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83章 和蒯良扯上关系了

作品:《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

    杜袭笑着答应下来后,纳头拜道:“卑职杜袭,拜见主公。>>> ≦.≤<1ZW.”

    身份改变,杜袭对王灿的称呼也随之而改变。

    王灿笑呵呵的让杜袭坐下,缓缓的说道:“子绪,你初入蜀国,我是不可能立刻让你担任要职的,而且蜀国历来的规矩是有才华的人外放为官,从县城的小县令做起,才有施展才华的平台。你有能力,肯定能步步青云,扶摇直上,若是连县都治理不好,只能说明我眼力不够,看错了人。所以你归顺于我,也只能从个县令做起,要有思想准备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王灿注视着杜袭。

    这样的安排是历练,也是种试探,看杜袭的心态如何?

    若是杜袭直接想担任方要员,王灿肯定不会答应。

    个好高骛远的人,即使满腹诗书,有才华也有才能,但王灿必定也打压,因为王灿需要的是谦逊务实的人。

    杜袭听了王灿的话,诚恳的说道:“卑职初入蜀国,寸功未立,能担任县的县令已经是如履薄冰,不敢有丝毫的怠慢。若是主公委以重任,袭既不能服众,也不能尽展胸抱负,反而不美,担任县令正好合适。”

    历史上,杜袭也是先投刘表。

    原本,刘表和杜袭相见,也是相见如故,刘表也准备任命杜袭为县之主。

    但是历史上曹操家独大,而杜袭又是颍川人,是从原来的。蔡瑁听了刘表的想法后,立即谏言刘表,说杜袭担任县令后,遇到战事可能会倒向曹操。

    刘表耳根子软,听就改变了注意。

    如此,杜袭没有得到重用,只是个普通的食客,最终黯然离开了刘表。

    杜袭投奔曹操,立即就被任命为西鄂县的县令。

    曹操掌权的时期,杜袭历任西鄂县的县令、议郎、丞相府军祭酒、侍、丞相府长史、驸马都尉,步步的往上升,没有丝毫停滞。

    魏帝曹丕时期,杜袭担任督军粮御史、尚书,晋封关内侯、武平亭侯。

    魏明帝曹睿时期,杜袭更是出任曹真和司马懿的军师,后拜为太大夫,晋封平阳乡侯。这样的人物,可谓是遇风云变化龙,属于大器晚成担任,能力非常强。陈寿评价杜袭说是‘世之美士’,足见杜袭稳恭谦逊,令人信服。

    王灿听了杜袭的话,也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能说出这番话,杜袭肯定是个务实的人。

    杜袭问道:“敢问主公,卑职何时入蜀?”他归顺了王灿,自然要议定入蜀的日期。因为杜家老小不能继续留在襄阳,必须要趁早打算。

    王灿闻言,立即从案桌上拿起纸笔,飞快的写了道命令,又盖上了自己的印玺,交到杜袭手,说道:“你带着杜家老小,直接前往成都。等抵达成都后,拿着这道命令去拜谒吏部尚书程昱,他会给你安排职务,上任后好好努力,不要辜负了身的才华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杜袭拿到了命令,心很激动。

    他做了这么多,不就是期待着能入仕为官,撑起杜家的脊梁吗?

    这刻,杜袭甚至于眼眶湿润,有种热泪盈眶的感觉。

    王灿想了想,又嘱托道:“子绪,你告诉族人要迁往成都的时候,切忌不能泄露我在襄阳的消息,这件事必须要保密。不过,你可以说是在城遇到了我安排在襄阳的人,有人介绍你去成都,这样你才有理由劝说族人。”

    杜袭不卑不亢的说道:“卑职明白,卑职回家劝说族人的时候,不会说出主公的踪迹,请主公放心。”

    王灿点头说道:“如此就好,你被刘表逐出襄阳的消息早就传开了,我估计你的家人也得到了消息,肯定会有些慌乱,所以我不留你在此住宿了。趁着天上还有点月色,你早些回家,安抚族人,准备迁往成都。”

    杜袭拱手道:“卑职告退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杜袭站起身轻快地离开了草庐。

    他走出草庐后,深深地吸了口气,抬头望着天上隐入云端只剩下丝月光的苍穹,心升起了无尽的豪气。

    刘表不用他,却有人愿意重用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襄阳城内,刘府。

    领头的家丁带着其余十九个家丁回来后,全都跪在大厅,颤颤惊惊的。别看他们在其他人的面前耀武扬威,非常威风,但是进了刘府,他们就是刘辛手下的条狗,甚至连狗都不如,只能任由刘辛蹂躏。

    刘辛坐在大厅上方,开口问道:“这么多人都鼻青脸肿的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他有些疑惑,没弄清楚具体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领头的家丁当即把追击杜袭的事情仔细的说了遍,把史阿描绘得神勇无敌,类似于剑仙类的人物,而且还说了暗还有人相助杜袭。说完后,他把自己的推测说了出来,说道:“家主,您看是不是蒯良暗派人保护杜袭,护送他离开襄阳?”

    “蒯良??”

    刘辛听了后,轻轻的敲打着案桌。

    管家接着说道:“老爷,杜袭出城的时候,蒯良还想要邀请杜袭去蒯府赴宴,只是杜袭直接拒绝。您也说蒯良很欣赏杜袭,小人觉得也有可能是蒯良做的。”

    刘辛点头说道:“你说的倒也有些道理,若不是蒯良出手,就也不会只是打伤你们,而是直接把他们杀了。嗯,肯定是蒯良派出的人,他不想撕破脸皮,所以只是派人保护杜袭离开,没有下辣手杀人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刘辛又说道:“或者是蒯良警告我,让我别给楚王惹麻烦。虽说杜袭是楚王扔掉的弃子,但是被打残了,对楚王的影响也不好。”

    领头的家丁最希望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情况,当即磕头道:“家主英明!”

    其余的家丁也跟着磕头说道:“家主英明!”

    刘辛听了后,脸上露出戏谑的笑容,冷声吩咐道:“我的确很英明,而且赏罚分明。但是你们都很愚蠢,连打个人都没有成功,简直是群废物。全都给我滚出去,都去领二十杖刑,若是被我现少了棍,全部都得加倍。”

    众家丁敢怒不敢言,只能老老实实去承受惩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襄阳城,英雄楼。

    时隔多年,吴晃已经是人到年,而且两鬓有了风霜之色。

    他穿着袭淡蓝色长袍,盘腿而坐。

    吴晃下方,站着个身穿黑衣腰悬长剑的人,此人神色冷漠,显得很严肃。这人是吴晃培养出来的剑客,专门为英雄楼效力的。

    吴晃询问道:“孙乾和诸葛亮的事情,是否查探清楚了?”

    剑客立即说道:“大人,诸葛亮的事情已经查探清楚,而且我们还得到个更重要的消息。诸葛亮的草庐除了孙乾之外,还有个人,根据推测可能是刘备。不过,此人直躲在草庐,很少现身,所以只是推测,没有真凭实据。”

    吴晃眉头挑,沉声道:“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,这件事很重要。”

    他仔细的想了想,吩咐道:“好了,你下去吧,继续监视诸葛亮的动静,同时把孙乾也盯紧了,不要被人现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剑客回答声,立即离开了。

    等剑客离开,吴晃把消息写在纸条上,利用信鸽传信。时间不长,只信鸽从英雄楼的地方扑腾而起,出了襄阳城,朝鹿门山的方向飞去。

    ps:五更之三;