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19章 给我杀过去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简雍和孙乾身穿铠甲,腰悬宝剑,骑在马上威风凛凛,儒雅透出英武之气。>  ≯ ﹤.﹤﹤1﹤Z﹤W.但是两人周围都有士兵保护,以免被人杀死。

    孙乾注意到典韦,心惊讶了番。

    典韦在此,岂不是王灿也在吗?

    孙乾环顾番后,最后把目光落在王灿身上。他看了眼王灿光秃秃的下颌,觉得很诧异。旋即,孙乾眼珠子转,大吼道:“王灿,我家军师早就料到城会有人作乱,已经布下了天罗地,你是不可能逃出去的。若是立即投降,或许还能保住性命。”

    孙乾这么说,是为了打击对方的士气。

    跟着王灿的不是军士兵,而是各大家族聚集起来的私兵。这些人没有经过训练,没有令行禁止的纪律,所以孙乾审时度势,想动摇对方的信念。

    “刷!刷!刷!”

    孙乾话音落下,队手持弓箭的士兵杀了出来。

    弓箭手整理列队,开弓拉弦,瞄准了对方。

    这幕,使得最前方的私兵停顿了下,本能的感到畏惧。王灿被狼牙营的士兵簇拥着,没有被弓箭威胁。况且王灿自身的武艺也极为厉害,并不担心弓箭能射他。不仅如此,还有典韦和史阿也在保护王灿,不存在危险。

    双方的大军,在宽阔的街道上对峙。

    简雍低声说道:“公祐,下令射击,射死王灿。”

    傅巽和王威也等着孙乾下令,可孙乾却说道:“即使弓箭射出去,也难以杀死王灿,所以先动摇他们的信心,等瓦解了对方的力量,才能轻易杀死王灿。”孙乾并不精通行军布阵,但诸葛亮面授机宜,而且孙乾的眼光也不错,能看清楚局势。

    孙乾继续大喊道:“王灿,你已经被包围了,负隅顽抗也不可能取胜,继续杀下去,死的人将会更多……”

    孙乾就像是叽叽喳喳的夏蝉,不断地说话。

    不过,王灿周围的私兵并没有后退。他们近万人,力量强大,根本不怕孙乾。就在孙乾喋喋不休说话的时候,马良突兀的大吼道:“杀死孙乾者,赏百金;杀死简雍者,赏百金;杀死王威或者傅巽,赏百金,杀!给我杀过去!”

    马良大声呐喊,非常果断,虽说马良年轻,但是周围的私兵却并不轻视。尤其是马良聚拢的家族,更是佩服马良的胆量和魄力。

    “杀!!!”

    转瞬间,马良周围的私兵轰然大吼。那震耳欲聋的吼声好像是巨大的山石滚落,出轰隆隆的声音,不停地回荡。

    隶属于马良的两千私兵起了冲锋,朝孙乾和简雍冲去。

    对普通的家族私兵而言,他们生是家族的人,死是家族的鬼,完全属于家族。

    若是能得到百金,足够他们不愁吃喝。

    尤其是杀死孙乾或者是简雍,或者是杀了傅巽和王威,都是为家族立下大功,肯定会得到优待。而且蜀王还在注视着,若是能得到蜀王的青睐,他们还有机会步登天,这是令无数私兵为之心动的。

    财帛动人心,权势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王灿顺着声音看去,目光落在马良身上,很是欣赏。

    有魄力,不愧是白眉马良。

    孙乾看见私兵起了冲锋,神色骤变,下令道:“射箭,射死他们。”声令下,前排的弓箭手拉紧弓弦,将早已搭在弓弦上的弓箭射出去。

    “噗!噗!!”

