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06章 文聘归顺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吕蒙率领大军逼近襄阳,但是聘、张允和张飞的大军互为犄角,相互帮助,而且他们并不主动攻击,让吕蒙率领的大军无法前进,只能暂时驻扎下来。  ≤.≤﹤1﹤Z≦W.

    军大帐,吕蒙愁眉不展,显得有些急躁。

    他第次单独领军,却被张飞、聘和张允拦住,心情很不好。

    事实上,吕蒙也打算率领士兵强攻,但是张飞、聘和张允挖深沟、筑高墙,修筑无数的防御工事,吕蒙在短时间内难以攻克。尤其是徐庶和郭嘉点也不着急,让吕蒙感到很奇怪,这两人是军的左右军师,现在却稳坐军帐,点不慌张。

    “唉,这样的局面什么时候才能打破啊!”吕蒙叹息声,露出无奈的表情。

    正当吕蒙唉声叹气的时候,营帐的帘子突然卷起。

    刺眼的光线照射进来,郭嘉和徐庶联袂走来。两人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,显得轻松随意,吕蒙眨眨眼,问道:“郭叔、徐军师,你们两人联袂而来,有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  郭嘉看了徐庶眼,示意徐庶说话。

    徐庶直接说道:“小将军,破敌的时机到了。”

    吕蒙心大喜,忙问道:“请徐军师明言!”

    徐庶坐下后,继续说道:“主公从襄阳传来消息,说刘表父子已经被杀,刘备也带兵占了襄阳,这就是我们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吕蒙摇头说道:“我也知道了这件事,是刘备那厮污蔑老师。徐军师,你直接把事情说清楚,别卖关子了。”

    徐庶笑说道:“诚如小将军所言,杀死刘表父子的人不是主公,而是刘备。我和郭军师仔细的研究聘和张允,现聘忠诚可靠,是绝对忠于刘表的。现在刘表被刘备杀死,只要派人去劝说聘,就有机会让聘归顺我军,替刘表报仇。至于张允,只要聘投降,大军逼近筑阳县,张允自然会投降,到时候合兵攻打张飞,直下襄阳。”

    吕蒙听完后,说道;“我们都认为刘备是凶手,但是刘备污蔑是老师下手的,若是派去聘军营的人不够机警,没有足够的胆量,恐怕也不行。”

    郭嘉说道:“阿蒙,我推荐人,肯定可行。”

    “谁能胜任?”吕蒙问道。

    其实,吕蒙的心也有三个人选。

    其是吕蒙自己,其二是左军师郭嘉,其三是右军师徐庶。但是他们三个人,个人是军的主帅,另外两个人是军的左右军师,都是重要人物,不能轻易犯险,否则大军容易出现乱局。

    郭嘉目光转,看向帘外,喊道:“子绪,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个身穿天蓝色长袍的人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此人不是别人,正是杜袭。他说服了家族的人,带着家老小前往成都。路上途径蜀军驻扎的地方,郭嘉无意现了杜袭这大家子人,便盘问了番,最后得知杜袭是王灿招揽的人。郭嘉自作主张,把杜袭暂时留在军,让杜家的人进入成都。

    杜袭走进来后,拱手拜倒:“杜袭见过吕将军。”

    吕蒙沉声问道:“杜袭,你真愿意作为蜀军使节去说服聘?”

    杜袭朗声道:“袭此去保康县,必定说服聘。”

    语气坚定,透着往无前的气势。虽说杜袭是读书人,但骨子里却有腔热血。他暂时留在军,若是成功的说服了聘归降,便打开了蜀军入楚的通道。尤其是杜袭刚刚归顺王灿,寸功未立,现在有了机会,当然要抓住了。

    吕蒙见杜袭不卑不亢,觉得还可以,便说道:“好,你放心的去,若是说服了聘归降,我亲自为你请功。”

    杜袭躬身拜道:“多谢将军!”

    说完后,杜袭转身离开了营帐,郭嘉和徐庶也跟着离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保康县,县府后院。

    聘身穿甲胄,正在埋头处理军务。虽说聘年龄不大,能力和武艺却很出众。他方面把城的事情处理得有条不紊,方面又把士兵训练得令行禁止。

    “嗒!嗒!”

    名士兵跑进后院,抱拳说道:“将军,城外来了蜀国使节,要拜见将军。”

    聘闻言,眸闪过抹厉色。

    他思考了片刻,吩咐道:“放他进来,本将看他要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士兵立即去执行命令,时间不长,杜袭便带着名随从抵达县府,随从在县府大厅外等候,杜袭则在士兵的带领下只身进入县府后院。他抬头挺胸,大步而行,神色从容淡定,没有丝毫的畏惧。

    进入后院,杜袭拱了拱手,说道:“将军,别来无恙。”

    聘眉头挑,有些疑惑的说道:“杜先生,你竟然成了蜀国使节。”

    对于杜袭,聘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杜袭的事情,聘也很清楚,心也为杜袭感到不平,但是食君之禄忠君之事,他不能去评判刘表如何,只能遵从刘表的命令。

    杜袭说道:“将军镇守保康县,令蜀军寸步难行,所以我来了。”

    聘见杜袭把话题转到正事上来,冷声说道:“你我也是旧识,我就不斩杀你,你自己回去吧。王灿杀了楚王,我必杀王灿。”

    话语,聘把王灿当成了凶手。

    襄阳传闻王灿杀了刘表的消息传出,但是聘还不知道刘备已经占据襄阳了。

    杜袭动不动,问道:“将军,你可知道襄阳的局面?”

    聘哼了声,理所当然的说道:“主公父子被杀,无人继承基业,肯定是蔡将军掌握军事,两位蒯大人掌握政事,有什么好说的。”

    杜袭摇头道:“非也,非也,襄阳已经易主,蔡瑁、蒯越、蒯良和刘先都已经被囚禁起来,而且刘备已经带兵夺下襄阳。这件事情生了,将军应该明白蜀王肯定不是凶手,是刘备和诸葛亮谋夺襄阳,所以杀死了楚王父子。”

    聘是聪明人,不需要杜袭详说,他笑吟吟的看着聘,等着聘的答复。

    聘听了杜袭的话,脸上的表情也有了变化。

    刘表死,刘备就占据了襄阳,这本就是令人怀疑的事情。再加上刘备的大军还在前线抵御蜀军,而刘备却带着部分大军突然出现在襄阳,更加的令人疑惑,只要是仔细的推敲番,都会认为刘备杀了刘表。

    良久,杜袭估摸着聘有了决断,继续说道:“将军忠于楚王,难道就不想为楚王报仇吗?再者,蔡瑁、蒯越等人也被囚禁起来,将军难道不想救出蔡瑁等人吗?只要将军归顺蜀王,跟随我军起南下,就能为楚王报仇雪恨,除掉刘备。”

    聘盯着杜袭,说道:“杜先生,你真是能说会道啊。”

    杜袭摇头说道:“杜某只是陈述个生了的事实,让将军有报仇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聘深吸口气,说道:“好,我愿意归顺蜀王,随大军南下。”

    其实,刘表死,刘琮和刘琦被杀,楚国就土崩瓦解。紧随而来的是聘成了无主之将,现在借机归顺蜀王,也算是顺势而为。

    不仅能给自己留下条后路,也能为刘表报仇。

    ps:三更之,圣诞活动结束,多谢期间盖章、投票票、投鲜花的童鞋,鞠躬拜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