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28章 刘备脑中一片浆糊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刘悍骑马站在刘备身旁,大声问道;“主公,王灿分兵,是否需要另行追击?”

    刘备摇头说道:“不用追击,只要杀了王灿,切都能解决。 .”随后,刘备带着大军继续追杀王灿,想先斩王灿,再去剿灭其余的逃兵,从而奠定胜局。

    交战双方,个使劲儿的逃,个使劲儿的追。

    王灿回头看了眼刘备,嘴角勾起抹笑容,因为他现刘备并没有分兵去追捕分出去的部分士兵,这是王灿希望看到的情况。

    路上,刘备带着士兵不停的追,王灿不停的逃。襄阳城繁华富庶,街道虽宽,但是双方的人数都很多,刘备想迅杀死王灿,却无法扩大追杀面,只能吊在后面。即使刘备的长矛兵杀了些落后的人,却只是极少数人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王灿率领的士兵,再次分出了部分人。

    张飞骑马跟了上来,身上的伤也经过简单的包扎。

    刘备想让张飞好好的休息,但张飞想杀死王灿为关羽报仇,直死死的坚持着。虽说张飞的脸色有些泛白,但环眼乌黑的眸子却炯炯有神,神采奕奕。张飞骑在马上,皱眉说道:“大哥,王灿麾下又有部分士兵离开,是否派出部分士兵追击?”

    此时,张飞也认为该剿灭分散的士兵。

    不过张飞虽然提出了建议,他自己却没有离开的打算,他要留下来杀死王灿,这才是他的要任务。

    刘悍脸的期待,雀跃欲试。

    他刚才提出了追击的建议,却被刘备否定。但是张飞说话的分量更重,只要刘备答应了出兵,他领兵去剿灭分开的士兵,也是件大功。

    刘备神色如万年雕塑不变,还是摇头说道:“王灿连续分兵,是故意如此,这是王灿的阴谋诡计。旦我们分兵追击,就降低了王灿的压力。我们绝对不能计,必须要继续追击王灿,只要能杀死王灿,不管王灿有什么计谋都是枉然,别分心了,继续追。”

    刘备说了这番话,张飞和刘悍心神大定,都没有分心。

    王灿带人朝东门跑去,度很快。

    当王灿距离东门越来越近的时候,刘备也跟着兴奋了起来。

    城的各处城门,都有刘备的重兵把守。

    把守城门的士兵并不是对付王灿的,而是刘备用来防守的,同时也是给他自己留下的条后路。旦吕蒙破城,或者是城里面出现了异状,而刘备无法守住襄阳,他必须带兵离开的时候,才能轻易的从城门离开,这是刘备预备的后路。

    现在王灿领兵赶往城门,正刘备下怀。

    原本是用来掩护他离开的路,却成了杀死王灿的关键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刘备心就欢腾不已。

    王灿率领士兵迅的逃跑,逐渐靠近东门后,史阿大声说道;“主公,我们已经处在东门的范围内,什么时候转道?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我们人多,立刻朝南门跑去,以免被东门的守军攻击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史阿回答后,立刻把命令传达下去。

    在距离东门至少还有五百步远,甚至于更远的时候,王灿马当先的开始改道而行,没有直接跑向东门,而是朝南门跑去。他率领的所有私兵似乎是知道了些事情,都在奋力的奔跑,尤其是改变方向朝南门跑,更是非常默契。

    几千人,迅的转弯改道。

    这动作,立刻引起了刘备的注意。

    刘备期待着王灿带人从东门突围,旦等王灿攻打东门,他就可以夹击王灿。但是出乎刘备意料的是王灿没有靠近东门就已经改道了。

    更奇怪的是,王灿竟然朝南门的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这刻,刘备的脑有些迷糊了。

    旁边,刘悍也是脸的疑惑,出声问道:“主公,王灿是怎么回事,竟然朝南门的方向跑去,难道他们现东门有士兵?”

