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27章 开始布局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王灿见蔡瑁被杀,心顿时紧。≯≧≥ ﹤.<≦1﹤Z﹤W<.

    这段时间他直是住在蔡府,和蔡瑁经常聊天,觉得蔡瑁挺不错的。但是蔡瑁却被刘悍杀了,尤其是蔡瑁还是蔡雅的兄长,是他未来的大舅子,更让王灿心不是滋味儿。

    刘备现蔡瑁被杀,又哭又笑。

    他拔剑指天,仰天大吼道:“宪和,你看到没有,杀你的人已经被杀,被杀了!”刘备目光转,盯着王灿,厉声喝道:“王灿,会儿你也会被杀死,你必须死。”语气森冷,好像是从黄泉路上传出来的,让人浑身冰冷,如堕冰窟。

    蔡瑁被杀死后,跟随蔡瑁的士兵更是死伤惨重,都在争先逃窜。

    面对长矛兵的屠杀,死亡的人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尸骨,累积成山。

    刘悍越杀越勇,越来越兴奋,完全陷入杀人立功的乐趣。他杀了蔡瑁,已经立下大功,肯定会有封赏。不过他还在厮杀,因为他还要立功,要成为大将军。刘悍挥舞长刀,大吼道:“叛逆的士兵个不留,全部诛杀,既然跟随蔡瑁,就让他们永远追随蔡瑁!”

    长刀劈砍,把个个反叛的士兵击杀。

    周围的长矛兵听见刘悍的话,如狼似虎的冲上去厮杀。

    叛逆的士兵,都是他们的战功。

    张飞拄着丈蛇矛,指挥若定,有刘悍带兵厮杀,跟随蔡瑁叛逆的士兵就像是大海掀起的朵浪花,顷刻间就消失不见,被刘悍率领的士兵扑灭。

    有了长矛兵,刘备并不担心后面的局势,全力进攻王灿。

    个个长矛兵冲上去,不断地冲杀。

    刘备带来的长矛兵并不是太多,但街道看似宽阔,能容纳的也就十数人。长矛兵挺矛厮杀,能轻松的占据整条道路,挥出巨大的力量。

    王灿眼见长矛兵杀来,心有对付长矛兵的办法,却无可奈何。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他有办法却没有工具和武器,也没有足够的时间去准备,挡不住刘备派来的长矛兵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长矛兵迫近。

    退!退!退!

    王灿在护卫的簇拥下,不断地后退。

    典韦和张飞厮杀后虽然受伤了,却神采奕奕,很是兴奋,丝毫不见低迷。他身上的伤经过了简单的包扎,已经稳住了伤势,只要不动武,伤口就不会崩裂流血。

    史阿和吴晃都跟在王灿旁边,两人都是忧心忡忡,显得很忧虑。

    史阿再次问道:“主公,小将军还没有破城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破城拿下襄阳。若是小将军不能支援我们,局面就危险了,必须考虑好后路啊!”

    王灿沉吟片刻,说道:“刘备控制襄阳,又有诸葛亮辅佐,肯定会把其余的城门守住,说不定还会安排士兵等我们跑去。”

    “到时候,我们像个无头苍蝇乱窜,四处遇敌,很可能会被刘备的士兵追回城,这才是真正的面临危险。襄阳城这么大,我们完全可以画地而守。刘备面临阿蒙攻城的压力,不可能派出过多的士兵围剿,这就是我们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王灿神色镇定,让其余人都松了口气,有了主心骨,只听王灿继续说道:“我认为,与其像个无头苍蝇四处被围剿,不如集兵力,在城留下。”

    刘备使出伏兵的时候,王灿开始考虑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逃出襄阳?

    留在襄阳?

    这两个选择在王灿的脑盘旋不定,最终王灿选择了留在襄阳。既然诸葛亮早就预料到了城有叛乱,很可能会有后续安排,若是像个无头苍蝇乱窜逃逸,不仅士气低下,还会步步陷入死局,肯定必败无疑。

    与其如此,王灿反其道而行之,留在城还有机会。

    史阿立即问道;“主公有何妙计?”

