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09章 一场戏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蔡府外,辆马车缓缓行来。≧ ≯≥ ≤.≦﹤1≤Z﹤W.

    当马车停下,蒯越和蒯良从马车上走了下来,朝蔡府行去。虽说刘备时刻派人监视着蒯良、蒯越和蔡瑁的动静,却没有限制他们的行动。两人下车后,用眼角的余光左右打量了番,现跟随而来的人已经悄然离开。

    显然,这是监视他们的人。

    相比于蒯家和蔡家,刘先的运气就没有这么好了。

    刘先名震荆襄,是襄阳城大名鼎鼎的人物,但是刘先只有个好名声,没有强大的家族背景,所以轻而易举的就被刘备羁了押起来。虽说蒯府外面时刻有人注意着,但是他们却不敢阻拦蒯越和蒯良的行动。

    蔡瑁得知两人抵达,早早的在大厅等候。

    蒯良走进来后,问道:“德珪,现在是非常时期,出行都有人跟着,你把我们兄弟找来,有什么要事啊?”

    蔡瑁笑了笑,热络的走上去拉着蒯良和蒯越的手,低声说了几句话。随后,蔡瑁朗声大笑道:“哎,我个人呆在府上闷得慌,特意找你们两人来饮酒作乐。”说着话,蔡瑁把两人带进大厅,高声喊道:“上酒食,今日我要痛饮番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府上的侍从急忙端着酒食进来。

    三个人开怀畅饮,非常高兴。

    相互间,好像有说不完的话,但全是牢骚的话。

    端着酒食上来的随从,有些人时不时的打量三人番,而且做事的时候都仔细的侧耳听着三人的话,字不漏的记在心。

    蔡瑁丝毫未察觉,依旧大声说话,大碗喝酒。

    到最后,三人都喝醉了。

    蔡瑁踉踉跄跄的站起身,有些口吃的吩咐道:“来人,将他们送到后院休息,小心点,别摔着了,要是摔着了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蔡瑁脚跟软,自己反而摔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搀扶蒯越和蒯良的小厮轻声喊叫,却现蒯良和蒯越真的喝醉了,这才搀扶着两人朝后院行去。蔡瑁都已经醉得走路困难,所以小厮没有去试探,直接把蔡瑁搀扶起来往后院行去,等三个人睡下后,竟然有小厮悄悄的溜出府外,出去了趟才跑回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宫内,偏殿。

    诸葛亮和刘备相对而坐,诸葛亮说道:“主公,刚才有消息传来,说蒯越和蒯良去了蔡瑁府上,两人和蔡瑁喝得酩酊大醉,都泄着心的苦闷呢。”

    刘备皱眉道:“该不会是两人逢场作戏,故意如此吧?”

    诸葛亮摇头说道:“不可能,蔡府安插的探子说他们的确喝醉了,满身的酒气,而且三个人都踉踉跄跄的,肯定是真的喝醉了。”

    刘备笑道:“这么说,他们是不甘寂寞,想出仕为官了。也对,大丈夫岂可无权,他们直都是身居高位的人,现在被冷落在家,不习惯也是在所难免的。”

    刘备脸上露出希冀的神情,笑问道:“蔡家和蒯家处处受限制,连出门都有人跟踪,三人都知道闲赋在家的无奈。孔明,他们现在闲得慌,我若是主动去招揽他们,让他们重新做官,你认为怎么样?”

    诸葛亮说道:“倒也可行,但若是他们归顺了,却以家族利益为先,考虑的全是如何壮大蔡家和蒯家,主公该怎么办呢?”

    刘备脸自信的说道:“无妨,只要他们肯出仕,我就有信心把他们收为己用。”

    “嗒!嗒!嗒!”

    殿外,忽然传来急促的声音。

    孙乾急匆匆的跑进来,朝刘备揖了礼,然后说道:“主公,大事不妙了,城里面到处都在谈论张允和聘投降蜀军的事情,连三将军后撤的消息也传了出来。不仅如此,百姓还在谈论襄阳即将被攻破。现在人心惶惶,军心不稳啊!”

    “混账!”

    刘备脸色肃,大骂道:“肯定是王灿搞的鬼,当初我潜回襄阳行踪泄露,半天时间就传遍了襄阳。现在三弟退回的消息也传得满城风雨,肯定是王灿的手笔。可恨,实在可恨,王灿虽然在城外,却还能遥控城里的情况,太可恶了。”

    诸葛亮闻言,也感到头疼。

    现在的事情太多了,不仅是王灿,连曹操和孙坚也难以对付。

    刘备大喝道:“查,立刻彻查,只要是抓到传言的人,全部斩示众。我要让王灿知道,他能派人传言,我就能杀人禁止传言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孙乾点头应下,转身准备去执行命令。

    “公祐且慢!”

    诸葛亮伸出羽扇,喝止了孙乾离开。

    孙乾转过身,问道:“军师,有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  诸葛亮微微颔,旋即看向刘备,说道:“主公,蜀军南下已经是势不可挡,我们势单力薄,仅仅靠我们自己的力量,肯定挡不住蜀军。臣思来想去,想要稳住曹操和孙坚,唯有割让部分领土给曹操和孙坚,才能让他们出兵相助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绝对不行!”

    刘备神色坚毅,绝不同意割地。

    诸葛亮劝道:“主公,曹操和孙坚肆无忌惮的侵略荆州的疆土,而我们却没有兵力去抵御,最终肯定要被他们夺走部分疆土。既然如此,那就果断的把其部分疆土送给曹操和孙坚,换取他们的支持,等击退了蜀军再作打算。”

    刘备问道:“孔明,你有匡扶宇宙之能,难道无法保全荆州吗?”

    诸葛亮苦笑道:“主公,没有足够的力量,纵然微臣有千般计谋也无济于事。譬如孙坚和曹操肆无忌惮的掠夺荆州的土地,臣即使知道也无暇顾及,我们没有足够的力量,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,请主公见谅。”

    刘备颓然坐下,脸上露出无奈的神情。

    旋即,刘备问道:“孔明,你准备如何安排?”

    诸葛亮说道:“公祐对主公忠心耿耿,有辩才,而且为人机警,可以去北方拜见曹操,请求曹操的支援。江东近在咫尺,卑职立即启程前往江夏,拜见孙坚,请求孙坚的支持。只有如此,才能挡住蜀军。”

    刘备默然无语,摆手让两人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已深,蔡府却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此时,蒯越和蒯良都已经醒了过来,而蔡瑁早早的就清醒了。虽说三人喝的酒很多,但是却没有真醉,而是似真似假,处于半醉的状态。

    书房,三人相对而坐。

    书房外,蔡瑁已经安排了心腹之人把守,以免被人听见。

    蒯良神色疑惑,开口问道:“德珪,你把我们找来,又让我们演了这么出戏,到底是存了什么目的,现在可以全盘说出来吧?”

    蒯越也望着蔡瑁,等着蔡瑁的解释。

    ps:三更之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