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34章 一切都是纸糊的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王灿看着刘备,戏谑的说道:“大耳朵,你若是停下不跑,以后就没有机会了哦。≧   ≦.≦1ZW.”

    那语气,好像在诱惑着刘备继续往前跑。

    刘备听了后,大喝道;“王灿小儿,你果然是心如蛇蝎,狡诈毒辣,明明在前面的路上布下了埋伏,还想让本王去送死,还想消耗本王的兵力,绝不可能。本王告诉你,本王不走了,和你决死战!”

    王灿笑道:“大耳朵好厉害,竟然不逃了,我都佩服你的勇气了。”

    刘备听着王灿口个‘大耳朵’,恨得牙痒痒。

    他目光转,沉声问道:“三弟,可愿意随大哥杀阵?”

    张飞脏兮兮的脸上挂着笑容,脸的快意恩仇,大笑道:“大哥难道忘记了我们桃园结义的誓言吗?虽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,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。若非还要为二哥报仇,弟岂会独活。今日若是杀不死王灿,死而已。”

    张飞环眼圆睁,目光冷厉如刀,死死的盯着王灿,颌下的虬髯如钢针竖立,髻虽然蓬松散乱,却散出股桀骜狂野的气息。

    白眊兵听了后,也是深受感染。

    这些白眊兵跟随刘备征战多年,都是死忠于刘备的,再加上以刘备的手段,轻易的就能让白眊兵甘愿为他赴死。

    此时,其人吼道:“岂曰无衣?与子同袍。王于兴师,修我戈矛。与子同仇!”

    “与子同仇!!”

    “与子同仇!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所有的白眊兵听了后,大受鼓舞,显得慷慨激昂。他们大声吼叫,脸上的表情神圣严肃,充斥着悲壮怆然的气息,股无畏无惧慨然赴死的气势从他们身上散出来。随着吼声的不断传出,普通士兵也跟着大吼。

    时间,刘备麾下士兵低迷的气势骤然提了起来,迅的拔高。

    王灿看见后,嘴角勾起抹冷笑。

    两军交战,如果双方的实力势均力敌,或者是方的实力稍弱,旦英勇无畏的气势被激出来,所有的士兵能慨然赴死,无疑是极大的增加了击败对手的可能。

    然而,旦交战双方的实力悬殊太大,而且占据优势的方还有天时、地利、人和等有利的因素,不管劣势的方如何激气势,其结果也只能是驱除心的恐惧。

    在绝对的实力面前,切都是枉然。

    刘备身边只剩下四百余长矛兵,还有上千的普通士兵。

    这样的股兵力,完全无法和王灿抗衡。

    刘备感动了,他眼眶微红,大声吼道:“你们跟随我,是要谋世的富贵,是想要为家人、为祖宗争光,是想要光宗耀祖的。现在却跟着我陷入险境,还有被杀的可能,这是我的失误,在此向大家说声抱歉。”

    刘备朝士兵们鞠了躬,继续说道:“此战极为艰险,很可能有死无生。若是想要活下来的,就放下武器站在旁,他是不会杀你们的。你们可以投降,我却不能,决不投降,宁死而不屈,只要我还有口气,必定和王灿战斗到底。”

    汉军士兵听了后,更为刘备的坚持而感动。

    有时候,忠义便是如此,别无选择。

    或许士兵心有投降的想法,但是经过刘备说,反而坚定了信念。

    王灿脸上却露出讥讽之色,刘备在这时候还玩这种小把戏,悲情戏有用吗?在他的大军之下,刘备绝无可能翻盘。

    并且,王灿也决不允许。

    王灿深吸口气,看向刘备的后方,大吼道:“张虎,你个兔崽子还不滚出来!”声音落下,刘备的前面顿时传来阵急促的脚步声,虽然这里的道路并不宽,但是走来的私兵却井然有序,全都是长矛兵。狼牙营的士兵分列在两边,并不是主力。

    下午,王灿逃窜的时候,有五支队伍离开。

    每支队伍近千人,而先前参与围攻刘备的长矛兵和弓箭手只有三千多人,剩下的千多人全都由张虎带着,堵住了刘备的去路。

    既然刘备不逃,前方摆设的陷阱也没用了。

    所以,王灿把张虎拉了出来。

    两军合围,刘备被夹在了央,王灿拔出龙雀刀凌空指向刘备,大吼道:“大耳朵,来吧,老子看你能有几分能耐,看你费尽心机的鼓舞士气能否让他们把你送出去。”王灿说话丝毫不客气,还带着浓浓的嘲讽,讽刺刘备不自量力。