    王灿吩咐道:“史阿,立即派人通知马家、向家、习家、蒯家和蔡家的主事人,把他们全都召集过来,我有事情要吩咐他们去做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史阿点头应下,立即吩咐五个下属,让他们去执行命令。

    不多时,习祯、马良和其余三家的主事人全都来到王灿旁边。王灿带着士兵且战且退,边走,边说道;“蔡将军战死,蒯良和蒯越也可能会暴露,他们两人必须带出来。蒯家的人要完成这件事,以免蒯良和蒯越被刘备杀死。”

    “是,小人定完成。”

    蒯家的主事人立即回答,眼带着急切之色。

    蔡瑁被杀了,若是蒯良和蒯越也被刘备杀死了,蒯家的支柱倒下,他们也无路可走,所以必须带出蒯良和蒯越。

    王灿的目光在马良、习祯等其余的五大家族身上盘桓,然后吩咐道:“你们都仔细的挺清楚了,现在局势危急,我的打算是这样的,你们各自……”王灿说话的度很快,迅把所有的事情吩咐完。

    五大家族的人听了后,都是点头应下。

    马良抬头看了王灿眼,见王灿神色平静,并无焦急的神情,又想到王灿的吩咐,脸上也露出钦佩的神情,能在短时间内想出应对之法,已经很了不起了。

    习祯也是如此,眼精光闪烁,并没有什么担忧。

    常言道富贵险求,想要博取世富贵,哪可能不在刀刃上行走的。他归顺王灿的时候,就已经有了这个想法,而且习家在这时候倾尽全族之力帮助王灿,只要襄阳城被破,习家肯定能得到巨大的好处。

    有付出,才会有回报。

    王灿说完后,问道:“有什么疑惑的,尽快问,时间很紧。”

    习祯等人都摇摇头,王灿便说道:“好,既然没有疑问了,都散开,回到各自的区域,立刻行动。记住,定要快,要迅,不要给刘备有反应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五大家族的主事人全都点头应下,迅散开。

    史阿说道:“主公,如此来,我们更是以身犯险,若是稍微不好,很可能全军覆没,被刘备歼灭的。”

    王灿沉声说道:“放心吧,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史阿也明白王灿提出的建议是老成之谋,是目前最合适的。

    王灿神色严肃,沉声喝道:“传令,立即撤往东门!”

    襄阳城与普通的城池不同,规格更高也更宏大壮观,共有六座城门,有大北门、小北门、长门、东门、西门、南门。这六座城门,吕蒙进攻的是属于北面的城门,王灿开始的目标也是朝北门杀去,但刘备堵住去路,现在撤退的方向则是往东门而去。

    声令下,王灿带着私兵迅后撤。

    刘备看见后,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他望向距离他不远处的张飞,又伸手指着王灿,大声笑道:“三弟,你看到没有?王灿也成了丧家之犬,开始在城里面四处逃窜,想要突围出城了。快结束了,王灿终于快死了,云长的仇,即将完成了。”

    刘备竭力嘶吼,眼眶微微湿润,非常的激动。

    多年仇恨,终于要得到解决了。

    张飞咧开嘴笑,脸上露出璀璨的笑容。

    虽然张飞和典韦战后,也受了重伤,留了许多的鲜血。即使他体质好,站在地上依旧是用长矛拄着,以免站立不稳。

    刘备看见后,命令士兵保护好张飞。

    随后,刘备带着士兵率先追上去,大吼道:“王灿成了丧家之犬,随我杀。只要杀死王灿,就可以得到功名利禄。”

    他大声的嘶吼,蛊惑着麾下的长矛兵杀死王灿。

    当刘备带兵追了没多久,眼睛骤然睁大,脸上露出惊讶的神情。这么关键的时候,王灿竟然分兵了,其部分士兵离开,没有继续跟着王灿。

    ps:三更之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