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86章 伊籍得到的机会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王宫内,刘表正在大雷霆。  ﹤.<<1≦Z≤W≦.

    “铿锵!”

    突然间,偏殿内传出长剑出鞘的轻吟声。

    剑刃竖在空,嗡嗡作响。

    殿外的侍卫和内侍都感觉脖子凉,忍不住缩了缩脖子,好像脖子要被刘表砍掉。这些内侍和侍卫也是知情人,知道生了什么事情,也明白刘表怒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嚓咔!”

    道白光骤然闪过,案桌的角应声而落。

    刘表怒冲冠,提着三尺长剑,在殿内来回踱步。

    气愤之下,刘表的胸膛起伏不定,颌下的长髯也不安的晃动着,整个人暴躁得好像是头怒的狂狮,随时准备撕咬猎物。刘表不是争霸天下的枭雄,但是对于自己的亩三分地看得非常重,视若生命。

    不管是谁,只要是想抢夺他的东西,就得承受他的怒火。

    刘表坐镇襄阳,城的切都在刘表的控制。

    城的任何风吹草动,都瞒不过刘表。

    当酒肆、坊间、客栈、市集等各个地方传出消息,说刘备私自带兵潜回襄阳,刘表得到消息后就愤怒了。

    对于到底是谁传出谣言的人,刘表并没有追究。

    刘表的心思不在谁造谣,心考虑的是刘备竟然偷偷的跑回襄阳,而且还悄悄的藏在诸葛亮家,这让刘表怀疑刘备有造反的想法。同时,刘表对诸葛亮家人向来宽厚,付出了许多,但是诸葛亮却窝藏刘备,让刘表既失落又愤怒。

    刘表垂垂老矣,手的长剑却锋利得很。

    此刻,刘表心里面已经动了杀机。

    刘表独自个人泄通,心情才稍微好转。

    他提着长剑,咆哮道:“来人!”

    嘶哑的声音在大殿不停的回荡,殿外的侍卫听见刘表的声音,急忙恭恭敬敬的跑进来,站在大殿等着刘表的吩咐。

    刘表喝道:“传令,招蒯越、蒯良和蔡瑁来见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侍卫抱拳回答,心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面对着刘表,侍卫感觉到股庞大的压力,感觉自己好像是陷入泥沼,非常难受。侍卫转身离开的时候,现后背上的衣衫凉凉的,竟然已经打湿了。

    片刻时间,都能如此。

    由此可以看出刘表的怒火有多大,已经让侍卫如履薄冰了。

    侍卫往殿外走去的时候,名内侍急匆匆的跑进来,扑通声跪在地上,大声说道:“启禀大王,蔡瑁、蒯越、蒯良和伊籍四人在宫外求见。”

    正在往殿外的侍卫耳朵动,心暗说人都来了,他也不用去了。

    刘表听说蔡瑁四人来了,当即吩咐道:“宣!”

    说完后,刘表提着三尺青锋朝正殿行去。他走路的时候,眼神森冷,神情严肃,杀气腾腾,令人不寒而栗。尤其是刘表握着长剑,让走廊边的侍卫和婢女颤颤惊惊,心感到恐惧,刘表走过的地方,纷纷出长长的出气声。

    刘表怒,非常吓人,给人的感觉就是天都要塌下来了。

    刘表平常和善宽厚,给人个长者的模样。

    但是,平素里宽厚的老实人怒了,不怒则以,怒必定是狂风暴雨。正因为如此,许多的侍从、侍卫都感觉心悸,畏惧刘表。

    惹怒了刘表,没有好果子吃。

    刘备,危险了。

    刘表坐在王座上,拄着长剑。

    那模样,端的是杀气腾腾,蔡瑁、蒯越、蒯良和伊籍走进来的时候,看见刘表的动作和表情,心各有想法。

    蔡瑁看见刘表怒气冲冲,心欢天喜地,暗想着他添油加醋,再添上两把火,刘备就要命呜呼的被刘表杀死。蒯越和蒯良相视望,眼露出凝重之色、伊籍看见刘表的神态后,颗心沉到了谷底,刘备这次真的是栽了个大跟头,若是应对不好,必定危在旦夕。

    四人朝刘表见礼,然后站在旁,没有坐下。

    刘表说道:“你们四人都知道了刘备的事情,对此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声音很平淡,却给人极度危险的感觉。

    蔡瑁跃跃欲试,立刻站出来,抱拳说道:“主公,刘备秘密潜回襄阳,而且还带了士兵回来,明显是别有用心。这样的人留在襄阳,必定是个祸害,若是主公将其留下,荆州迟早都要变成刘备的囊之物,请主公慎重啊!”