    双方的距离本就不远,弓箭射出,眨眼间戳入私兵的身体。

    沉闷的声音,好像是敲打着心脏,令人头皮麻。然而,冲锋的私兵脑全是立功和钱财,忽视了那令人恐惧的弓箭。

    他们死死的盯着孙乾和简雍所在的位置,不顾自身的安全。

    私兵是家族的,但也是人,也有雄心壮志。

    为了家族,为了自己,他们把性命豁出去了,只为杀敌立功。马良拉起的私兵起了冲锋,习家和向家拉拢的家族私兵也开始往前冲。街道上,因为双方的交战乱做团,显得无比的血腥,全都是蛮横的冲上去。

    继马家、习家和向家之后,蔡家和蒯家的私兵也开始冲锋。

    场大战,彻底拉开。

    弓箭虽然可以杀敌,而且弓箭的杀伤力也非常惊人,但是随着双方的距离迅拉近,弓箭便没有了用处,反而成了累赘。

    弓箭手看着私兵杀上来,立刻换掉弓箭,拔出腰间的战刀,迎向私兵。这其,也有部分士兵使用的是丈长的长矛、长戈,或者是锋利尖锐的长枪。他们冲锋的时候,长达丈的武器往前刺出,就能杀死冲过来的私兵,占据定的优势。

    傅巽拍马背,喊道:“孙大人,看我斩杀王灿!”

    王威也拍马杀出,吼道:“王灿受死!”

    两人骑马迅的往前冲,而且目标都非常的明确,都想杀死王灿。

    简雍见傅巽和王威先后杀出,立即命令周围的士兵合拢过来,保护他们,然后说道;“公祐,小心些,王灿箭术通神,我们若是不小心,可能成为他的箭下亡魂。”

    孙乾点了点头,躲在士兵当。

    王灿即使想着射杀他们,却也不可能。

    远处,王灿看见两军交锋,朝典韦和史阿说道:“山君,史阿,两军开始厮杀了,我们也冲上去,看谁能率先杀死傅巽和王威。嗯,还有躲在士兵的孙乾和简雍。”

    史阿撇撇嘴说道:“典韦天生就是战场厮杀的人,即使我的剑术厉害,但是在战场上厮杀,哪能是老典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典韦哈哈笑:“我已经憋了很久,管他呢,杀上去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驾!!”

    典韦跃马杀出去,提着铁戟迅往前冲。

    当日王灿行人在襄阳城外截杀刘备的时候,典韦没杀过瘾就结束了。现在两军混战,这才是真正的厮杀。

    典韦无比的兴奋,挥舞着铁戟,痛痛快快的大杀番。

    王灿拍马背,也策马杀了上去。

    史阿见此,无奈的摇了摇头。若是讲究刺杀,典韦绝对不是史阿的对手,可这样光明正大的杀戮,他哪能比得过王灿和典韦呢?眼见王灿和典韦已经杀了上去,史阿干脆翻身下马,提着柄长剑踏步前冲。

    他站在地上左右腾挪,显得游刃有余,如鱼得水。

    三个人,先后杀上去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典韦咧开嘴放声大笑,吼道;“爽快,真他娘的爽快,杀!”

    典韦杀得兴起,简直是尊魔神般。他魁梧的身体稳稳的坐在马背上,手的铁戟见到敌兵就猛地劈下,蛮横强悍的力量之下,无人能挡。铁戟起起伏伏,股劲风环绕在铁戟周围,尖锐的呼啸声成了汉军士兵的梦魇,勾魂夺命。

    不远处,王灿也骑马往前冲。

    口龙雀刀,刀刀致命,刀刃所过之处,飞溅出溜溜血珠子。

    惨叫声,响成片。

    随着王灿和典韦的冲杀,所有的私兵显得无比的兴奋,私兵的气势被王灿和典韦带动起来,变得气势如虹。私兵们看着典韦和王灿厮杀,心觉得热血沸腾。尤其是马良和习祯两人,更是小小的震撼了把。

    没想到,王灿也是个高手,太令人惊奇了。

    ps:三更之二,继续求花,拜谢诸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