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23章 典韦战张飞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刘备和张飞起冲锋,简雍在后方指挥士兵迎敌。≧>≥  ﹤.﹤<1﹤Z﹤W﹤.≦

    两军厮杀,街道上血流成河,尸骨成山。

    堆积的尸体,也越来越多,不过都无法阻止刘备和张飞。刘备目光如刀般盯着王灿,眼闪烁着浓浓的杀意。眼前的人杀了他的二弟,睡了他的女人,并且杀死他的心腹爱将,桩桩,件件,历历在目,无法忘怀。

    这切,都让刘备怒气升腾。

    杀!杀!杀!

    唯有杀死眼前的人,他才能解脱。刘备拔出双股剑,身体稳稳地立在马背上,大声咆哮道:“王灿,今日不杀你,我刘备誓不为人。”

    声音尖唳,令人背脊生寒。

    张飞接着大吼道:“王灿小儿,还我二哥命来。”他攥在手的丈蛇矛连续不断的探出收回,就像是条潜伏的巨蟒倏忽间出洞,张开血盆大口,迅吞噬掉个又个士兵的性命,眨眼工夫就杀死十余个私兵。

    典韦瞅见张飞逞凶,眼精光闪烁。

    他咧开嘴笑,脸上露出兴奋的神情,眼战意盎然,充斥着无穷的斗志。

    当初刘备带兵拿下宛城,随后王灿破开完成,刘备弃城逃跑,张飞也跟着逃走。典韦奉命去追击张飞,却抓了个空,没能和张飞交手。现在张飞活生生的出现在眼前,还在不断的击杀大家族的私兵,让典韦越加的激动起来。

    典韦点都不关心私兵的生死,战场上被杀了只能说技不如人,怪不得别人。

    他兴奋的吼道:“张飞,某家典韦在此,休要猖狂!”随着声音落下,典韦手的两柄铁戟砸下去,就像是两条黑色蛟龙张牙舞爪,肆意狰狞,将周围的汉军士兵全部打杀。他戟砸出去,把名汉军士兵的脑袋打烂。

    刹那间,红的、白的混合着流溢出来。

    那名汉军士兵倒在地上,被典韦胯下的战马踩在胸膛上,死无全尸。

    张飞瞅见典韦杀来,感觉到了股巨大的压力。他抬头看着典韦,知道眼前狰狞吓人的恶汉是个劲敌,不是旁边的虾兵蟹将。

    要杀王灿,肯定得解决典韦。

    “典韦受死!”

    张飞抡起丈蛇矛,不停地转动。

    顷刻间,丈蛇矛好像是成了个快转动的风车。凡是碰到蛇矛的私兵都是直接被挑飞,倒地不起。

    个又个私兵倒下,令周围的私兵为之胆寒。

    这时候,竟然没人敢靠近张飞了。

    他嘿嘿笑,然后策马冲向典韦。在距离典韦只有两丈远的距离,张飞猛地收回蛇矛,左手握住蛇矛的间位置,右手握住蛇矛尾段。他右手抖,丈长的蛇矛矛尖迅的晃动起来,好像是摇动杆大枪,前方出现了无数的幻影。

    劲风呼啸,蛇矛呼呼作响。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突然,张飞右手紧,攥着蛇矛尾端力,刺出蛇矛。

    矛尖破空,伴随着无数道影子刺向典韦。任谁看了张飞这矛,都无法现真是的长矛具体在哪个位置,好像所有的矛尖都是真是的。

    典韦凝神静气,瞪大眼睛,提起口气,双腿死死夹住马腹,吼道:“破!”

    他右手抡起铁戟,蛮横的砸出去。

    铁戟所过之处,出呼呼的风声,锋利耀眼的戟尖划破空气,更是出尖唳的锐啸。典韦双目如电,戟挥出后竟然不偏不倚的砸了张飞的蛇矛,把蛇矛撞开了。即使如此,典韦也感觉手掌微微麻,承受了巨大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好,够劲儿!”

    典韦不忧反喜,越的兴奋。

    “再来!”

    张飞打得兴起,立即抡起蛇矛朝典韦砸过去。在张飞手,没有花哨炫丽的招式,有的仅仅是刺、砸、劈,简单易懂的招式,却伴随着千斤巨力,无可抵挡,霸道无匹。典韦也是如此,摒弃了花哨的招式,化繁为简,招招致命。

    典韦眼见张飞的蛇矛砸下来,抡起铁戟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硬碰硬,绝不躲避。

    “铛!”

