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89章 金蝉脱壳(四更)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车轮轱辘辘迅转动,马车急促行驶,近百士兵迅奔跑。 <.≤≤1<ZW.

    这队人马,便是刘备行人。

    不过,带头的人已经不再是原来的校尉,而是名百夫长。他骑马居,和刘备乘坐的马车并列而行,起赶路。

    队伍在继续行进,进入了林间小道。

    由于密林的道路很窄,队伍就随之拉长。不过所有的士兵已经走过次,并没有任何担心,大摇大摆的迅往前跑。

    跑在最前面的名士兵因为没有注意脚下的情况,脚踩在地面的杂草上,直接踩空了。他的身体瞬间失去重心,摔倒在杂草铺垫的大坑。

    “噗嗤!噗嗤!”

    士兵落下去,立即被坑里插在地上削尖的树枝戳穿了身体。

    他是仰面摔落下去,能清晰的看见眼球突出,脸上还挂着恐惧的表情。

    士兵的胸前,几朵血花飞溅,很耀眼。

    他被树枝戳穿了身体,没有立即断气,晃动了两下才没有了气息。第个士兵失足落下的时候,6续还有几名士兵没有稳住脚,或者是被后面冲来的士兵撞了下,也摔在大坑里面,**在坑里削尖的树木戳穿身体,不会儿就失去了气息。

    周围的士兵看见后,才把铺在地上的所有杂草掀开。

    入眼处,是个横贯道路,有六尺长的坑道。

    坑道里面,插满了削尖的翠竹和树枝,坑道上摆放着交叉的藤条,用来支撑铺在地面的杂草不会落下。忙着赶路的士兵去隆的时候没有出现事故,回去的时候也理所当然,心里面没有警惕之心,大咧咧的踩了上去,才会落在大坑里。

    这瞬间,已经死了近十个士兵。

    士兵们看见地上的大坑,心升起不祥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哒!哒!”

    马蹄声从后面传来,领军的百夫长迅跑来。他打量着布置好的坑道,心暗道声糟糕,明白了校尉让他领兵原因。

    这瞬间,百夫长脸上大变,露出惊惧之色。

    “撤,立刻撤回隆!”

    百夫长脑闪过道灵光,下令后撤。

    “咻!咻!”

    百夫长的话音刚落下,树林两侧传出弓弦震动的声音。

    支支锋利的弓箭从密林激射出来,就像是丛林里面飞扑出来的猎豹,迅猛凶狠,直接扑向了荆州兵。眨眼工夫,弓箭出现在士兵的视线。密集如蝗虫的弓箭射出来,吓得近百名士兵不断后撤,迅后退。

    但是他们反应过来已经晚了,支支弓箭无情的戳入士兵的身体,响起噗噗噗的声音,旋即又传来连续不断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阵箭雨,射杀了近三十名士兵。

    这还是道路不宽阔,队伍太长,所以死伤不大。若是道路宽阔,密集的箭雨射来,百余人的队伍立刻就要遭到毁灭性的打击。

    王灿站在密林,搭弓射箭,箭射向百夫长胯下的战马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弓箭准确无误的射入战马的脖子,穿而过,直接射死了战马。旋即,就在弓箭穿透战马脖子的瞬间,又有支弓箭凌空射来,在战马四蹄软的瞬间射入百夫长的脑袋,把百夫长射了个对穿。

    “啊,逃,逃……”

    百夫长的身体从马上摔下来,嘴里面呢喃了几声,脖子歪,不甘的死去。

    顿时,局面变得混乱起来。

    活着的士兵为求自保,争相往后跑,想逃出生天。他们现道路的左右两侧有埋伏,前方的道路又有大坑,都不假思索的转身奔跑。

    然而,正当士兵们转身加逃窜的时候,却现个高大威武的男子从道路后面突然杀了出来。此人长得腰圆膀阔,虎背熊腰,穿着件黑色的武士服,用黑色布巾蒙着脸,提着口大刀杀出来。

    这人不是别人,正是典韦。

    “啪!啪!”

