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39章 诸葛出逃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天色尚早,还有些朦胧模糊。≧ ≤.﹤<1≤Z≦W≦.≦

    “咚!咚!咚!”

    轰鸣的战鼓声骤然响起,浩浩荡荡,势如猛虎。紧接着,激昂的号角声由远而近,不断地传入城。两股声音相互交错,冲破云霄,在襄阳城回荡着。

    城楼上,士兵已经严阵以待。

    诸葛亮站在城楼上眺望远方,眼闪过抹冷意。

    攻城,开始了。

    蜀军出现后,黑压压的人影逐渐靠近瓮城。吕蒙马当先,冲在最前面。当大军在翁城外停下后,护城河竟有二十艘小船漂流而下,迅下移。不多时,二十艘小船在翁城城门外的护城河停下,全都抛锚停下来

    随后,四艘小船并成排,五艘小船排成列。

    眨眼工夫,小船在护城河上搭建了条路。

    吕蒙眼带着笑意,大手挥,立刻有士兵抬着木板飞的跑上去,搭在船上。只听砰砰砰的声音传来,士兵们把木板死死的钉在小船上,将二十艘小船连在起,形成了条宽阔平坦的道路,直通瓮城。

    这些小船是吕蒙连夜派人征召的,都是向周围的百姓征调的,才在夜之间集齐了二十艘小船,否则难以搭建出座宽阔平坦的木桥。

    诸葛亮在城楼上看见后,嘴角微微上扬,露出疾风之色,却没有下令射击。

    他静静地等待,等着蜀军攻城。

    片刻后,个个蜀军踩着固定的木板过河,朝瓮城冲去。虽说士兵踩在木板上仍有丝晃荡的感觉,却足以承载士兵跑过去。

    此时,诸葛亮才吩咐道:“射箭,直射过河的蜀军。”

    诸葛亮旁边,名校尉出声问道:“军师,蜀军用木板搭在护城河上,而且木板下面都是小船,我们可以用火箭引燃木板,烧掉他们的小船。如此来,蜀军只能用梯子搭在护城河最狭窄的地方,从而颤颤巍巍的过河。”

    校尉说完后,显得颇为得意。

    诸葛亮摇头道:“你的意见我岂不知,只是我自有安排,只管用普通的长箭就是。”

    校尉脸的疑惑,不懂诸葛亮打的是什么主意。

    不过,即使城楼上的守军没用火箭,仅仅是普通的弓箭,也给蜀军造成了巨大的影响,许多蜀军被射落水,大声惨叫,更有的蜀军被弓箭射死射伤。

    蜀国过河的时候,辆辆投石车被推着行驶出来。

    这些投石车是经过蒲元改装的,威力比以往的投石车强横数倍都不止,而且抛射的石头都是几百斤的大石,射程远,足以从护城河外抛射到瓮城。吕蒙声令下,架架投石车迅运转起来,所有的投石车对准瓮城城门处的城墙,迅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!!”

    块接着块的百斤巨石砸出去,撞在城墙上,出震耳欲聋的声音。

    大石撞在城墙上,立刻出现个大洞。

    所有的投石车瞄准个位置,几轮过后,轰隆声,瓮城的城墙竟被砸垮了,露出了个三丈宽的大洞。这样来,瓮城就出现了大片空挡供蜀军穿行。

    诸葛亮看见后,嘴角却勾起笑容。

    似乎,这是件好事情。

    这时候,天已经大亮,但还是有些昏沉沉的。

    城内的私兵已经杀到了城门口,王灿带人起了攻击。诸葛亮布置好瓮城的防守,又迅赶到城楼里面,站在城楼上打量城内的情况。只见王灿带人杀来,直奔城门,想要打开城门,同时又分兵爬上城楼,攻击守城的汉军士兵。

    如此,城内和城外,都起了攻击。

    诸葛亮脸冷笑,在各处巡视番后,不知何时竟然看不到踪影了。

    不过,有诸葛亮的安排,其余的汉军士兵还在抵挡。

    吕蒙让投石车砸破了瓮城的城墙,有立刻派兵推着投石车、搬着云梯等武器杀过护城河去,如法炮制的攻打襄阳城的城门。虽说城楼上不断地射箭,但只要让士兵顶着盾牌,却还能保持局面,能稳健的攻打襄阳城。

