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43章 一人做事一人当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六个老医师听见王灿的话,连连叹息,又气又恨,恨铁不成钢的盯着王灿。因为本记载医术的古书竟然不知道扔到哪里了,实在是暴殄天物。

    只是,几人只能心想想,不敢言语。

    蒯良也起身告辞,去处理疫病。

    这次人为的水灾开始在城蔓延,王灿的心也随之提了起来。曹操和孙坚即将攻打襄阳,而城又有难以医治的疫情,民心不稳,可谓是内忧外患。若是处理不好,不用孙坚和曹操攻打襄阳,王灿自己都垮掉了。

    蒯良和几个老医师离开后,大殿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王灿坐在上方,静静的考虑疫情的事情。

    诸葛亮稍微动了动脑子,给他造成了巨大的影响,他不得不慎重考虑。

    王灿陷入沉思的时候,殿外传来阵脚步声。王灿抬头看去,却是吕蒙急匆匆的走进来,吕蒙抱拳朝王灿揖了礼,拜道:“弟子拜见老师!”

    王灿点头致意,笑问道:“阿蒙,你来此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吕蒙沉声说道:“老师,今日军有名士兵腹泻,病情严重,弟子怀疑可能是得了疫病,把士兵单独安置起来。不过有了第个,很可能会有第二个、第三个,现在疫情散播,城已经不安全,弟子想把士兵调到城外驻扎,以免影响战斗力。”

    王灿皱眉问道:“军有医师,难道治疗不好?”

    吕蒙立刻回答道:“老师,军医师治疗,但是治标不治本。只要直留在城,士兵很可能会接连病倒,到时候曹操和孙坚来了,难以抵挡啊!”

    王灿闻言,冷吸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直接从座位上站了起来,在大殿来回走动,神经也紧绷了起来。军队是王灿立足襄阳的根本,旦军队垮了,所有的事情都难以开展下去。王灿不敢想象大军遭到疫病袭击的情况,旦疫病在军蔓延,就真正的完蛋了。

    狠!太狠了!

    俗话说最毒妇人心,王灿觉得诸葛亮比妇人都更毒。

    会咬人的狗不叫,诸葛亮不声不响的来了个阴招,竟然如此厉害。王灿心对诸葛亮的杀机,也愈加的浓郁起来。

    此时,殿外再次传来了阵脚步声。

    入眼处,竟是徐庶和郭嘉来了。

    吕蒙问道:“郭叔,你和徐军师也知道了军的事情?”

    郭嘉点头说道:“正是如此,我和元直已经知道了情况。虽说军的疫病不大,也控制住了,但是千里之堤溃于蚁穴,不能不谨慎。我和元直面见主公,方面是请主公把大军调出城,在城外安置。另方面是请主公也离开襄阳,以免遭到疫病威胁。”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吕蒙拍脑袋,惊呼声,说道:“我竟然忘记了,该死,该死!”

    顿了顿,吕蒙继续说道:“老师,您绝对不能留在城。”

    王灿摇摇头,摆手说道:“大军可以驻扎在城外,我却不能离开。旦我这个主帅都溜之大吉,襄阳城的百姓会怎么想?绝对不行。阿蒙、奉孝、元直,你们把大军带到城外去驻扎,准备好阻挡曹操和孙坚的大军。”

    徐庶立刻谏言道:“主公不可,疫病危险无比,而且难以诊治,这比您深入虎穴都更加的危险。若是主公有个三长两短,蜀国也会动荡不安啊。”

    王灿道:“所谓病从口入,我会注意饮食的,不会出现任何差池。”

    三人连番劝说,王灿却死死坚持。

    见三人誓不罢休,王灿耐着心思解释道;“所谓患难见真情,现在百姓需要我,我留下他们心才有根支柱,才认为疫病可治。若是我离开了,等于告诉他们襄阳危险,留在城是送死。只要我还在,襄阳就乱不了。你们率军在城外驻扎,尽快执行。”