    典韦脚板踩在地上,微微弓腰,好像是借助地面的力量加奔跑。他带人截断了楚军士兵的退路,立即起了冲锋。

    “杀,个不留。”

    典韦怒吼声,提着大刀杀入人群。

    人刀,霸道而刚猛。

    典韦用刀很直接,或者是戳士兵的心脏,亦或者劈肋骨、砍脖子、砍脑袋,全是朝楚军士兵致命的要害杀去,根本没有较量的心思。他的打法凶狠霸道,令楚军士兵胆寒,而且典韦健步如飞,度非常灵活,如入无人之境。

    他提着口大刀,好像是条鱼儿般在楚军的队伍里面来回穿梭。几个回合下来,周围已经倒下了无数的士兵。

    楚军士兵只有百余人,被弓箭射杀番,死伤近半。

    现在典韦带着狼牙营的士兵杀出来,又杀死了二十多个士兵。眨眼工夫,五十多人的队伍锐减成了三十多人,情况非常不妙。

    战斗的局势,完全是边倒。

    不过,楚军士兵的局面很不利,马车却依旧停在原地,没有任何移动,很怪异。

    “逃,我们跳过大坑,往前面跑。”

    楚军士兵杀不赢典韦率领的狼牙营士兵,转念想又立即后撤。他们迅冲到道路的大坑旁边,脚蹬,身体往前跳跃,直接跳过大坑,继续往前跑。十余个楚军士兵刚刚跳过大坑,却现前方也有人拦路。

    此时,王灿提着龙雀刀杀了出来。

    王灿周围,还有二十多名狼牙营士兵。

    “格杀勿论!”

    王灿声大吼,提着龙雀刀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他提刀杀入楚军士兵,旁边的狼牙营士兵也围了上去,三两下就把十余个楚军士兵格杀。前后合围,百余楚军士兵全军覆灭。

    王灿抬头看向刘备乘坐的马车,眉头微微皱起,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。

    局势如此危急,刘备怎么不逃跑呢?

    王灿心里面突然觉得不对劲,但是典韦已经提刀冲向马车了。临近马车的时候,典韦睁大眼睛,咬紧牙关,死死盯着刘备所在的马车,魁梧精壮的身体跃而起,手的大刀也高举擎天,大声咆哮道:“刘备小儿,受死!”

    “嚓咔!”

    刀光闪,马车被典韦劈成了两半。

    同时,马车出现了个人。他穿着刘备的衣服,和刘备的打扮模样,却不是刘备,是刘备带出来的侍卫。和刘备起返回的伊籍也消失了踪影,没有出现在马车,并且领军校尉也不在,让典韦下愣住了。

    突然,假刘备的额头上出现了道血痕,突然崩裂开来。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他的喉咙滚动了两下,刚出声音,身体就分成了两半,落在地上。典韦身体落地,竭力大吼道:“主公,刘备那厮不在,死的人是假的。”

    王灿绕过大坑,来到马车旁,喃喃自语道:“金蝉脱壳,刘备竟然溜了。”他眉头紧紧的皱起,吩咐道:“山君,带人把所有的楚军士兵脖子割断,以免留下活口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典韦大喝声,立即带人行动。

    事实上,躺在地上的楚军士兵的确有几个人假死。可惜的是王灿道命令,没有人能避开,近百名楚军士兵全被杀死。杀完后,典韦开口问道:“主公,我们出手为什么不用狼牙营的武器,要费这么大的力气杀死这些士兵?”

    对于王灿的安排,典韦实在是不明白。

    若是所有参与的狼牙营士兵用弩箭和火药,只需要将百余楚军士兵围起来,就能轻易的杀完,不用大费周章的挖坑设埋伏。

    ps:五更之四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