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20章 沸腾的杂牌军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王威看见典韦和王灿逞凶,面容冷峻,杀向王灿。≧≥≧ ﹤.<≤1﹤Z≦W≦.

    “王灿狗贼,拿命来。”

    王威的武艺并不是特别厉害的,却也不是泛泛之众,武艺和周仓相差不多。他出手对付王灿率领的家族私兵没有多少困难,况且王威身后还有无数的士兵跟随,杀向王灿更是没有遇到危险。王威不停地挥刀,斩草砍树般杀死接近他的私兵。

    “噗嗤!噗嗤!”

    王威身旁,部分士兵戳出长矛,将冲上来的私兵杀死。

    有了长矛兵掩护,王威更是信心十足。

    眼见和王灿的距离越来越近,王威也越来越兴奋。在王威的眼,王灿已经变成了座金山银山,或者是条通往王侯将相的通天大道。只要他杀死了王灿,再把王灿的脑袋割下来挂在腰间,就有了晋身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王灿,某家傅巽来也!”

    正当王威满怀憧憬的时候,傅巽策马杀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和王威并驾齐驱,都朝着王灿杀去。

    两个人都死死的盯着王灿,从而忽略了王灿不远处的典韦。两人相视望,眼都闪烁着贪婪的神色,都想先步拿下王灿。

    本是同阵营的人,彼此却成了竞争对手。

    “他娘的,把俺老典忘记了。”

    典韦见傅巽和王威都盯着王灿,心愤愤不平。好歹他也是王灿的员猛将,有身份,有地位。两个人杀过来后总该对,该有个人来送死,可惜两个不识货的人都不招呼他,反而全都跑到王灿跟前送死。

    典韦拍马背,策马插上去,咆哮道:“王威小儿,典大爷来了。”

    他和王威的距离更近,连赶几步,很快堵住了王威的去路。

    王威见典韦横空杀出来,并且挡住他的财路和官路,非常不耐烦。他壮着胆子,大吼道:“丑鬼,赶紧滚开,老子没闲工夫和你瞎扯。”王威看见典韦小山般的身躯挡路,心也闪过丝惊惧,但是看见傅巽朝王灿杀去,顿时急不可耐。

    傅巽瞥见王威被挡住,嘴角勾起抹笑容。

    王威被挡住,他就少了个竞争对手。

    王灿看见傅巽主动杀过来,脸上也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王灿害怕的不是傅巽杀过来,反而担心傅巽和王威不战而退,这才是王灿不愿意见到的。他要用雷霆手段斩杀傅巽,震慑汉军,鼓舞士气。私兵没有经过训练,想让他们爆出最强的力量,唯有他表现出强势霸道的面,让私兵沸腾起来,才能疯狂厮杀。

    王灿策马加,度越来越快。

    马蹄声响起,王灿好像是阵风,迅朝傅巽飘去。

    傅巽看见王灿杀过来,心欢喜不已。

    王灿策马冲锋,傅巽却又感受到了股无可匹敌的气势,将他死死的压制住。但是傅巽的脑子里面全都塞满了击杀王灿的好处,咬咬牙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眨眼工夫,两人骑马相遇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傅巽钢牙咬紧,双手握刀劈下。

    王灿借助战马迅冲锋的力量,整个人的气势已经到达了巅峰,气势如虎,无畏无惧。他提着龙雀刀,在傅巽刀劈下的时候骤然力。

    刀撩起,和傅巽的战刀碰撞。

    “铛!”

    兵器碰撞,王灿的龙雀丝毫无损,傅巽的战刀却多了个口子。

    “咕咚!”

    傅巽猛地吞了口口水,脸上露出惊骇之色。因为他感受到了巨大的力量从兵器碰撞的抵挡爆出来,那感觉就像是沉寂多年的火山骤然爆,浩浩荡荡,浩瀚巨大,充斥着无可匹敌的力量。傅巽手臂颤抖,握住战刀的双手传出撕心裂肺的疼痛。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傅巽惨叫声,身体不停的晃动,几乎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“希聿聿!”

    王灿双腿加紧马腹,胯下的战马突然停下。

    王灿手的龙雀刀撩起后,他猛地扭腰,正面对着傅巽的方向,龙雀刀在半空扑棱棱翻转过来,顺势劈下。

    “咻!!”

