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54章 孙坚的教育方式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吴军营地,火光照耀下亮如白昼。≧ ≤.≤﹤1≦Z≦W≤.<

    大帐内,孙坚金刀大马的坐在上方,双手放在膝上,挺胸而坐,显得威严十足。大帐的左侧坐着周瑜、鲁肃和诸葛瑾,右侧坐着孙策和太史慈。

    太史慈身白袍,神情严肃,没有了和孙策谈笑的轻松。

    孙策换了着装,铠甲脱掉,两只染血的手掌已经清理干净,并且用白纱包好。

    孙坚目光看向孙策,问道:“伯符,夜袭蜀军营地,有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孙策听见孙策问,脸上淡然的神情骤然大变。他微微低头,语气低沉的说道:“父王,孩儿低估了王灿,也低估了王灿的谋士。夜袭蜀营,可以说是险死还生,若非太史将军及时赶来接应,孩儿已经是典韦的戟下亡魂,再也见不到父王。”

    孙坚闻言,眼闪过道厉色。

    旋即,孙坚又好整以暇的问道:“打了这仗,就这点看法?”

    孙策眨眨眼,没弄明白孙坚的意图,该说的都说了,难道还要说什么吗?

    他摇摇头,说道:“没有了!”

    “啪!!”

    孙坚眉头挑,蒲扇版的大手扬起,巴掌拍在案桌上。巨大的压力压迫下,直接把厚实的楠木案桌拍得碎裂开来。

    碎裂的木块四处乱飞,案桌上的竹简都落在了地上,散乱开来。

    孙策见此,心咯噔下,不明白孙坚为什么怒?

    周瑜、鲁肃、诸葛瑾和太史慈也都是看着孙坚,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孙坚表情严肃,眼神冷漠得像是万年不化的冰山。他表情变化,股冷意便弥漫开来,让人心压抑。孙坚盯着孙策,恨铁不成钢的大喝道:“打了败仗却不反思,反而把责任推诿到别人身上,还说什么低估了王灿,说什么低估了谋士。狗屁,全他娘的是狗屁。”

    鲁肃和诸葛瑾相视望,脸上露出明悟的表情。

    显然,孙坚怒也是有目的的。

    孙策觉得有些委屈,便不甘示弱的立即辩驳道:“父王,孩儿说的是事实,的确是低估了王灿,也低估了王灿的谋士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!!”

    话刚说到半截儿,孙坚抓起落在地上的竹简,朝孙策砸去。

    孙策和孙坚的性格很相似,都是倔脾气。孙策不认为自己有错,昂着头,挺着胸,任由飞来的竹简砸向他的额头。砰的声,竹简砸了额头,虽说没有砸出血,却也使得额头立即红肿起来。孙策声不吭,仍然不愿意认错。

    孙坚大袖挥,气哼哼的喝道:“滚出去,自己好好反思。”

    孙策哼了声,立即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周瑜见此,也起身告辞,跟着孙策离开了营帐。

    等两人离去后,太史慈开口说道:“主公,大公子说得有道理,是的确是低估了王灿,也低估了王灿的谋士。末将去救援的时候,现王灿在营内设下了埋伏,营外也设下了埋伏,即使大公子和公瑾有准备,也被打了个措手不及。”

    孙坚盯着太史慈,怒目而视,大喝道:“子义,你也想来下吧。”

    说话时,孙坚伸手把竹简捡起来,整齐的搁在旁。

    太史慈摇头苦笑,干脆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鲁肃想了想,拱手说道:“主公,您想要教导大公子,会不会有些急了。想要让大公子稳下来,时半会儿不可能完成的。”

    孙坚叹声道:“子敬,你说的道理我何尝不知道。但是你也看到了,这小东西开口就说是王灿和王灿谋士的责任,却闭口不提他自己的责任。”

    “莽撞,冲动!”

    “任性,妄为!”

    “这些都是他自己的缺点,不该反思吗?我明白王灿是其的原因,但伯符若是能理智的分析,就不可能被王灿重创,而且死了这么多的士兵他也闭口不提,令人寒心呐!若是伯符不反思,这样的亏再吃千次,万次都没有任何用处,还得继续犯错。”

    孙坚大声指责,越说越气愤。

    太史慈心豁然开朗,明白了孙坚的良苦用心。孙坚明知道孙策必败,却还是任由孙策领兵,需要的是孙策主动反思,可惜孙策并不认为他自己错了。

    营地外,孙策和周瑜先后离开了营帐。

    孙策气呼呼的,很不高兴。

    他看见周瑜跟着走出来,很烦躁的说道:“公瑾,你说父王什么疯?我都已经说清楚了,可是他还在苛责,真不知道搞什么名堂。”

    周瑜说道:“伯符,我倒是明白了主公的意图。”

    孙策立即问道:“什么意图,说说。”

    两人并肩行走,边走,边说话,轻松随意。到最后,孙策才恍然大悟,说道:“原来如此,可父王也不用如此骂我啊。”

    周瑜笑了笑,然后径直朝他自己的营帐返回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,天亮后。

    曹军营地,曹操穿好衣甲,洗漱完毕,旋即便来到大帐。

    当下,哨探把昨夜生的事情详细说清楚。曹操听完后,哈哈大笑,脸上露出不屑的神情,喃喃自语道:“匹夫之勇,无谋之辈!”

    顿了顿,他又乐了,笑说道:“还是吾家千里驹好,沉稳大度,好!”

    旁边,哨探听了后,脸上露出古怪的笑容。

    曹操却不理哨探,命人收拾营地南下。

    日上三竿,大军拔营而起,朝着襄阳城的东城赶去。

    东城外,早驻扎了王灿的大军,现在曹操也带着魏国大军杀下来,最后在距离王灿营地百丈外安营扎寨。曹操的大军抵达没多久,孙坚也带着大军抵达,也是距离王灿的营地百丈外安营扎寨,停留下来。

    王灿、曹操和孙坚,三人的营地呈三角状,相互之间的距离几乎相同。

    其,王灿背对襄阳城,曹操和孙坚面对襄阳城。

    这样的结果,让城内的守军为之震撼。当世最厉害的三个霸主,都在城外驻扎下来,的确是襄阳的大奇景。

    蜀军营地外,曹操和孙坚没有面对面交谈,却不约而同的带着将领来了。曹操和孙坚的大军泾渭分明,各自列阵,军的大纛竖立起来,显得威风凛凛。魏军和吴军没有相互干扰,也没有相互混合,而且各自都打起精神,展现出最威武的面。

    即使是盟友,也有竞争,也有比较。

    ps:三更之,今天也有加更,最后天,明日恢复三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