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93章 刘备说服刘表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“唉!!”

    刘备见刘表无动于衷,长叹了口气,微微摇头。≥ ≧ ﹤.≦<1≤Z≦W≤.

    “也罢,也罢。”

    刘备神情落寞,噌的站起身,铿锵声拔出挂在腰间的长剑,大步朝刘表走去。他神色决绝,脸上露出凝重的表情,显得悲壮而凛然不屈。

    刘表见刘备提剑走来,像是猫受了刺激,寒毛竖,精神紧绷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抓起长剑,大喝道:“刘玄德,你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刘表瞪大眼睛,警惕的盯着刘备,已经考虑着若是刘备再向前踏出步,他就直接喊殿外的侍卫杀进来,扑杀刘备。

    “扑通!”

    大殿传来声闷响,刘备竟然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此情此景,让人感觉无比的诧异。

    但是在刘备低头的瞬间,眼却闪过屈辱的眼神。他刘备是顶天立地七尺男儿,跪天、跪地、跪父母、跪君王,现在却向个没有进取之心的守家之犬下跪,心很难受。为了生存,为了基业,只能下跪。

    形势比人强,刘备不得不如此。

    刘备抬头看着刘表,脸上已经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他神情坚毅,双手托起长剑,朗声说道:“景升兄,你我虽不是亲兄弟,却是汉家的宗亲,都是刘氏脉。你若是不相信我,可以拿剑将我刺死,以免心不安。若是相信我,就请景升兄让我招贤纳士,征募士兵。”

    刘备心想举攻破刘表的心理防线,大义凛然的说道:“我的目标是兴复汉室,匡扶百姓,扫荡天下忤逆,还我大汉朗朗乾坤。只要我刘备还有口气,就必定会为‘兴复汉室’的目标而奋斗。我这生,绝不会屈服,如何决断,全凭景升兄选择。”

    刘备神色诚恳,透着不屈的坚毅。

    这番话,绝对是刘备心里面的真心话。

    或许刘备有称王称霸的心思,但他绝对是想平定天下,除掉王灿、曹操和孙坚,兴复汉室的,这番话说出来,自肺腑,非常的令人信服。

    刘表听完后,手的长剑哐当声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刘备的话,对刘表的触动很大。每个人都有意气风的时候,刘表年少得志的时候也想着重振汉室江山,但是遇到了无穷无尽的阻力,根本不是想想就能做到的,其的苦难只有身在其才能明白。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他叹息声,伸手扶起刘备。

    他点点头说道:“玄德,我相信你,也希望你能完成兴复汉室的目标。但是,你也知道汉室不振,孙坚、曹操和王灿也已经成了气候,想要灭掉他们几乎不可能啊。”

    刘备昂然而立,朗声说道:“景升兄,昔日屈子曾言:‘路漫漫其修远兮,吾将上下而求索’。路途虽然艰险,但我不能放弃,旦放弃了就没有希望了。孟子说:‘虽千万人吾往矣’,虽然汉室虽然颓败,无数人都投奔曹操、王灿和孙坚,但只要还有线生机,我就不会放弃努力。若是你我都放弃了,天下还有谁能振兴汉室?”

    说完后,刘备放声大哭,替汉室江山感到忧心。

    刘表听了后,心有戚戚焉。

    他冷静下来后,却觉得刘备是疯子。王灿、曹操和孙坚都成了气候,刘备还想着兴复汉室,简直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刘表心里这么想,却没有说出来,

    他拍拍刘备的肩膀,安慰道:“玄德,你的心思我明白了,也明白你为什么潜回襄阳招揽诸葛亮。我已经垂垂老矣,没有了进取之心,不能帮助什么,但是你要粮食我给你粮食,你要军械我给你军械武器,襄阳还有许多没出仕的贤才,你也尽管去招揽。我刘氏族的未来,汉室江山的基业,全靠你了。”

    刘备闻言,心终于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费了这么多口水,终于把刘表说动了。不过也印证了诸葛亮的话,旦打动了刘表,就得到了许多的好处。有了刘表的支持,他就能招募士兵,增强实力。

    旋即,刘备拱手说道:“景升兄,我已经招揽了诸葛亮,完成了此行的任务,不日之后就要返回前线抵御蜀军,景升兄还有什么疑问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了,回去吧!”

    刘表心很不是滋味儿,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刘备虽然年近四十,却依然在不懈的奋斗着。但是他半截身子入土了,已经失去了进取之心,让刘表生出迟暮的感觉。

    刘备揖了礼,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当刘备完好无损的出了大殿,现蔡瑁和伊籍还在外面。

    伊籍见刘备走出来,眼闪过喜色。

    蔡瑁的目光肆无忌惮的在刘备身上逡巡番,现刘备除了眼眶微红外,什么事都没有,当即转身朝大殿内行去。

    殿,蔡瑁拱手说道:“主公,刘备……”

    话刚说出口,刘表摆手说道:“好了,刘备的事情到此为止,你也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蔡瑁没有点机会,直接被刘表赶了出来。

    刘备为了兴复汉室而不断地努力,这是刘家的幸运。刘家有这样的人,他为什么还要去苛责呢?只可惜,刘表不知道刘备的话真真假假,并不全是真的。刘备和伊籍离开后,刘备没有立即离开襄阳,反而在伊籍的府上住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蒯府,书房。

    蒯越和蒯良相对而坐,脸上露出凝重之色。

    蒯越开口问道:“兄长,近百名士兵被杀,你怎么看?”两人已经带着士兵去现场查看了情况,并且也开始让士兵在周围巡查。

    蒯良沉吟片刻,说道:“异度,其实我心有个猜测。”

    蒯越问道:“兄长请说。”

    蒯良沉声说道:“出了这么大的事情,我觉得不是孙坚和曹操指使的,而是王灿麾下的人杀了士兵。王灿的人已经潜入襄阳,并且有了动作。就拿这次针对刘备的事情来说,很可能是王灿留在襄阳的人宣传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蒯越说道:“如此说来,王灿已经把手伸到襄阳来了。”

    蒯良点头说道:“异度,蜀军攻打荆州,主公怕是守不住了,而且孙坚和曹操这两头猛虎来了,也难以退去。唉,当初提出向孙坚和曹操求援的建议,虽然能暂时缓解楚国的局面,却无异于饮鸩止渴。局面复杂,我们必须要提前想好退路才行。”

    蒯越问道:“兄长,你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蒯良压低声音和蒯越说话,两人直讨论蒯家的退路。

    对于蒯良和蒯越来说,蒯家是排在第位的,比刘表更加的重要,所以两人商量蒯家的退路,直接把刘表吩咐的事情搁在了旁边。

    ps:五更之三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