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42章 诸葛亮造的孽来了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襄阳城,街道上。≯>≥ ≤.<≤1﹤Z≦W≤.<≦

    辆马车缓缓行驶,在城四处穿梭。

    马车,坐着王灿和典韦。

    典韦脸的无趣,怏怏说道:“主公,城里的事情您都交给蒯良处理了,怎么还乘车四处巡查,现在曹操和孙坚领兵杀来,要整军备战呐。”

    王灿摇头说道:“人常说天灾**,襄阳的水灾是诸葛亮手造成的,影响太大,不得不重视。现在已经入夏,天气渐渐的炎热,水灾后四处都是潮湿的,很容易引疫病。我们四处看看,现有漏洞的就交给蒯良处理,也算查漏补缺,减少危险。”

    典韦闻言,立刻闭上嘴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疫病,令人闻之色变。

    古代的医疗条件不好,尤其是许多百姓得病后,刚开始为了节省钱财,只想着熬熬,硬扛过去。虽说有的人身体迅恢复,但大多数人不可能扛过去。尤其是水灾后疫病很容易传播,旦百姓上吐下泻,更加容易蔓延,所以王灿非常重视。

    这是诸葛亮造的孽,却要王灿来擦屁股,心的郁闷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两人路走过,没有现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所过之处,百姓都忙着处理地上淤积的河水和残渣。

    “哒!哒!!”

    马蹄声响起,名骑兵迅接近王灿的马车。骑马赶来的士兵经过护卫的检查后,才接近王灿的马车,抱拳说道:“大王,蒯大人有急事禀报,正在宫等候。”

    王灿听后,心咯噔下。

    这几日蒯良忙得脚不沾地,如今突然找他,难道是出现疫病了?

    时间,王灿心也是团乱麻。

    他最担心的是河水退去后,会留下各种问题,现在很可能已经爆了。王灿深吸了口气,沉声吩咐道:“回宫!”

    顿时,驾车的士兵拨转马头,和报信的骑兵朝宫内行去。

    宫殿,蒯良来回走动,显得很着急。

    王灿进来后,蒯良急忙朝王灿行礼。

    王灿开口问道:“子柔,是不是百姓出了问题?”

    蒯良点头道:“回禀主公,良正是为此事而来。昨日有百姓禀报说城北的百姓出现了腹泻的情况,不过只有两人。到了今日,却已经有二十余百姓出现腹泻的情况,严重者甚至于脱水。事情很棘手,卑职才找主公求教应对之法。”

    王灿皱眉道:“城的医师呢?难道他们束手无策吗?”

    出了事情,王灿先想到的是城的医师。

    蒯良摇头说道:“卑职已经召集了城所有的医师,但是许多的医师闻听是水灾,竟然收拾行囊离开了襄阳,留下来为百姓治病的医师很少,远远不够。现在疫病开始传播,若是不及时遏制,情况恐怕会无法控制。”

    王灿略思考,说道:“我可以立刻书信封,飞鸽传书送往成都,让华佗和张仲景带医学院的学生来襄阳替百姓诊治。但是即使他们快马加鞭,也得十天半个月才能抵达,所以现在要做的遏制疫情的扩散。”

    蒯良也很担忧,心暗骂诸葛亮。

    等上十天半个月,恐怕襄阳的百姓要元气大伤了。

    这切,都是诸葛亮造成的。

    诸葛家住在襄阳,也算是襄阳的份子,可是为了己之私,却把襄阳的无数百姓牵连进去,实在不应该。蒯良对诸葛亮这个青年才俊很欣赏,可现在却没有点欣赏,有的是厌恶,恨不得杀了诸葛亮。

    蒯良心叹息,拱手说道;“卑职替襄阳百姓拜谢主公。”

    王灿摇头道:“襄阳是我的治下,百姓也是我的子民,无须言谢。子柔,你在留下来的医师挑选几个代表人物,让他们入宫,我们议议遏制疫病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蒯良点头应下,然后转身找人去了。

    等蒯良离开,王灿喊道:“来人,传召史阿。”

    命令传达,史阿很快就急匆匆的跑进来,朝王灿恭敬的行了礼,拜道:“主公,您找卑职有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  王灿问道:“史阿,曹操和孙坚还有几日抵达襄阳?”

