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10章 阳奉阴违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蒯越和蒯良都盯着蔡瑁,不知道蔡瑁玩什么花样。  ≤.≤﹤1﹤Z≦W.

    蔡瑁问道:“子柔、异度,你们两人对咱们目前的情况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蒯良皱眉说道:“德珪,你我都不愿意归顺刘备,这是蒯家和蔡家相互通气的,莫非你闲不住了,准备投靠刘备?”

    蔡瑁摇头说道:“刘备不过是个破落户而已,有什么好投奔的。”

    蒯越问道;“你搞得神神秘秘的,到底准备做什么?”

    两兄弟接连问,没有弄清楚蔡瑁的意图,被搞得头雾水。

    蔡瑁见两人都盯着他,大有拷问的趋势,耸了耸肩,慢腾腾的说道:“好吧,我就这样问,你们两人觉得蜀王怎么样?”

    蒯良听,顿时有了点明悟。

    他神色严肃的说道:“德珪,你归顺蜀王了吗?”

    蔡瑁理所当然的摇了摇头,说道:“暂时还没有,我把你们找来商议事情,就是为了蜀王的事情。你们也都知道小雅和月英离家出走,已经在成都住下。前段时间小雅来信,说打定主意不嫁刘表,要嫁给蜀王,所以我才有问问你们想法的念头。”

    虽说王灿在蔡瑁的府上,但蔡瑁却没有承认。

    防人之心不可无,他已经归顺了王灿,得为王灿考虑。所以蔡瑁点点的松口,必须确定蒯良和蒯越都选择了王灿,才会把王灿抛出来。

    蒯良和蒯越闻言,顿时沉默了下去。

    蔡雅的事情,两人是很清楚的。

    蔡瑁凭借蔡雅和王灿的关系,有接触王灿的想法也很正常。两人都仔细的琢磨,却没有立刻答应或者是立刻否定。片刻后,蒯良又问道:“德珪,城里面必定有王灿的下属,你和他们联系了吗?”

    蔡瑁脑袋摇得好像波浪似的,直接否定了。

    蔡瑁说道:“小雅颗心已经倒向了蜀王,借此机会,我也有意倒向蜀王,就看看你们两人有什么看法,我们商议下。”

    蒯良严肃的道:“如今天下大乱,我们荆襄世族不归顺刘备,终究是要择木而栖,否则战乱起,就会遭到影响。曹操和孙坚的手不能伸到襄阳来,归顺王灿是条可行之道,而且我们和王灿也是旧识,肯定能得到重用。”

    蒯越几乎是嘱托的说道:“德珪,你有小雅这条线,就是王灿的内兄。有了这层关系,尽量争取荆人治理荆襄,保证我们荆襄世族的利益。若是换做其他的人,对我们荆襄世族有影响。王灿不比刘表,想蒙骗他不可能,所以尽量保全我们自己的利益。”

    蔡瑁听了蒯越和蒯良的话,嘴角勾起抹笑容。

    这两个家伙,也是不甘寂寞之辈。

    番话,轻而易举的让两人决定了归顺王灿。

    蔡瑁轻咳两声,故作神秘并且压低声音说道:“我告诉你们,我……”话刚刚说了半截儿,书房外响起砰砰砰的敲门声。

    蔡府的老管家喊道:“老爷,汉王来了,在大厅等您。”

    蔡瑁听,身上的寒毛竖立,整个人像是柄拉开弦的大弓,骤然绷紧了起来。事实上,这也是种做贼的心思,他知道王灿在府上,心就显得特别的敏感,好像有人知道这件事样,尤其是刘备突兀的来了,更让蔡瑁紧张。

    旋即,蔡瑁放松了下来,因为刘备真的现了王灿,早就带兵包围蔡府,气势汹汹的直接杀进来,不会温柔的在大厅等候。

    刘备来此,肯定知道了蒯越和蒯良在此,才会到这里。

    蔡瑁说道:“子柔、异度,你们两人藏起来也没有任何意义,随我起去。”

    蒯良点头道:“我们的行踪都在刘备的掌握,当然得出去。”