    兵器碰撞,撞击的地方摩擦出耀眼的火星。不仅如此,撞击的地方甚至于已经产生了切割机切割钢铁的焦糊味儿,刺鼻难闻。

    “希聿聿!!!”

    两人拼斗,胯下的战马都感到吃力,不停地嘶吼悲鸣。典韦和张飞完全是硬碰硬的较量,比拼的是实打实的力量,没有点花哨,不会你用枪戳我下,我再用刀砍你下,完全是铁汉子之间的较量,谁的力量强谁就是大哥。

    “呔,典韦受死!”

    张飞和典韦连续拼了几个回合,感到手掌生疼。

    他面色凝重,倾尽全力厮杀,想在最短时间内解决典韦。而典韦不甘示弱,也是使出全身的力量,戟比戟强悍。两人的兵器碰撞后,都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,都承受了定的伤害,但是两人没有退让步,杀意十足,都想着干掉对方。

    “轰!!!”

    两人拼斗了几十招,典韦胯下的战马无法支撑,四蹄软,直接倒下。不仅如此,战马的脊椎都被典韦坐断,可见典韦的力量有多大。

    张飞瞅见典韦落下,心大喜。

    他攥住蛇矛,迅探出,戳向典韦的心脏。

    战马摔倒的瞬间,典韦就知道情况不妙,但是典韦从马上落下,没有反应时间,只能尽量的挪动身体,最终被张飞的蛇矛戳在肩膀上,承受了矛。张飞力大无穷,蛇矛没有任何东西能够阻挡,轻易的破开了典韦身上的铠甲。

    矛尖戳入血肉,顷刻间血液飞溅。

    张飞还想要用力,但是他的战马也相继倒下,被弄了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典韦稳住了身体,敏锐的知道这是个好机会。

    典韦身体退侧,避开了张飞的蛇矛,忍着肩膀的痛楚揉身而上。他咬牙忍着肩膀上的痛楚,右手抡起铁戟劈下,铁戟还没有劈到张飞,那凌厉的气势就让张飞为之变色。张飞身体高大粗壮,动作却灵活无比,迅的收回长矛,挡在身前。

    “铛!!”

    铁戟和长矛碰撞,张飞下被典韦压着。

    虽说典韦右手劈下的铁戟被挡住,但是他左手的铁戟迅撩起削出。

    “噗!!”

    张飞没来得及反应,典韦左手的铁戟已经从他右侧的肋骨划过,锋利的戟刃割裂张飞身上的铠甲,割裂了血肉,在张飞的肋骨横着划过,留下了条尺长的口子。锋利的戟刃所过之处,血肉翻出,鲜血喷溅。

    蹬!蹬!蹬!

    张飞和典韦受伤后,都是连退数步,才稳住了身形。

    典韦盯着张飞,眼神凶狠,好像是山林的猛虎盯着猎物,沉声喝道:“张飞,你很好,很厉害,是个劲敌,可惜还是要被我杀死。”

    典韦没有招安的心思,杀了张飞再说。

    唯有杀戮,才是最直接的手段。

    张飞身体右侧的肋骨到小腹处被典韦划了条伤口,鲜血横流,很是吓人。但是张飞昂然而立,眼没有任何的畏惧,丈蛇矛倒拖在地上,张飞大吼道:“丑鬼,不是我死,而是你被我杀,我要杀了你,再杀王灿!”

    说完后,张飞提着蛇矛冲向典韦。

    两人都是以命搏命的打法,完全不顾及自己的性命,只要能杀死对方就好。

    连续不断的争斗,两人身上的伤痕也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不过,周围的汉军士兵和私兵都不敢靠近典韦和张飞,好像被两人吓破了胆,都是畏惧且崇敬的望着两人。尤其是习祯和马良看见典韦展现出来的力量,更是觉得不可思议,太厉害太霸道了,这样的人简直可以横扫荆州武将。

    典韦和张飞厮杀的时候,王灿和刘备已经交手了。

    刘备大骂道:“狗贼,去死!”

    他策马杀向王灿,手的双股剑交叉,然后奋力削出去。在刘备杀向王灿的时候,战马的左右两侧还有白眊兵跟随,保护刘备的同时也奋力杀敌。

    王灿冷笑两声,龙雀刀迅劈下。

    “铛!铛!”

    刘备的双股剑也是神兵利器,和龙雀刀碰撞后竟然没有损伤。不过刚才的撞击让刘备感受到了王灿强悍的力量,但刘备却无所畏惧。

    他要杀了王灿,雪前耻。

    然而,王灿也想杀死刘备,解决个大患。

    ps:三更完成,吼嗓子,求鲜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