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91章 刘表问罪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史阿安顿好吴晃等人,把这趟的遭遇说了出来。≯>≯  ≦.≦1ZW.

    说完后,史阿感叹道:“卑职以为杀死诸葛亮不过是碾死只蚂蚁,很简单,却没料到诸葛亮早有准备,已经设好了套子等我们钻进去,太轻敌了。”

    此番损失了二十多人,史阿心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英雄楼培养出来的剑师,全是剑术精湛的人,死个都是巨大的损失。尤其是这里面有些人是当年王越培养出来的,近身后杀人如斩草。但是,这样的高手却死在了弩箭和弓箭的射击下,不得不说是种悲哀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,就好像是民国的武术大宗师面对火枪和火炮。

    不管你多厉害,只要没近身,都是死路条。

    密集的弩箭和弓箭压制,让史阿这趟无功而返。

    王灿叹了口气,沉声说道:“即使我已经很重视,已经派出你们去击杀诸葛亮,却还是没能成功。诸葛亮虽然年少,智力和手段却相当高明,必须慎重对待。现在看来,派你们刺杀诸葛亮的可能几乎为零,你让吴晃他们处理下伤势,然后返回城主持局面。现在刘备留在城里,必定有所图谋,要严密监视。”

    史阿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主公,难道就这么放过诸葛亮?”

    王灿摇头说道:“诸葛亮投奔了刘备,那就是敌人,当然不能放过。只是吴晃等人留下来也派不上用场,让他们尽快回城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史阿点头答应,旋即立即去安排事情。

    等史阿离开,典韦建议道:“主公,诸葛亮这么厉害,不除掉肯定是后患无穷。干脆我们带着狼牙营的士兵,再带上弩箭和火药,直接把诸葛亮干掉。然后烧了破草庐,毁尸灭迹。”

    王灿摇头说道:“我们截杀刘备的时候,同时派出部分狼牙营的士兵协助史阿,有了弩箭和火药,必定能斩杀诸葛亮。但是现在截杀刘备已经引起了刘表的注意,刘表肯定会派出士兵巡查搜索,旦我们现身,很可能被现啊!”

    第次失败了,第二次就难了。

    典韦撇撇嘴说道:“怕什么,即使被刘表现了,我们立即撤退就是。”

    王灿伸手指着典韦,笑骂道:“屁话,我特意来襄阳是为了谋划襄阳的,现在若是抽身离开,岂不是切都白忙活了。”

    典韦翻白眼,表示无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刘备、伊籍和领兵的校尉进入城,直奔王宫而去。

    三人在半路上借故悄悄离开,所以没有遇到王灿的截杀。快抵达王宫的时候,名士兵急匆匆骑马跑到校尉旁边,小声的嘀咕了几句。当即,校尉脸色大变,低声说道:“汉王,吸引他人注意的队伍果然遭到了埋伏,已经全军覆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刘备早就猜到了结果,但还是装出惊讶的模样。

    伊籍也知道事情,也配合刘备露出惊骇欲绝的表情。

    刘备沉吟番,郑重的说道:“由此看来,果真有人要置我于死地,幸好将军和我们单独返回襄阳,否则我们都已经是死人了。”

    校尉听了后,露出庆幸的神情。

    三个人,抵达王宫后,校尉转身离开了,伊籍和刘备径直朝宫内行去。

    伊籍说道:“主公,蔡瑁、蒯越等人还在宫,您得小心点,想办法将他们撇开,否则此行很危险。”

    刘备点头说道:“别说话了,免得被人现端倪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,快来到正殿。

    刘表坐在王座上,手的三尺长剑搁在案桌上,如同是泓秋水般的明亮清澈,熠熠生辉。刘表看见刘备走进来,眼睛骤然睁大,表情严肃而森冷,放在膝盖上的双手突然紧握成拳,呼吸也微微急促起来。

    显然,刘表对刘备有了很重的杀心。

    伊籍和刘备进来后,先后朝刘表行礼。

    不等刘备说话,蔡瑁站出来,高声喝道:“刘玄德,主公给你钱粮招兵,你不在前线指挥士兵战斗,却擅自潜回襄阳,难道是有所图谋不成?”

    蔡瑁开口就穷追猛打,不给刘备点辩驳的机会。

    伊籍插嘴道:“楚王,籍有事启奏。”

    蒯越和蒯良看见伊籍说话,两人微微颔,似乎是确定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刘表说道:“机伯,有什么事情要说?”

    伊籍表情沉重,悲伤的说道:“楚王,这次带回汉王的士兵,除了领军的校尉和少数几个士兵外,其他的士兵全部被杀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,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刘表目光转,死死的盯着刘备。

    他把抓住剑柄,神色凶狠,那神情好像是刘备杀了所有的士兵。

    蒯良心惊讶,心绪也难以平静下来。襄阳是楚国的都城,相当于天子脚下,但是在襄阳竟然有人杀了楚军士兵,简直是胆大包天。

    蒯良当即问道:“机伯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伊籍心早有准备,直接说道:“我们返回的路上,诸葛孔明说有人要对付汉王,所以建议士兵走官道,我们从小道返回。等我们入城后,走官道的士兵已经被杀了,唯独我们几个人活了下来,这些人在光天化日下行凶,太猖狂了。”

    刘表听完后,淡淡的说道: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四个字,把此事放下了。

    刘表又想了想,觉得这件事不能草率,又开口吩咐道:“异度、子柔,这件事交给你们两人彻查,派出大军在城外巡查,尽快查出幕后指使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蒯越和蒯良抱拳应下,两人都觉得有些沉重,因为两人认为事情肯定不是这么简单,可能还有隐情在里面。

    刘表又说道:“好了,你们都下去吧,我和玄德好好聊聊。”

    “卑职遵命!”

    伊籍、蒯越、蒯良和蔡瑁朝刘表行了礼,转身离开了大殿。

    蔡瑁想要责难刘备,但刘表道命令就让他的心思落空,只能黯然离开。伊籍心欢喜,因为刘表和刘备单独谈话,增加了刘备成功的机会。至于蒯氏兄弟,两人现在有了任务在身,要去侦察士兵被杀的事情,无暇顾及刘备。

    “嘎吱!”

    宫殿的大门关上,只剩下刘备和刘表二人。

    刘表眉头挑,猛然大喝道:“刘玄德,你可知罪?”

    刘备知道刘表要兴师问罪,以早有准备。他神色镇定,不卑不亢,没有点慌乱,不急不缓的说道:“景升兄,你若是追问我擅自返回襄阳的事情,这件事的确做得出格了。但你要问罪,我却弄不明白,何罪之有?”

    刘表闻言,心阵气结。

    ps:五更之,又是周,纠结的开始。鲜花榜频频遭爆,求各位大先生援手,拜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