    张飞沉声说道:“城的各处大门都有重兵把守,不管王灿去哪道城门都要遭到重重阻拦。现在王灿舍弃了东门,朝南门跑去,肯定是有所图谋的。否则王灿从东门跑去南门,不仅浪费了士兵的体力,对王灿而言也不是好事情。”

    刘备挠挠头,猜不透王灿的想法。

    他回头看了眼诸葛亮所在的方向,心暗说军师在就好了。

    但是,这时候显然要刘备自己拿主意,他咬咬牙,沉声说道:“别管这么多,我们的目标是王灿,只要紧紧的跟在王灿后面,不会出错的。”

    张飞和刘悍认为有理,都继续跟着。

    只要王灿不出城,还在城,而他们又紧紧的吊在王灿后面,总有机会杀死王灿。旦王灿被杀,什么事情都解决了,城的残兵更是不值提。

    如此,刘备带人继续追击王灿的蜀军。

    刘备想迅追上去,麾下的士兵也是撒开双腿狂奔,但还是追不上。

    即使杀了吊在后面的人,都是极少数,不值提。

    事实上,刘备在追,跟着王灿奔跑的私兵也在撒开双腿夺命狂奔。对于追击的士兵而言,他们稍微慢了点不会有什么影响,但是对于逃命的士兵而言,跑得慢点很可能就要被杀死,他们不敢有丝毫懈怠,奔跑的度绝对流。

    路途上,张飞又建议道:“大哥,我们这样也不是办法。我认为可以分兵直插南门,让部分士兵抄小路在南门等着,堵住王灿的去路。”

    刘备摇头说道:“先,我们的长矛兵有限,真正的主力还是普通士兵。分兵后的兵力肯定减弱,可能会被王灿反击;其次,我们认为王灿朝南门跑去,若是他途改道,如此往复,我们却不停的分兵,到最后王灿轻易的能灭掉我们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刘备沉声道:“三弟,追吧!反正王灿还在城里面,我们有的是时间。只要吕蒙没有杀进来,我们就有机会杀死王灿。”

    张飞无奈,只得继续跟着刘备。

    半路上,王灿麾下又少了部分士兵,已经有三路士兵分开。

    刘备、张飞和刘悍看见后,似乎引以为常,都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见此情况,刘备脑已经是片浆糊,猜不透王灿的想法,但是心却觉得隐隐有些不对劲儿。王灿费了这么大的力气,半路上竟然还有士兵离开,明显不对啊!按理说王灿想要让他分兵,但现在刘备没有分兵,王灿不该继续。

    切,都充斥着古怪。

    刘备挠头搔耳,无法想通其的关键。

    临近南门的时候,王灿的士兵又少了拨,已经少了四部分。不过,王灿的人接近南门后,仍然是默契的没有靠近南门,反而朝西门奔去。如此来,几乎是绕着襄阳城连续的奔跑,不仅是追的士兵累,跑的士兵也累。

    但是追的人能停下,跑的人却不敢停下。

    张飞摇头说道:“不对劲儿,到处都好像不对劲儿。”

    刘悍挠了挠散乱的髻,脸上和眼都露出疑惑,很是迷糊。

    至于刘备,心更是片浆糊,早已经被弄晕了,搞不明白王灿是不是羊癫疯,竟然没事绕着城转圈圈。刘备甚至于都有停下来的打算,看王灿到底想干什么?但是他想到关羽的仇恨,以及孙乾和简雍被杀的场景,就无法停下。

    况且他有大军在旁,不惧王灿。

    追杀王灿,再杀之!

    刘备大吼道:“不管王灿耍什么花样,我们追上去杀死他就行。”

    两军前后,逃追。

    追赶的路上,王灿第五次分兵,又有支队伍离开,朝其余的地方跑了。刘悍和张飞习以为然,但是两人眼却有些跃跃欲试,疑惑的神色也变成了期待。因为若是王灿再分几次,他们使用长矛投射,恐怕都能杀死大批人,说不定还有机会干掉王灿呢?

    可惜,王灿没有让张飞和刘悍如愿。

    半路上,王灿没有抵达北门,就已经改变了逃跑的方向。

    他不再朝北门跑去,而是带人朝着城奔跑。大帮子人突然改道,令刘备愈加的疑惑,同时刘备心不妙的预感也愈加的浓郁起来。刘备被王灿绕了这么大的个圈子,还是猜不透王灿打得是什么算盘呢?

    刘悍又问道:“主公,王灿朝城跑去,我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刘备翻白眼,没好气的说道:“还能怎么办?继续追呗!”

    ps:三更之二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