走向面对各自的位置。

    这变化,令各方的士兵为之疑惑。

    这情况,是打仗吗?

    王灿掸了掸褶皱的衣衫,看了曹操眼,又看了孙坚眼,说道:“孟德兄、伯符兄,你们带着大军来我营前示威,不准备出手吗?”

    曹操笑说道:“今日不交战,特意来找你叙叙旧。”

    孙坚粗犷的面颊上带着笑容,笑说道:“经年不见,为先越来越厉害了。不声不响的就把传国玉玺拿到手,让我佩服啊!今天下无主,为先不准备更进步吗?”

    玉玺的事情,几乎成了孙坚的心结。

    拿不回来,干脆捅出来。

    曹操听了后,看了孙坚眼,而后惊讶的看着王灿。

    当年各路诸侯齐聚虎牢关讨伐董卓,攻破虎牢关后,董卓西迁长安,而诸侯大军进入洛阳,孙坚幸运的捞到了传国玉玺。这件事,曹操是有印象的。按理说传国玉玺应该在孙坚手,现在却到了王灿手,令曹操都提起了兴趣。

    曹操不得不佩服王灿,如此重要的东西,竟然不声不响的藏了起来,而且王灿现在也仅仅是王侯之位,没有登基称帝,真是稳得住啊!

    王灿笑了笑,没有接着传国玉玺的话题。

    他拿起案桌上的酒壶,斟满酒,遥敬曹操和孙坚,饮而尽。

    曹操看了眼案桌上酒樽和酒壶,伸手招,名士兵迅的跑到曹操身旁。曹操低声说了几句话,士兵立即飞奔离开。时间不长,士兵拿着新的酒壶和酒樽走上来,放在了曹操的案桌上。曹操放心的斟满酒,饮而尽,然后笑说道:“为先,北方的酒更好。”

    王灿没有说话,明白曹操的意思。

    孙坚坦然的坐着,拿起酒壶斟满酒,仰头喝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动作,让吴国上下为之担忧。

    他们都觉得孙坚太相信王灿了,若是酒里面放了慢性毒药,岂不是毒了。鲁肃、诸葛瑾、周瑜等人更是神色紧张,觉得孙坚太草率大意了。

    孙坚表情不变,反而很轻松惬意。

    切,都在他的掌控当。

    亦或者,孙坚有足够的自信去相信王灿。

    孙策看见孙坚的动作,受伤的两只手掌握成拳,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。但是,他又为孙坚而骄傲,曹操不敢以身犯险,孙坚却豪气干云。

    由此,足见孙坚的胆量和气魄。

    孙策心里面,立刻觉得曹操不如他的父亲孙坚。

    王灿放下酒樽,拱手说道:“孟德兄,你和台兄领兵杀来,今日不攻营,明日也会开始进攻的,亦或者后日开始……总之,你们肯定要下令攻击。可惜啊,我们三人这样轻松对饮的情况也就今日次,以后坐在起饮酒,身份地位就不同咯。”

    言语,王灿还是没有提及传国玉玺和曹操打趣他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些事情,没必要说清楚。

    曹操听完后,嘿嘿笑,朗声说道:“为先,你这句话说得好。我们三人都是雄踞方的霸主,现在身份对等,将来就不样了。以后,我定把你和台兄请到魏国,我们三人再好好地畅饮番。”

    曹操的脸上洋溢着浓烈的自信,端起酒樽豪饮了杯酒。

    孙坚坐直身体,沉声说道:“孟德兄,就算是给你五十万大军,你也杀不到江东。但是给我五十万大军,我定挥军北上,兵临陈留。”

    言语不多,却霸气十足。

    曹操撇撇嘴,露出不相信的神情。

    王灿接着说道:“话题扯远了,回到这次的事情上。孟德兄、台兄,你们是当世的英雄豪杰,现在带兵包围襄阳,不可能有机会击败我的。”顿了顿,王灿目光转,看向曹操,笑问道:“孟德,还记得昨日我让人给你带的话吗?”

    曹操笑说道:“事务繁多,哪里记得那些小事。”

    孙坚听后,眉头皱起。

    这两人,难不成有什么猫腻吗?

    王灿不急不缓的说道:“孟德,你真是贵人多忘事,记性太差。我再给你说说,嗯,这番话对台兄也适用,都可以听听。你们都是长途跋涉而来,这很危险,稍微不慎就会永远的留在襄阳,无法返回,所以还是趁着机会,早些回去为妙。”

    曹操见王灿脸上带着笑意,心反而有些忌惮了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他还是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孙坚面沉如水,起身说道:“为先,谁输谁赢尚未可知,打过才知道。这次是我和孟德联手,你可要小心了。酒喝了,话也说了,告辞!”

    说完后,孙坚转身上了车驾,返回军。

    曹操亦是如此,乘车返回

    王灿扔掉了手的酒樽,骑马返回。

    片刻工夫,魏军和吴军不约而同的离开了。张绣神情兴奋,激动的问道:“主公,曹操和孙坚都收兵了,他们要退走吗?”

    王灿神色严肃,沉声说道:“战争才开始!”

    ps:三更之二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