    史阿沉吟番,说道;“粗略估计,还有两到三日的时间。若是曹操和孙坚派出精锐士兵作为先锋,抵达的时间可能会更短些,不过大军最短也要两日才能抵达。”

    史阿现在也是大忙人,直在处理孙坚和曹操的事情。

    王灿吩咐道:“曹操和孙坚的消息要抓紧,不能放松。”顿了顿,王灿接着说道:“襄阳出现了疫病,急需医师给百姓治疗,但眼下襄阳的医师不够,你立刻传信给成都,让华佗和张仲景带医师开襄阳,可以派遣部分先行人,越快越好。”

    “诺!卑职立刻去做。”

    史阿闻听疫病传播,也是神色大变,赶忙去传信。

    史阿离去不久,大殿外就传来阵急促的脚步声。蒯良走在最前面,后面跟着六个医师,这六个人都是花白胡须的老人,是襄阳德高望重的医师。

    王灿摆手说道:“诸位不用行礼,都坐下说话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还是恭敬的行礼,然后才坐下。

    王灿看向六个年纪大把的医师,沉声说道:“你们为襄阳城的百姓留下,我在此表示感谢,谢谢你们愿意留下来为百姓治病。”

    几人闻言,连忙表示不敢当。

    言语,他们都把襄阳当做自己的根,不愿意离开。

    王灿又问道:“关于疫病,你们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其位老者说道:“蜀王,疫病本是天灾,难以救治,我们几个老头子只能竭尽所能,救多少算多少,救不了的没有办法。襄阳百姓无数,患病的百姓肯定会越来越多,但是我们的医师却供不应求,这是无奈的事情啊。”

    王灿立即说道:“医师缺乏的事情,你们暂且放心,我已经传信给成都,让华佗和张仲景带着医师来襄阳给百姓诊治,只是他们还有段时间才能抵达。所以,目前要做的是熬过这段时间,请诸位齐心协力,稳住疫情。”

    六个花白胡子的老家伙听后,惊呼道:“华神医和张神医要来?”

    他们很惊讶,眼闪烁着兴奋之色。

    六个老家伙见到王灿不兴奋,听见华佗和张仲景后却欣喜若狂。事实上,就像是做官的人期待着能见到皇帝,做学问的儒生期待着能见到当世大儒,这些行医的医师自然是想着能睹神医的风采,和张仲景、华佗聊天讨论医学。

    王灿笑说道:“两人都会来的,你们不要着急。不过此前防止疫情的散播是重之重,我有些办法,应该可行。”

    蒯良眼睛亮,拱手道:“请主公示下。”

    王灿不急不缓的说道:“其,所有患病的人,不管是豪绅、士族,亦或是官员、百姓,律隔离开来,不准和其他人接触,以免病情传播;其二,凡是病人用过的碗筷、衣服,接触过的物品,都要全部焚毁,单独配置衣物、事物,不能让病人留在百姓里面;其三,城的所有地方都用石灰水喷洒,专门消毒除菌;其四,城的牲畜旦现有死亡的,全部坑杀掩埋,这是疫情传播的途径,不能马虎”

    顿了顿,王灿看向蒯良,说道:“子柔,这四条你要贯彻下去,实在不行就调动城的士兵,强行执行,若是有反抗的人,先斩后奏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蒯良点头应下,眼露出期待之色。

    希望,这些办法有用。

    王灿的说完后,名年老的医师问道:“蜀王,《神农本草经》记载石灰可入药,但是没听说石灰加水能杀毒?杀毒又是什么呢?为什么衣物、牲畜要焚烧掩埋?不知蜀王是从何处知道的这些方法,请蜀王不吝赐教。”

    其余五个医师都眼巴巴的望着王灿,充满了求知欲。

    王灿立刻觉得头疼,这是普通的常识,他哪里知道出处呢?王灿眼珠子转,神神秘秘的说道:“几位老先生,我是在本古书上看到的,至于是什么书已经忘记了,书也不知道扔到哪里了,反正现在疫情严重,就死马当活马医,尽力而为吧。”

    几个老家伙听了后,纷纷摇头叹息。

    可惜,实在是可惜!

    ps:三更之,疼痛的周来了,求鲜花支援。好吧,为了理直气壮,今天继续加更,求鲜花辟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