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53章 一骑绝尘太史慈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铁戟落下,似银河倾泻,直奔孙策而去。 ≤.<≦1﹤Z<W﹤.<

    孙策心叹息,等待死亡。

    “叮!”

    危急关头,支弓箭闪电般射来,不偏不倚的射在戟刃上。箭尖和铁戟碰撞,摩擦出璀璨的火星,随后弓箭落地,而铁戟也改变了位置。

    “咦!!”

    典韦惊呼声,眉头微皱,脸上露出惊诧之色。

    虽然弓箭精准的射了典韦的铁戟,迫使铁戟的位置生了偏移,但是以典韦的能耐,轻易的就能再次改变位置。典韦盯着孙策,再次握紧了铁戟,准备劈向孙策。这瞬间,空又有支弓箭射来,射向典韦的喉咙。

    弓箭未近身,典韦就已经感到了股极大地危险。

    那感觉像是被毒蛇盯上,非常危险。

    同时,典韦脑又升起了王灿搭弓射箭的感觉。

    典韦想也不想,身体猛地往后仰下。在典韦身体后仰的瞬间,支弓箭从典韦的身前穿过,弓箭带着呼啸声,射了名普通士兵。

    弓箭迅而精准,让典韦不得不小心应对。

    这片刻工夫,孙策已经趁机溜走。孙策长舒了口气,露出庆幸的表情,幸好救援及时,否则真的成了典韦的戟下亡魂。

    “典韦,你也是当世名将,欺负小辈算什么本事?太史慈来也!”

    眨眼间,声大喝从孙策前方传出来,声音如天边炸雷,滚滚传来。伴随着急促的马蹄声,道雪白色的身影在火光的照耀下如风掠过,迅出现众人的视线。个顶盔戴甲,身披白色披风,骑着白马的将领杀了出来。

    此人不是别人,正是东莱太史慈。

    太史慈三十出头,身材魁梧,身高近尺,器宇轩昂,端的是英武不凡。他骑白马,提长枪,目光如刀,昂然而立。

    太史慈注视着典韦,眼闪烁着浓浓的战意。

    典韦目露凶光,恶狠狠的盯着太史慈,但太史慈神色坦然,面无惧色。

    “好,好个东莱太史慈。”

    典韦朗声大笑,显然认可了太史慈的能耐。不提太史慈的武艺如何,仅仅是太史慈刚才的手箭术,已经让典韦为之惊叹。

    蜀国除了王灿箭术凡,还有黄忠箭术精湛。

    没想到,孙吴也有个神箭手。

    孙策站在太史慈身后,脸郁闷的表情。

    按理说,太史慈在关键时刻射出两支弓箭救下孙策,如此大恩,孙策应该感谢。然而,太史慈的言语,却把孙策当成了个晚辈,让孙策阵无语。他和太史慈虽然近十余,武艺却是半斤两,不分上下,而且两人是打出来的交情,惺惺相惜。

    但现在太史慈占了便宜,孙策的心情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尤其是孙策不能反驳,只能哑巴吃黄连。

    周瑜、鲁肃和诸葛瑾走了上来,诸葛瑾和鲁肃脸庆幸。鲁肃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,笑说道:“幸好及时赶到,若是慢了点,大公子就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孙策脸苦笑,不好意思说话。

    此次闯营没有取得半点好处,反而撞得头破血流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,怎个惨字了得!

    王灿的双手已经恢复了过来,他骑马走来,手提着孙策使用的镔铁大枪,笑说道:“伯符,你的武器暂且留下来,等你有了能力,再来讨要。”说完后,王灿随手扔,把镔铁大枪交给了身旁的士兵。

    孙策见此,眼闪过屈辱之色。

    旋即,又被坚毅的神情取代。

    有朝日,他定会领兵杀入成都,取回来的。

    王灿的目光落在太史慈身上,眼闪烁着道道精芒。刚才太史慈连射两支弓箭,他亲眼所言,作为箭术高手,王灿能看得出太史慈是个劲敌。尤其是太史慈鼎鼎大名,王灿是知晓的,可惜这么个人物已经是孙坚的部下。

    太史慈看了眼王灿,又看了眼典韦,脸上也露出浓浓的战意。他神色警惕,沉声说道:“典韦,今日夜已深,不适合交战,来日向你讨教。”

    旋即,太史慈大喝道:“撤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太史慈带着士兵,以及周瑜、孙策等人迅后撤。

    张允神情痛苦,捂着胸,弯着腰,步履蹒跚的走上来,问道:“主公,孙策要跑了,快追!快追!”张允神色着急,脸上露出愤懑的神情。他和孙策交手,胸膛被踢,右侧的肋骨被踢断,至少要修养个月以上。

    如此大辱,张允岂能善罢甘休。

    聘叹了口气,他都没有来得及出手,吴兵就已经离开,感到惋惜。

    王灿没有搭理张允,摆手道:“收兵,回营!”

    命令下达,大军迅清理战场,随后全都返回营地。张允见王灿不搭理他,神色尴尬,表情不停地变化,感到很无奈。

    这身伤,算是白挨了。

    军大帐,王灿、郭嘉和徐庶分宾落座。

    王灿换了身衣服,盘腿而坐,他叹息道:“可惜,没想到太史慈竟然出现了,尤其是他们有两重伏兵,出人意料啊!”

    当时的情况,王灿也可以下令追击孙策。

    然而,孙坚的营地在襄阳南城外面,而太史慈又带着数千精兵救援,王灿想要杀死太史慈显然很难。

    既如此,干脆放他们离开。

    郭嘉笑说道:“主公,虽然没杀死或者抓住孙策,却也知道了太史慈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王灿点头说道:“奉孝说得有理!”

    徐庶严肃的说道:“主公,太史慈箭术精湛,武艺高强,是当世虎贲之将,但是吴军有猛将,我军也有悍将。两军对垒,我军也不惧东吴诸将。”

    王灿闻言,点头称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太史慈带着孙策、周瑜和鲁肃离开,大军迅南下。

    路上,太史慈问道:“伯符,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孙策冷哼声,摊开沾满鲜血的两只手掌,沉声说道:“子义,你看看我的双手就知道情况了。告诉你,别笑我,换做是你上场,样会是这种结局。我和王灿刚交手,镔铁枪就被他磕飞,虎口被震裂,王灿却谈笑自若,实力悬殊可想而知。”

    太史慈听后,脸上的笑意也收敛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仔细的思虑番,说道:“伯符,王灿虽然勇猛无敌,却难逃弓箭偷袭。我若是用弓箭射之,王灿必亡。”

    太史慈知道王灿的大名,却不知道王灿的情况。

    孙策哼了声,沉声道:“子义,你以为就你的箭术精湛。等返回营寨后,你去问问父王,就知道王灿的箭术有多厉害。当年虎牢关讨董,王灿的箭术出尽了风头,他的箭术不比你差。若是箭术交锋,说不定你和我样,自诩无敌的箭术和人家交手就土崩瓦解。”

    太史慈盯着孙策,见孙策脸严肃,顿时沉默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和孙策是打出来的交情,对彼此的脾气、性格都知之甚详。以太史慈对孙策的了解,肯定不会说谎的。

    他和孙策起返回,再也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但若是仔细打量,却能现太史慈眼闪烁着浓烈的战意。

    箭术比较,还得较量后才知道。

    ps:加更,收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