    蔡瑁开口,就直奔主题,把刘备打上了‘祸害’的标签。

    刘表听后,似乎有些意动。

    事实上,刘表的心里面已经琢磨着调兵把刘备抓起来。但是刘备只是悄悄地潜回了襄阳,没有露出反叛的蛛丝马迹,若是他不分青红皂白的抓捕刘备,不占道义,所以刘表要广泛的征集意见,才能下令。

    刘表又看向蒯越,问道:“异度,你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蒯越拱手说道:“主公,刘备是堂堂汉王,肯定不会屈于人下的。他寄居荆州,虽然没有露出反意,但卑职认为刘备所图甚大,不可不防。而且,刘备此刻应该在前线指挥士兵抵御蜀军,现在却悄悄返回襄阳,让人不得不起疑。”

    伊籍听了后,眉头紧紧皱起,脸上露出凝重之色。

    蒯越的话,分量很重。

    这番话说出来,让刘表对刘备更加的记恨。

    旋即,蒯良开口说道:“主公,刘备是个人杰,的确不可不防。但是刘备是汉王,而且也称他自己是汉室宗亲,有了这层身份,主公不能随意对其出手,否则主公的名声有损。卑职认为,这件事情必须要慎重考虑。”

    伊籍听了蒯良的话,长出了口气。

    终于有个肯理性点的人了,若是蔡瑁、蒯越和蒯良拧成股绳,口咬定刘备要犯上作乱,他纵然有千般手段,也无法扭转局面。

    伊籍立刻站出来,拱手道:“楚王,籍心意疑问,不吐不快。”

    刘表笑说道:“机伯,有话直说。”

    伊籍朗声说道:“所有的百姓都谣传刘备准备造反,但是到底有没有真凭实据呢?难道刘备悄悄地返回襄阳,就能表明刘备要造反了吗?正如子柔先生所言,刘备是汉室宗亲,主公也是汉室宗亲,牵扯到主公的名声,不可不慎重。”

    蔡瑁冷声说道:“伊籍,我看你投奔了刘备,才会这么说吧?”

    刘表目光看向伊籍,眼神冷。

    伊籍神色平静,笑着说道:“蔡将军血口喷人,难道不愧疚吗?我的意思是不能冤枉个好人,也不能放过个坏人。刘备擅自返回襄阳的事情的确不对,但是楚王直接派兵击杀刘备,肯定会落下骂名,给人暴戾的印象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伊籍继续说道:“我的建议是派兵请刘备入宫,由楚王详细询问,才能确定具体的情况。若是刘备愿意入宫,事情就好办了;若是刘备不愿意入宫或者是逃逸,立即派兵追杀刘备,这样来,楚王也不会落下骂名。”

    刘表听了后,觉得这个建议不错。

    如是刘备不愿意来,他立即有了杀人的借口。

    刘备若是入了宫,到时候刘表自然可以质问刘备,若是刘备回答不出来,或者是回答的理由不充分,刘表也有了杀死刘备的理由。刘表琢磨番后,褶皱的脸上露出了璀璨的笑容,吩咐道:“机伯,这件事情由你处理,立刻带人去请刘备入宫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伊籍心大喜,这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他去做这件事情,就有了回转的余地。若是事情落到了蔡瑁的手上,肯定会直接带兵去隆抓人,点回转的机会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蒯越和蒯良看着伊籍,脸上都露出耐人寻味的表情。

    蔡瑁握紧拳头,表情阴沉,恨恨的看了伊籍眼,眼闪过怨毒之色。

    ps:五更之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