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92章 刘备的苦水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刘备潜回襄阳,却没有反叛,有罪吗?

    没罪!!

    况且刘备不是刘表的属下,是和刘表平起平坐的汉王,只是变成丧家之犬罢了。 ≧ ≤.1ZW.刘表刚才大声的呵斥刘备,是想要逼迫刘备就范,但刘备不卑不亢的回答,让刘表根本没有难的机会,就像是遇到了头刺猬,无从下手。

    刘表从王座上站起来,提剑指着刘备,气势汹汹的说道:“你擅自返回襄阳,难道不是密谋造反?这件事情传得满城风雨,你还要狡辩不成?”

    刘备淡淡的说道:“欲加之罪,何患无辞!”

    “你,你……”

    刘表气得咬牙切齿,恨不得杀了刘备。

    但是剑刺下去,他的名声定然会受到影响,而且没有确定刘备的罪名,刘表也不占据道义。再加上前线还需要刘备的士兵抵挡,不能出现乱子,所以刘表也不敢杀了刘备。刘表目光如刀,盯着刘备,追问道:“我来问你,为什么带兵秘密返回襄阳?”

    刘备说道:“景升兄,你可知道我带了多少士兵返回襄阳?”

    刘表想也不想,问道:“多少?”

    刘备伸出两根手指,轻笑道:“此番返回襄阳,只带了两百名士兵保护安全,其余的什么都没有带。仅仅是两百名侍卫,难道能造反吗?襄阳城经过景升兄的加固和修复,不要说是两百人,就是两万人、二十万人都难以攻克,说我造反,纯粹是污蔑。”

    刘表听了后,觉得有些道理。

    他的内心,开始有了丝动摇。诚如刘备所言,两百名士兵只是保护安全的,根本不可能成事,就算刘备杀入城,但是两百人连王宫都进不了,谈何造反?

    刘表心这么想,却没有放松。

    他冷声问道:“我还是那句话,为什么秘密潜回襄阳?你在前方抵御蜀军,应该知道局势危险,稍有不慎,楚国必定陷入危难之。这种情况下,你还要秘密回来,居心何在?”

    虽然还在质问,语气已经变化,没有刚才那样杀气四溢了。

    先前问话,刘备几乎有种刘表恨不得将他剁成块的感觉。

    现在,刘表比较温和了。

    刘备还是没有回答刘表的问题,反而古怪的问道:“景升兄,天下战乱四起,你可知道还有多少刘氏诸侯?”

    刘表关心的是他自己的亩三分地,从不关心天下有多少刘氏诸侯。就算是诸侯会盟讨伐董卓,刘表也没有参加,根本没有把其他的刘氏宗族放在眼。刘表满脸疑惑,不解的问道:“刘姓诸侯的多少,与你潜回襄阳有关系吗?”

    刘备沉声说道:“董卓在世的时候,北方有幽州牧刘虞、西南有益州牧刘焉,兖州有刺史刘岱,南方有景升兄坐镇荆州,扬州也有刺史刘繇,这天下的权利几乎都在刘姓诸侯的掌握当。然而,现在刘焉死、刘虞死、刘繇死、刘岱死,只剩下我和景升兄,而且我治下的扬州和豫州被曹操夺取,成了丧家之犬,何其悲哉!”

    说到心的痛处,刘备眼眶红,立刻噙满了泪水。

    刘表听后,心有戚戚焉。

    转眼间,天下就只剩下他和刘备了,而且连天子都死了。刘表心感叹,但是立刻又想起询问刘备的目的,继续追问道:“玄德,你说这些话和潜回襄阳有联系吗?”

    他已经是连续几次开口询问,等着刘备的回答。

    可惜,刘备就是不正面回答。

    刘备平复了心情,缓缓说道:“景升兄放心,备会给你个答案。我再问景升兄个问题,我留下孙乾在襄阳斡旋,景升兄知道吗?”

    刘表点点头,表示承认。

    孙乾这么大的个人,当然在刘表的视线。

    刘备叹口气,竟然直接在大殿盘腿坐下,说道:“我留下孙乾在襄阳活动,是为了寻访襄阳的贤才。但是孙乾四处寻访,曾经去拜访了黄承彦、崔州平等人,都是无所获。正当孙乾心灰意冷的时候,现了诸葛亮,但是孙乾还是没有成功,所以传信给我,让我亲自回襄阳趟,特意去隆拜访诸葛孔明。”

    “景升兄,你麾下有蒯越、蒯良、伊籍等智谋之士,还有蔡瑁、张允、聘等精悍武将,称得上是人才济济,而且景升兄还有荆州,这是多幸福的事情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扬州没有了,豫州没了,已经是丧家之犬。”

    “我心不甘,不想碌碌无为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诸侯四起,汉室衰败,我刘氏子孙岂能袖手旁边,理应奋起征战。然而,我屡屡和王灿交战,却屡战屡败,二弟关羽被王灿的部将杀死,谋士陈宫被王灿俘虏,连我的女人也被王灿纳入后宫,我能甘心吗?”

    刘备完全进入了状态,提及王灿的时候更是咬牙切齿,就像是头饿狼。

    他心的苦,从没有说过,现在却股脑儿的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刘表闻言,也是嘴角微微抽搐,觉得刘备真是不幸,而王灿简直像刘备的克星,死死的压制着刘备,让刘备无法崛起。

    此时,刘表反而有些同情刘备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刘备说出不甘心不愿意碌碌无为的时候,刘表反而松了口气。若是刘备说愿意归附刘表,委曲求全,刘表肯定认为刘备有所图谋。然而,刘备直接说出了心声,反而让刘表觉得刘备是坦荡君子,诚实可信。

    只听刘备絮絮叨叨的说道:“孙乾得知了诸葛亮,我就知道他寻访到了个有才华的人,心很欢喜,想着立即拜访诸葛亮,将他收为己用。唉,麾下没有个谋士,所有的事情都要自己处理,这种情况景升兄不知道的,劳心劳力啊。”

    “孙乾没能说服诸葛亮,所以我必须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我若是大摇大摆的返回襄阳,肯定会造成军心动荡,让前方的战士没有心思抵挡蜀军,所以我带着两百余士兵潜回襄阳,拜访诸葛亮。”

    “就在我说服诸葛亮出仕,准备返回前线的时候,没想到竟有人现了我的踪迹,而且还在极短的时间内传得满城皆知,这是我没有预料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隐于幕后的人污蔑我造反,是为了让景升兄将我抓起来,而他却在半路上截杀。幸好诸葛亮料到了这件事情,我才能躲过劫,否则已经是冢枯骨。别说造反,就是见景升兄面都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刘备抬头平视刘表,说道:“景升兄,我不瞒你,我的确不甘人下,想着借助景升兄的力量再次崛起,准备夺回豫州和扬州。但是你我同为汉室宗亲,同为刘姓诸侯,更应该相互扶持,戮力同心的兴复汉室,我绝对没有谋夺景升兄基业的想法啊!”

    刘表听了后,颇为意动。

    他陷入沉思,考虑着刘备的话。

    ps:五更之二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