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08章 内兄蔡瑁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刘备入主襄阳,控制襄阳的局面后,蔡瑁就直托病不出。>≥≥  <.≤1ZW.他整日留在府上,看看书,逗逗鸟,也算是大乐事。

    书房,蔡瑁正在专心读书。

    “砰!砰!砰!”

    书房外,突然传来阵轻轻的叩门声。

    蔡瑁头也不抬,喊了声:“进来!”旋即,他继续低头看书,根本没有搭理进来的人。之前刘备曾经亲自拜访蔡瑁,却讨了个没趣,所以刘备不再来找蔡瑁。正因为如此,蔡府周围有刘备的人监视,使得蔡府门可罗雀,几乎没人拜访。

    “嘎吱!”

    来人进来后,书房的房门立即关上。

    蔡瑁以为是小厮,并未注意,所以继续看书。但是他看了会儿后,现情况有些不对劲儿,因为个小厮进屋后,却没有点动静,难道是见鬼了?

    蔡瑁抬起头,现穿着小厮服饰的人大咧咧的坐在席上,还笑吟吟的看着他,这让蔡瑁感觉很奇怪,也很愤怒,这小厮不要命了吗?小厮是蔡府的家奴,蔡瑁有权利处死府上的奴婢侍从,眼前的小厮大胆的坐席上,触及了蔡家的家规。

    小厮见蔡瑁抬起头,先开口说道:“蔡将军,许久不见,你还是风采依旧啊!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

    蔡瑁顿时傻眼了,这是什么口吻。

    他愣了片刻,立刻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蔡瑁是家之主,听说话的口吻,就知道眼前的人身份不般。然而,蔡瑁仔细的打量着小厮,却现根本不认识眼前的人,因为眼前的人长得面白无须,白白净净,颌下和唇上都没有胡须,脸上也有些脏,所以蔡瑁没有认出来。

    这小厮,便是王灿。

    送菜的人都是吴晃安排的,史阿和王灿混在其,趁着送菜的时候混入了蔡府。等进府后,蔡府又有两个自己人顶替上去,随后离开了蔡府。

    如此,王灿和史阿轻易的混了进来。

    因为王灿原来的面貌太显眼,干脆把胡须全部清理干净。对于古人来说,身体肤,受之父母,不敢毁伤,这是孝道的种理解。

    古人不能剃胡子,不能剪头,因为对他们而言头胡须的重要性甚至于可以和性命相提并论。曹操带兵出征,曾经因为拉扯的马儿受惊吓,毁坏了百姓的庄稼,所以有了曹操割代的典故。

    由此,可以看出胡须头对古人的重要性。

    对于王灿来说,却没有身体肤不可损伤的感觉。

    相反,王灿剃了颌下和唇上的胡须后,觉得轻松了许多,很清爽,很自在,而且他更喜欢这样白白净净的模样。

    蔡瑁仔细的盯着王灿,又想了会儿,觉得眼前的人眼熟,却找不到任何人能够对上号,最终问道:“阁下是谁,为何跑到蔡府来?”

    王灿笑说道:“蔡将军,你可真是贵人多忘事,都把我忘了。”

    蔡瑁当即说道:“蔡某见过的人无数,但是你这样的人很少见,而且只有王宫内那些没胡子的太监才是面白无须,莫非你是太监?”

    王灿闻言,嘴角不停地抽搐。

    太监?

    难道没胡子就是太监吗?若是如此,后世的社会岂不是有无数的太监。

    王灿觉得蔡瑁的话很荒谬,简直是派胡言。无奈之下,王灿直接说道:“蔡将军,你领兵去宛城支援刘备,曾经亲自到我的营帐接走了张允和李珪,你难道忘记了。唉,虽说没了胡须,也不至于如此吧。”

    蔡瑁张大了嘴,惊呼道:“你是王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蔡瑁突然闭上了嘴,没有喊出王灿的名字。

    不过,蔡瑁的心又升起异样的感动。

    王灿为了来见他,毅然割掉了胡须,这是对他的看重。蔡瑁是古人,自小接受古人的教育和思想,骨子里认为肌肤不可毁伤,头不可割掉,那是对祖宗父母的尊敬孝顺。现在王灿割掉了胡须,让蔡瑁觉得他是很重要的。

    蔡瑁低声说道:“蜀王殿下,您可真是神龙见不见尾,眨眼工夫从城外跑到了城里面躲藏着,现在更是跑到我的府上来,佩服,佩服!”