    三人全歼无果,只能无奈的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吕蒙抱拳道:“老师,弟子告退,您定要保重身体。”

    徐庶和郭嘉也拱手行礼,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当三人先后踏出宫殿大门的瞬间,王灿脑突然闪过了件事情,出声喊道:“你们等等,还有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吕蒙、郭嘉和徐庶闻言,立刻转身回来。

    吕蒙问道:“老师,您有什么吩咐?是不是和我们起离开。”

    王灿笑骂道:“屁话,我是朝令夕改的人吗?让你们回来,是让你们给我出口恶气。诸葛亮在唐白河上游筑堤,然后决堤放水,造成襄阳受灾,这件事情我们帮他擦屁股,却不能把事情推到天灾上。你们三人离开后,派人把诸葛亮堵住唐白河上下游,放水淹了襄阳的事情传出去,让百姓知晓,我要让诸葛亮遭受万人唾骂千人诅咒。”

    吕蒙听了后,冷不禁的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可以想象,消息在襄阳传出后,诸葛亮真的要被万人唾骂。不仅如此,诸葛亮曾经居住的地方,肯定也会被暴怒的百姓掀翻。

    只要诸葛亮敢踏足襄阳,肯定会被百姓唾弃。

    人做事人当,诸葛亮这次栽了,都是诸葛亮自食其果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百姓也会有个比较。

    因为诸葛亮为了己之私水淹襄阳,造成襄阳水患,让百姓被疫情笼罩,而王灿为了百姓甘愿留在城,为百姓奔走,两者相比较,高下立分。

    吕蒙心想着,脸上也有了丝笑容,几乎是忍不住要去宣传番。只要百姓口口相传,王灿的名声就传出去了。这次虽说有危险,但只要操作得好,王灿就能稳坐襄阳,得到襄阳百姓的拥戴,这是诸葛亮给的机会。

    郭嘉和徐庶也是聪明之人,立刻想明白了其的关键。

    徐庶笑说道:“主公,诸葛亮做的事情,我们早该宣传出去。诸葛亮是襄阳的罪人,主公却为了百姓而留下,如此大德,百姓肯定感恩戴德的。”

    王灿摆手说道:“我只是为了出口恶气,哪有这么多想法。只要襄阳的百姓能稳定下来,就很不错了,这件事情你们商量着处理,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三人点头应下,急匆匆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襄江水,碧波汪洋,艘大船顺水南下。

    船上,站着许多魁梧汉子。

    这其,有两个青年显得很突兀。其名青年身材颀长,身穿绿色长袍,略显瘦削,面色微红,丹凤眼,卧蚕眉,透出股英武之气。旁边的另名青年魁梧壮硕,面目粗犷,显得孔武有力,这两人赫然是关平和张苞。

    诸葛亮站在两人旁边,突然打了个喷嚏。

    突然间,他觉得身体凉。

    张苞看向诸葛亮,说道:“军师,我们下船买东西的时候,听见周围的百姓说襄阳已经生了疫病,甚至有的百姓都死了,你说王灿会不会也死在疫病上?”

    关平听,脸上露出期待之色。

    若是王灿得了疫病,最终无药可治,多好的事情啊。

    诸葛亮听了后,神色黯然,叹气口返回船舱了。

    张苞想开口说话,却现诸葛亮根本没有搭理他。张苞嘟囔着嘴,说道:“现在不是成功了吗?反而不高兴,令人费解。”

    关平脸上露出沉思之色,说道:“张苞,以后别提襄阳的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张苞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关平冷声说道:“让你别提就别提,襄阳死了这么多的百姓,军师能好受吗?好了,我们回船舱,睡觉就到江东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前后,也回船舱去了。

    此时,诸葛亮心的确很难受,因为他的念之差,造成了如此大的祸患。

    这切,都是他诸葛亮造成的。

    ps:保底三更之二;吼吼,求鲜花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