    最终,城门被吕蒙以最野蛮的方式攻破。

    而王灿也带人杀上了城楼,成功的控制了襄阳城。

    如此,襄阳城告破。

    但是奇怪的是诸葛亮竟然神秘消失,没人知道诸葛亮去了哪里。在王灿拿下襄阳的时候,南城外的护城河上,艘小船沿着护城河进入襄阳城周围的河流,悄然离开。小船虽然不大,也有几十个士兵随行。

    船头上,站着个身穿白衣手持羽扇的青年。

    此人,赫然是诸葛亮。

    他布置好城楼上士兵的防守后,带着几十个刘备的心腹士兵悄然离开,上了在城南安排的小船。刘备的夫人已经在船上等待,诸葛亮上船后,立即开船离开。诸葛亮望着逐渐模糊的襄阳城,旋即看向身旁的士兵,问道:“昨夜的两百士兵到了预定的位置没有?”

    士兵回答道:“军师,都已经到了,这次定要让王灿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    诸葛亮笑了笑,却微微摇头。

    突然,诸葛亮面颊凉,开始下雨了。

    “滴答!滴答!!!”

    不会儿,小雨成了瓢泼大雨,雨点溅落在水面上,迅的升起迷蒙的水雾。

    士兵见诸葛亮还站在雨,劝说道:“军师,到船里避雨吧,主公把夫人托付与你,若是你有个三长两短,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办了?”刘备留下的士兵是绝对的死士,不仅要保护诸葛亮,更多的还要保护刘备的子嗣。

    诸葛亮点点头,转身朝船舱行去,临近船舱的时候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笑声凄凉,却又显得非常的痛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襄阳的战事结束后,开始处理善后事宜。王灿、吕蒙、郭嘉、徐庶、庞德、张绣、蒯良和蒯越等人聚集在刘表的宫。王灿高坐在王座上,条条的把政令颁布下去,又把需要奖赏、抚恤的政令传达,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王灿说完,郭嘉立刻说道:“主公,今日攻城的时候,卑职觉得有些奇怪,因为切都太容易了,几乎没有遇到困难。即使城有主公牵制汉军,也不该如此容易。而且诸葛亮突然消失不见,这也是个隐患。”

    吕蒙笑说道:“郭军师,诸葛亮知道刘备和张飞被杀,无心念战,所以才会顺利。至于诸葛亮消失不见,这是他偷偷的溜走,也很正常,不足为虑。”

    王灿点了点头,表示同意。

    徐庶也同意吕蒙的看法,毕竟诸葛亮留下也不可能成事。

    此时,向家的人问道:“敢问蜀王,如今襄阳已经平定,襄阳的官员该怎么安排呢?”

    这,才是襄阳世族最关心的问题。

    蔡家、蒯家、马家、向家、习家等大小家族的人都看着王灿,等着王灿话,心有期待,也有畏惧。若是王灿过河拆桥,翻脸不认帐,重新从成都调遣个官员来治理襄阳,他们不敢明着反对,因为王灿已经拿下了襄阳。

    王灿笑说道:“我说过的话依然作数,蒯良何在?”

    “臣在!”蒯良站出来应道。

    王灿沉声吩咐道:“你德才兼备,又熟悉荆襄事宜,由你担任荆州刺史,署理荆州的大小政事。至于张允和聘等人,留在襄阳听用。”

    蒯良拱手说道:“臣遵命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蒯良开口说道:“主公,襄阳毗邻曹操和孙坚,四战之地,时刻都有危险,故此臣恳请将家眷送往成都,解决后顾之忧,请主公应允。”所谓投桃报李,王灿让蒯良担任荆州刺史,蒯良也是自动的把家人送往成都。

    这也是变相的向王灿表明心志,留下家人作为人质。

    蒯良说出口,张允等人都是如此,都学蒯良把自己的家人送到成都,表明对王灿的忠心,王灿答应,脸上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他赞许的看了蒯良眼,暗赞蒯良不愧是出身大家,知进退,识大体。

    ps:三更之二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