    王灿笑说道;“过奖,过奖,不知蔡将军最近过得如何?”

    蔡瑁听,表情阴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是个领兵的将领,现在却整日留在府上,显然是苦作乐,不是蔡瑁心甘情愿的留在府上,只是蔡瑁不愿意归顺刘备,所以托病不出。

    蔡瑁没有回答王灿的话,反问道:“蜀王殿下,您潜入蔡府,不怕被抓起来吗?”

    王灿嘿嘿笑,说道:“蔡将军,小雅肯定是要嫁给我的,你将是我的内兄,怎么舍得能把我抓起来呢?不能让刘备那厮渔翁得利啊!”

    这番话,显得有些无赖。

    蔡瑁哭笑不得,但是心却有些庆幸。

    诚如黄承彦所说的话,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,蔡雅和黄月英逃婚跑到成都,虽说无法无天,却给蔡瑁留下了条后路。

    王灿不急不缓的说道:“刘表对蔡将军有知遇之恩,他在世的时候我也不好劝说蔡将军归顺。现在刘表、刘琮和刘琦都被刘备谋杀,蔡将军归顺我,既可以为刘表报仇,又能重振蔡氏门风,何乐而不为呢?以蔡将军的才智,应该明白。”

    王灿给足了蔡瑁面子,把蔡瑁捧得高高的。

    蔡瑁听后,故作沉吟。

    事实上,蔡瑁已经动心了,毕竟有了蔡雅的关系,归顺王灿是顺理成章的。

    王灿见蔡瑁没有说话,继续劝说道:“蔡将军,你闭门不出,或许还不知道前线战斗的情况。镇守保康县和筑阳县的聘和张允已经归顺,并且联合蜀军攻打张飞,连他们都选择了归顺,你继续呆在蔡府无事可做,岂不是浪费了身才学。”

    蔡瑁听张允都归顺了,便不继续拖延。

    他站起身,拱手拜道:“末将蔡瑁,拜见主公!”

    顿了顿,蔡瑁恭敬的摆手说道:“主公是君,卑职是臣,岂有臣高居上座之理,请主公上座。”不得不说蔡瑁出身大族,讲究礼仪,他归顺王灿,立刻就改变了角色,不再坐在上座,而是坐在书房下方宾客位置上。

    王灿没有挪动位置,笑说道:“你是我的内兄,是兄长,不用如此。”

    蔡瑁却没有当真,和王灿相对而坐。

    此时,蔡瑁已经改变了自己的位置,站在个下属的位置来思考问题,问道:“主公,刘备大军控制襄阳,把持了襄阳的局面,您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王灿反问道:“德珪,襄阳的守军虽然被刘备控制,但是楚军军的将领多是你提拔起来的,他们是你麾下的将领,还会不会听从你的命令?”

    蔡瑁眼睛亮,明白了王灿的意图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说道:“城里面的将士消息不灵通,若是没有定的外力帮助,即使末将能说服麾下的将领,真正能出手的人也不多。末将认为先把张允和聘投降的消息传出来,把张飞战败的消息也传出来,让城的百姓和将士知道襄阳危在旦夕,刘备可能要失败。有了外力压迫,末将再周旋番,有九成的把握成事。”

    王灿说道:“好,就按你说的办。”王灿眼珠子转,又问道:“德珪,你人在蔡府,可以把蒯越和蒯良找来府上吧?”

    蔡瑁知道王灿的意思,笑说道:“行,卑职立刻派人通知他们。”

    ps:三更完成,收工休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