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01章 刘表死了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王灿先隐藏在岘山,后又改变了位置。  .

    频繁的变换,是为了保证行踪不被人现。

    山林,史阿急匆匆的跑到王灿跟前,站定后说道:“主公,大事不好了,襄阳城到处都在谣传您被刘表抓住,而且已经被刘表杀死了。更为令人惊奇的是,城门外竟然悬挂着具尸体,指名点姓的说是您被刮了起来。”

    王灿眨眨眼,这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他活蹦乱跳的,竟然被人说死了。

    史阿继续问道:“主公,我们现在该怎么办?是不是放出风声辟谣。”

    典韦脸的煞气,沉声说道:“主公,刘表污蔑您,我们就出去厮杀番,杀死刘表的士兵,就能消弭这个谣言。”

    王灿摇头说道:“我们若是现身,肯定会遭到飓风大浪般的攻击。若是我猜得不错,传出谣言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我主动现身,他们才好确定我们的位置,从而排除大军围剿。哼,雕虫小技也敢献丑,看我破掉他的谣言。”

    史阿问道:“主公,您就下令吧。”

    王灿沉声说道:“先,你让人放话说城外悬挂的尸体是假的,是刘表故意这么做的;其次,传信给吴晃,让他派人在城里面假扮成我,四处露面,人要多,要造成我频繁在城里出现的假象;其三,你也派出部分人手在城外露面,让他们假装我,造成我也在城外频繁露面的情况,看他们到底准备抓哪个?”

    城内、城外都有‘王灿’,而且还不止两个,这就多了。

    史阿眼含笑意,说道:“主公,您这么折腾,他们恐怕要四处奔跑了。”

    王灿笑说道:“这件事宜早不宜迟,必须尽早辟谣,否则消息传开后,对我们的军心也会造成定的影响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史阿点头应下,立即去执行命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蒯府,书房。

    蒯越、蒯良和蔡瑁三人正在商议事情,但是诸葛亮却没有参与其。按理说诸葛亮毛遂自荐的留下来,也应该参与抓捕王灿的事情,可是蔡瑁没找诸葛亮,而诸葛亮似乎也把这件事情忘记了,没来参加。

    蔡瑁神情严肃,忧心忡忡的说道:“异度兄、子柔兄,我们的本意是逼迫王灿现身,现在城内外到处都是王灿,每日前来提供消息的人非常多,而且每个人都现了王灿的踪迹。赏钱倒是其次,但满地都是王灿,怎么办呢?”

    按照蒯良的计划,要迫使王灿出来辟谣。

    旋即派出大军堵截,将王灿击杀。

    然而,现在无数的王灿出来辟谣,四处都是王灿的身影,根本分不清谁才是真正的王灿,难以下手。

    尤其是城内外都有,更加的棘手。

    蒯越严肃的说道:“这件事复杂了,不好办啊!”

    蒯良正色道:“王灿带着大队人马在城外潜伏,城里面的肯定是假的,不用顾虑。倒是王灿让城也遍布假王灿,暗潜伏的实力很强啊!”

    三人说话的时候,名侍从跑进来说道:“不好了,挂在城楼上的尸体被人射了下来,已经落在地上。无数的百姓现那人是假王灿,我们谣传王灿被杀的消息破灭了。”

    蒯越说道:“城楼上的尸体只是个诱饵,用来引诱王灿的人。现在尸体被射了下来,难道没人抓到吗?”

    侍从摇了摇头,表示没有。

    三人相互打量会儿,脸上都露出无奈的神情。谣言刚刚传出来,立刻就被戳破,而且点作用都没有,真够悲惨的。蒯良说道:“计不成,我们再考虑另外的办法,定要抓到王灿。”

    三个人神色坚毅,仔细的讨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已深,楚王宫。

    刘表坐在偏殿,笑吟吟的欣赏着美女跳舞。

    领舞的人是刘表后宫的名妃子,体态婀娜,肌肤如玉,眼含春水,端的是妖娆诱人,令人心痒痒。她领舞的时候穿的衣服并不多,外面罩了件透明的薄纱,里面穿着粉红色的肚兜,白色的亵裤,晶莹的肌肤显露出来,非常诱人。

    她身子柔软,不停地扭动着身躯。

    颦动,都充满了诱-惑。

    扭腰、摆臀、挺胸,举动充斥着无尽的风情。

    刘表看见后,睁大了眼睛,忍不住吞了口口水,眼闪烁着浓浓的欲-望。他年纪虽然有些大了,但是欲-望却没有消退。

    刘表仔细的打量,心火烧得越来越旺。

    时间不长,刘表再也忍不住了,站起身走向那领舞的女子。

    他二话不说,把手拉起女子,然后挥手把其余伴舞的舞女打了出去,两个人单独留在偏殿。出了殿门的女子窃窃私语,有的人忿忿说道:“骚狐狸,竟然把大王迷得神魂颠倒,太可恶了。”

    另名舞女又说道:“她进宫的时间很短,这么快就得到了大王的恩宠,说不定以后可能成为后宫的主人呢?”

    群女子嘀嘀咕咕,有羡慕,有嫉妒,有愤恨,但是都无奈的离开了宫殿。

    偏殿卧室,已经室皆春。

    仔细的看过去,却显得很不和谐。刘表年纪大了,而且常年没有锻炼,身上的皮肤松垮垮的,下身的那玩意儿也和牙签似的。反观那妖娆的女子,肌肤雪白,滑腻如同绫罗绸缎,摸起来非常舒服,让刘表沉醉在其。

    刘表俯伏在女子身上,努力的挥洒着汗水,倾尽所有的力量努力着。。

    突然,卧室传来声低吼。

    刘表俯伏在女子身上,身体微微颤动着,随后身体翻,躺在床榻上闭着眼睛,不会儿就打起了呼噜,进入了梦乡。女子幽怨的看了刘表眼,静静的躺在刘表旁边动不动,眼闪烁着异样的光彩。

    不知何时,屋子传来噗嗤声,好像簪子戳入了身体。刘表仅仅是闷哼声,身体抖动了几下,没有了动静。

    入眼处,支簪子戳在刘表的太阳穴上,猩红的鲜血流溢出来,染红了床榻。

    刘表躺在床榻上,动不动。

    那女子看了刘表眼,喃喃自语道:“皮之不存,毛将焉附!”说完后,女子竟然抓起簪子刺死了自己,选择了自杀。

    刘表死了,她肯定活不下来的。

    殿,静悄悄的。

    殿外的侍卫知道刘表和女子翻云覆雨,不敢进去打扰。但是次日清晨,门外的侍卫还是没有等到动静,到了午刘表还是没有出来。

    最后,个内侍大着胆子跑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啊!!楚王被杀了!”

    声尖唳得好像是鸭子的声音传来,那名内侍看见床榻上的情景,屁股呆坐在地上,脸上露出惊骇之色。

    ps:五更之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