    蒯越接着说道:“我们去看看,到底刘备有什么打算。”

    三个人整理好衣衫,出了房门,迅的朝大厅走去。进入大厅后,三人恭恭敬敬的朝刘备见礼,然后分开坐下。

    蔡瑁是主,率先开口问道:“汉王来此,有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  刘备目光从蒯良和蒯越身上掠过,然后笑说道:“孤听说你们三人开怀畅饮,非常羡慕,所以特来凑凑热闹。”刘备没有假惺惺的假装不知道蒯良和蒯越在此,很坦然随意的说出知道蒯良和蒯越在这里的情况。

    蒯良摇头说道:“闲来无事,饮酒打时间,有何羡慕之处?”

    蔡瑁说道:“汉王日理万机,事务繁忙,能莅临蔡府,是蔡府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刘备看见蔡瑁、蒯良和蒯越似乎真的闲不住,不愿意赋闲在家,心反而高兴。他坐直了身子,正色道:“孤接手荆州,处理襄阳的事物,总是力有未逮,觉得有些困难,所以想请三位助我臂之力,不知三位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他开门见山的提出意见,没有点拖泥带水。

    蔡瑁眼睛亮,说道:“汉王,此事可否容瑁考虑几日,再给汉王答复。”

    刘备望向蒯越和蒯良,问道:“异度、子柔,你们两人呢?”

    蒯良和蒯越疑惑的看着蔡瑁,最终还是说要考虑几日。刘备见三人统了意见,心反而欢喜起来。蔡氏和蒯氏都是荆襄大族,相当于同气连枝,肯定是共同进退,所以刘备对蒯良和蒯越要考虑几日没有任何的怀疑。

    相反,他觉得蔡瑁态度生了变化,这是好事情,

    纵然是考虑几日,也有了机会不是?

    刘备解决了件大事,站起身,笑说道:“你们难得小聚回,孤先回去了,你们继续聊?”说完后,刘备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刘备走后,三人回到书房。

    蒯越坐下后立即问道:“德珪,你是什么意思?刚说准备归顺蜀王,怎么却突然变卦,难道你真的准备归顺刘备吗?”

    蒯良仔细的思索,旋即说道:“德珪,难道你想要重新掌握兵权。我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事情,即使刘备用你,也只是用你的人脉关系拉拢荆襄世族,不可能让你掌握兵权,所以你是与虎谋皮,不会成功的。”

    蔡瑁说道:“子柔,我知道不容易掌握兵权,但是假意归顺刘备,却有活动的机会。到时候,我们更容易拉拢属于我们阵营的人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蒯良点头道:“这倒也是!”

    突然,蒯良问道:“你先前说有什么要告诉我们,到底是什么事?”

    蒯越也盯着蔡瑁,觉得有大事情。

    蔡瑁深吸口,回头看着书房旁侧的帘子。只听‘刷’的声,帘子掀起,里面走出人。此人不是别人,正是王灿。此时的王灿已经不再是穿着小厮服侍,已经换了身博领大衫,显示出非凡的气度。

    蒯良仔细的打量了番,辨认出了来人是谁。

    虽说王灿剃了胡须,但是佛靠金装人靠衣装,打扮番后就有迥然不同的气度。

    蒯越连连惊叹,低声说道:“蜀王,果真是好手段,好手段,人人都说您在城外躲藏起来,现在却躲在德珪府上,当真是出人意料。”

    王灿含笑而坐,说道:“不入虎穴,焉得虎子。襄阳这样的座坚城,若是不从内部突破,单凭几万大军,难以攻破。无奈之下,我只有只身入城,两位愿意归顺蜀国,我不胜荣幸啊!异度的意见我答应了,荆人治理荆州,你们认为如何?”

    蒯良和蒯越心头大喜,拜道:“蒯良(蒯越),拜见主公。”

    有了王灿这句话,荆襄世族的利益就能保存。

    同时,蜀国实力强大,再加上荆襄世族的协助,能轻松地在襄阳站稳脚跟,这便是王灿实力强大带来的好处。

    你实力强,人家才能跟着你走。

    ps:三更之二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