    刘备听了后,气得七窍生烟。

    典韦跟在王灿旁边,低声说道:“主公,张飞的武艺很厉害,而且此人忠勇,能否饶他命,然后尽力收服张飞?“

    王灿摇头说道:“山君,你都称赞他忠勇,他还会投降吗?以张飞的性格,完全是忠于刘备的,而且我们还杀了张飞的二哥关羽,这让张飞更是心存芥蒂。想要收服他,简直比太阳从西边出来都更加困难,张三爷不可能投降的。”

    典韦微微叹了口气,感到有些可惜。虽说他和张飞不相识,却也惺惺相惜。不过,以典韦自己而论,他也只是效忠王灿,绝不会投降他人。

    张三爷,亦如是!

    刘备见士兵的气势上来了,不管其他,大吼道:“杀!”

    顷刻间,刘备麾下所有的士兵起了冲锋。不过刘备却没有搭理后方的张虎,径直朝王灿的方向杀去,他现在的兵力不足,只能攻打处。

    王灿龙雀刀挥,喝道:“杀!”

    这次,典韦和王灿都没有亲自上阵,让盾牌兵和长矛兵压上去。

    “咔!咔!咔!!!”

    面面盾牌竖在地上,不停地挪动着,出咔咔的声音。

    长矛兵紧随其后,踏着小碎步向前,朝刘备麾下的普通士兵和长矛兵杀去。在刘备和王灿下令冲锋的时候,张虎也开始行动。

    但是,他并没有让私兵冲锋。

    他大喝道:“老幺,准备火药,扔出去。”眨眼工夫,十多包被引燃的火药飞出去,落在刘备的士兵,爆炸开来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!!”

    隆隆爆的炸声响起,便是肢体横飞,鲜血飞溅,惨叫声不断。

    火药的存余量少,张虎并未全部用完。

    他使用了轮火药后,脸上露出了笑容,因为火药突然爆炸把刘备士兵的阵型打乱了,而且也杀了近两百人,还炸伤了许多人。

    张虎根本不给汉军士兵缓气的机会,继续吩咐道:“老幺,传令所有士兵用弩箭射击!”顷刻间,几十名狼牙营的士兵迅射出弩箭。锋利的弩箭勾魂夺命,霸道绝伦,几轮弩箭过后,汉军士兵死伤惨重。

    如此,张虎才下令长矛兵起攻击。

    火药和弩箭打乱了刘备士兵的阵脚,才是好戏登场。张虎带着的长矛兵冲了上去,度极快,杀到汉军士兵跟前后扬起长矛就刺出去。随着长矛刺入汉军士兵的身体,立刻喷溅出蓬蓬的鲜血,伴随而来的是凄厉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这时候,刘备已经完全不顾自己的后方。

    虽说刘备知道杀死王灿的几率近乎于零,完全不可能,但是心却还存着丝念想,若是真的能杀死王灿,岂不是能扭转局面吗?

    但是,他自己都认为不肯能。

    两军交锋,刘备的长矛兵再次遇到了盾牌兵和长矛兵的组合。

    “叮!叮!叮!!!”

    锋利的矛尖刺在坚固的盾牌上,擦出溜璀璨的火星子,却没有能杀进去。霸道凌厉的战刀砍在盾牌上,出铛铛的声音,虽说巨大的力量撞击在盾牌上,给盾牌兵造成了巨大的压力,但是挥刀的汉军士兵也受到力量的反震,颇为吃力。

    刘备的士兵进攻猛烈,但是即使他们士气高昂,却也显得苍白乏力。

    “杀!!!!”

    王灿麾下私兵的军阵,突然响起声大喝。

    随后,立刻传来阵巨大的吼声。那轰然出的呐喊声从四面方汇聚成股钢铁洪流,充斥着强势无匹的气势。随着声音的喊出,盾牌下方或者是盾牌上方都有长矛刺出,轻易的刺了汉军士兵,带出温热的鲜血。

    切都显得是如此的轻松,没有任何困难。

    汉军士兵犹如纸糊,弹指可破。

    ps:三更之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