    道银白色的匹练在空掠过,刀刃瞬间就割破了傅巽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噗!!”

    鲜血从脖颈上喷洒出来,王灿刀将傅巽的脑袋割下。他眼疾手快,探手把傅巽的脑袋抓了过来,拿在手。

    刚才的刀,傅巽没来得及反应,就被王灿杀死。

    王灿抓着傅巽的脑袋,奋力朝孙乾的方向扔去,大喊道:“杀敌,杀敌!”

    伴随着王灿的吼声,傅巽的脑袋在空划过,路飘洒着殷红的鲜血。大家族的私兵看见后,大声吼叫,显得无比的激动。尤其是马良、习祯等人更是神色兴奋,不过他们的脸色有些苍白,因为面对如此血腥的场面,他们是第次遇到,有些不适应。

    傅巽的脑袋被扔出去,私兵的情绪到了个**。

    这支杂牌军,彻底沸腾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大吼大叫,好像是吃了兴奋剂样,无法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在王灿扔出傅巽的脑袋后,典韦也大声咆哮道:“主公,俺老典也来个。”他的声音非常大,嗡嗡作响。只见典韦蒲扇版的大手抓着颗血淋淋的脑袋,也是朝孙乾的方向投掷了出去。脑袋飞过,路飘血,最后砸在名士兵身上,吓了汉军士兵大跳。

    孙乾和简雍脸色苍白,眼露出畏惧之色。

    他们没有见过王灿厮杀,现在看见王灿三两下杀了傅巽,并且血腥的把傅巽的脑袋砍下并且扔了过来,简直太暴力了,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恶魔,王灿简直就是凶恶残暴的恶魔。

    孙乾大吼道:“杀,杀死王灿。”

    简雍和孙乾都在不停的呐喊鼓舞,给士兵鼓气,同时他们的心也很担忧,因为局势开始倒向王灿了。王灿看见周围热血沸腾的私兵,看见他们凶狠如狼的眼神,兴奋得放声大笑,这才是他要的效果,这才是最凶猛的士兵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正当王灿骑马往前冲的时候,名汉军士兵提着长枪杀来,刺向王灿。

    但是他出手的瞬间,脖子上已经多了条血痕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眨眼工夫,伤口破裂。

    血肉崩裂,士兵的脖子上喷涌出殷红温热的鲜血。那士兵瞪大了眼睛,脸上露出疑惑的神情,没有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,为什么突然就被杀了。眨眼间,士兵的长枪砰的声落在地上,身体也倒在地上,被其余的士兵践踏踩碎。

    出手的人,正是史阿。

    虽说史阿没有骑马,他的战斗力却更加强悍。

    史阿跟在王灿的旁边,直随行保护着王灿的安全。只要是接近王灿的人,都被史阿、吴晃以及英雄楼的剑师杀死,有了这样的股力量,王灿简直是路畅通。

    另边,典韦以蛮力开道,不断冲杀。

    他就像是头远古巨兽,凶猛残暴,杀得汉军士兵不断后退。

    两军对垒,当王灿把私兵的气势提起来后,局面开始改变,甚至于出现边倒的情况。即使孙乾和简雍命令士兵抵挡,即使汉军士兵也竭尽全力,但是他们面对着如狼似虎的私兵,汉军士兵感到了害怕,感到了股无可战胜的气势。

    汉军士兵被压制着,只能后撤,不断地后撤。

    凶猛悍勇的私兵的目标是孙乾和简雍,汉军挡住了他们的道路,他们就血腥的碾杀过去,杀死挡在前面的人。

    孙乾看着王灿,身体冰冷,如堕地狱。

    这战,肯定是打不赢了。

    孙乾看向简雍,快的说道:“宪和,王灿此人太厉害了,这么快就把混乱无序的私兵变成了饿狼猛虎。我们的士兵虽多,肯定拦不住。你立即派人通知军师,并且带人去宫把怀孕的夫人带到主公身边,以免被王灿的人抓获。”

    简雍知道事情紧急,没有推拒,直接说道;“公祐,你保重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简雍在士兵的掩护下隐入士兵当,悄然离开。

    ps:三更完成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